俄羅斯大兵壓境 烏總統左右求援

音頻 06:15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視察前線資料圖片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視察前線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周末上市的法國各大報紙關注點各有不同,《世界報》在國際版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在俄羅斯重兵壓境下到訪巴黎,烏克蘭試圖同時提升與法德和土耳其關係的近況進行了報導。該報亦對9名香港民主派著名人士被判刑事件加以跟蹤。左翼的《解放報》則提到了被普京當局關押在監獄中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目前健康狀況岌岌可危的境遇。

廣告

就烏克蘭問題《世界報》指出,當澤連斯基4月16日在愛麗舍宮接受法方午餐接待時,克里姆林宮下令暫停克里米亞周圍的所有外國航運。當法德烏三國領導人周五在討論俄烏邊境本已緊張的局勢時,俄方為緊張局勢再次火上澆油,宣布即將對刻赤海峽進行軍事封鎖,禁止任何外國軍艦或船隻經過,封鎖時間截至今年10月份。據俄新社援引俄羅斯國防部的話宣布,“從4月24日晚9時起,至10月31日晚9時止,外國軍用船舶和其他官方船舶必須暫停穿越俄羅斯聯邦領海。”其中涉及三個地區:克里米亞半島的西端、南部塞瓦斯托波爾地區及通往亞速海的刻赤海峽。這一海峽則對向馬里烏波爾等烏克蘭城市的海上運輸至關重要。據悉,當前正有烏克蘭軍隊艦艇在黑海東海岸一帶進行軍演,如果刻赤海峽被封鎖,這些艦隻將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都回不了母港。

面對與俄羅斯邊界緊張局勢加劇,澤連斯基此次到訪巴黎是來尋求烏東衝突主要調解人法國和德國的支持,法德是2015年簽署的《明斯克協議》的發起國,當時以 “諾曼底形式”會議重新啟動談判,將俄羅斯、烏克蘭、德國、法國聯繫在一起。這一協議本應為衝突帶來和平解決方案,烏東地區的衝突已導致由莫斯科支持的親俄分裂主義分子控制的當地近1.4萬人死亡,150萬人流離失所,但現在卻再次陷入僵局。烏克蘭政府與親俄分裂勢力之間的衝突正在加劇。俄羅斯還向由分裂分子控制的頓巴斯地區居民發放了數千本俄羅斯護照,作為俄方所謂前線“軍事演習”的一部分。俄軍目前在與烏克蘭的邊界部署了數萬名軍隊,為2014年烏克蘭內戰爆發以來之最。

此前,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周三晚間在一份聲明中說,“過去兩周記錄的侵犯事件數量達到了年初以來的最高水平,比前兩周高出三倍”。部署在衝突區的該組織觀察特派團還對“行動自由受到的限制和障礙大大增加”表示遺憾,並指其遠程無人機在“10次飛行任務中有9次受到干擾”。在周五的視頻峰會結束時,法德烏三國領導人都呼籲莫斯科從克里米亞撤軍,並將軍隊從俄烏邊界撤離。默克爾在一份聲明中總結稱,三國領導人對“俄羅斯在與烏克蘭邊境的部隊(數量)增加有着共同的擔憂,並呼籲撤回這些增援部隊,以實現局勢緩和”。馬克龍通過推文表示,“關於頓巴斯地區局勢,我們與烏克蘭和德國一道,仍然動員起來,決心實現政治解決,這是唯一可能的解決辦法。”澤連斯基也表示,他願意在法德俄烏四方對話的形勢下與普京進行溝通。

愛麗舍宮保證說,“緩和局勢是此次交流的核心”,並強調“需要確保俄羅斯真誠地參與討論”,而談判已經“被分裂主義分子阻撓了數月”。據了解,四國下周一將舉行“諾曼底形式”的顧問級會議。但在另一方面,對於澤連斯基在離開會談後立即重申烏克蘭希望加入歐盟和北約的願望,在巴黎或柏林對會議的聲明中卻對此隻字未提。烏克蘭總統的隨行人員說,“這個問題確實是擺在桌面上的”。馬克龍據稱支持並理解烏克蘭的願望,但澤連斯基希望法德能有一些具體的東西,並希望在定於6月舉行的下一次北約峰會上明確每個國家的立場。

北約組織在當天立即作出反應,對克里米亞周邊的俄軍海上演習表示關切。北約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寫道,“我們呼籲俄羅斯保證烏克蘭亞速海港口的自由進出,並允許航行自由”。北約認為,限制進入黑海和刻赤海峽將構成“無理行動,是俄羅斯的破壞穩定行為”。自莫斯科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以來,莫斯科聲索的刻赤海峽過去曾發生過衝突。2018年,俄羅斯曾扣押了三艘烏克蘭軍艦,並俘虜了二十四名艦上士兵。這些烏克蘭士兵隨後被關押在莫斯科的列福爾托沃監獄長達十個月。俄羅斯最終於2019年9月將他們交換回國。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到訪巴黎前,澤連斯基還對另一個在歷史上與俄羅斯存在世仇的土耳其進行了訪問。

4月10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與到訪伊斯坦布爾的澤連斯基會面。埃爾多安指出,兩人就烏克蘭東部局勢交換意見,他相信能夠通過和平方式,透過政治途徑解決危機。埃爾多安表示,土耳其期望確保黑海能成為和平及合作之海,並不希望區內局勢升級,他認為當前的危機必須通過國際法及尊重烏克蘭領土完整的基礎以和平方式解決。澤連斯基則強調,土耳其的支持對烏克蘭重建領土主權至關重要。

雙方在會後的聯合聲明中承諾,將促進“烏克蘭在國際公認邊界內的領土完整,結束對克里米亞以及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的佔領”。聲明稱,土烏兩國同意通過競爭現有項目或聯合開發新項目的方式,加強雙方防務領域的合作。埃爾多安特別提到,兩國防務合作非常重要,但此舉“絕不針對第三方”。土耳其還表態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前景”,稱兩國將“通過包括北約在內的雙邊和多邊機制”,在黑海地區安全問題上保持合作。

土耳其的這一表態則引來了普京當局的不滿。克林姆林宮覺得自己在黑海被北約成員包圍了: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土耳其都是北約成員國,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則夢想加入北約。在澤連斯基訪問伊斯坦布爾的兩天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表示,任何國家都不應“助長烏克蘭的軍國主義傾向”。另一方面,莫斯科還試圖說服安卡拉其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立場是錯誤的。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周五補充稱,雖然埃爾多安和普京迄今已設法就遠方的行動領域,特別是在敘利亞問題上達成一致,但他們正在努力協調兩國在黑海的利益。在那裡,土耳其的立場似乎更靠近其西方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