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媒體一致關注台山核電站核泄漏疑雲

音頻 05:44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報紙摘要 RFI

中國廣東台山使用歐洲先進壓水堆技術的第三代核反應堆電站是否發生核泄漏是15日出版的法國全國性大報一致關注的話題。北約組織布魯塞爾峰會的次日,各報也紛紛發表文章,從不同角度,梳理拜登新政下美歐同盟關係關係的重新鞏固以及峰會在中國問題上的表態。《費加羅報》的報道綜述此次峰會為:盟友再次團結,向中國發出警告。該報經濟副刊發表短文指出,拜登繼續特朗普任下與中國的貿易戰。該報觀點版署名專欄文章則認為,美國與俄羅斯都希望遏制中國實力成長,只是美國明確宣示,俄羅斯遮遮掩掩。《回聲報》認為此次北約峰會是美國外交的一大成功,該報並在頭版指出:中國成為北約組織的新目標。

廣告

《回聲報》:台山核電機組冷卻水污染已持續數月

美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率先的披露中國廣東台山核電站可能發生核泄露消息,引起法國輿論廣泛關注。財經報刊《回聲報》以此作為頭版開篇主題,在內頁報道中指出,儘管目前這次故障的原因以及後果仍然難以確定,但吸引人們關注法國電力公司支持的法國第三代核反應技術。因為台山1號和2號核電機組是目前全球唯一投入運行的歐洲先進壓水堆核電機組,因此台山核電站也是法國壓水堆核能技術的窗口。目前已知的情況是在冷卻水中發現核輻射元素,說明絕緣裝置可能沒能阻止核元素流出。儘管這類情況在法國核電站也曾發生,中國方面也有相應的安全措施,但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法國電力公司2020年10月就已經被告知有跡象顯示機組燃料棒可能有瑕疵。報道指出,從多個消息來源看,機組散發的氣體濃度始終超出法國的安全標準,在法國,這種情況可能導致關閉電站,以防萬一。但中國的標準不這麼嚴格,既使有這些氣體排放也不需要關閉電站。法國電力公司以及中國廣核集團都表示核電站仍然處於運行與安全範圍內,相關故障並未引發環境污染。法國電力公司目前拒絕對是否應當關閉表態。需要指出的是,該話題在中國十分敏感。廣東地區此前曾遭遇電荒。該報採訪了法國核電安全與核輻射保護研究所一名負責人,她解釋說相關故障很少見,但在核電站還是會發生。她不認為目前情況已形成事故。

《解放報》:要清理一級循環污染,必須停止機組運作

《解放報》報道綜述目前各方掌握的消息,指出,好幾枚燃料棒受到損壞,污染了一級循環系統。這種故障很少見,令北京和法國電力公司都十分被動。到目前為止,中方沒有通報消息。廣核集團只表示電站周圍的環境指數“正常”。報道指出,法國電力公司一直密切關注台山核電站情況。一號和2號機組分別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9月投入使用。兩台機組由中國廣核集團建設,掌握電站70%的股權,法方股權為30%。文章指出,現階段尚無法認定法國的第三代核反應堆技術有問題。至於相關故障是否對當地民眾構成威脅呢?目前看來,並未發生類似切爾諾貝利或福島核電事故的情況。但報道指出,要清理一級循環,必須停止機組運作,而且也需要檢查機組核心機制,尋找故障原因。各方都需要了解詳情,但是否透明則是令一個問題。中方按照自己的安全標準,完成了機組安裝。相信會儘可能地保密。

《十字架報》:法馬通寫給美能源部的信函猶如一枚炸彈

《十字架報》在網絡版發表的文章指出,法國電力公司與中國廣核集團均發出令人放心的消息,與美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獲得一份信函中發出的警告相反。報道形容這份信函內容的效果猶如一枚炸彈。幾小時後,法國電力公司和廣核集團就迅速否認發生核事故。但這些聲明背後的情況並不明朗。即使是那些核問題專家也難以獲得更多消息。根據美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消息,法馬通公司6月8日曾致函美國能源部,要求允許技術援助,解決由可能的泄漏導致的緊急核輻射威脅。為什麼法馬通向美國求助?目前無人知曉。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核問題負責人向該報表示,這起故障無論從工業角度還是經濟角度都很重要。因為此前沒有這類核反應堆的實際運作經驗。

《人道報》:中國提高了稀有氣體排放濃度安全標準上限

法共《人道報》報道指出,台山核電站一號機組發生故障看樣子是確有其事,但相關資訊不足,令人對故障的嚴重性仍有不少疑慮。報道尤其指出,倘若二級循環系統出現污染,那將是完全不同的警報。但法國核電安全與核輻射保護研究所一名負責人表示,目前不掌握任何令人擔心發生這類事故的資訊。另外,根據美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報道,法馬通公司寫給美國能源部的信函中提及,由於出現越來越多的運作失靈,中國國家核安全局將允許排放到大氣中的稀有氣體量標準提高了一倍。根據CNN電視的消息,截止5月30日,台山核電站這些氣體的排放濃度已經達到新修改標準的90%,說明排放量增加。

遏制中國實力成長是美俄共同利益

“美國與俄羅斯有一個共同目的”,這是《費加羅報》觀點版Renaud Girard專欄文章的標題,認為,儘管意識形態不同,但雙方一個共同的利益,是遏制中國實力的成長。文章指出,儘管俄羅斯展示與中國關係良好,從不公開批評對方。兩國共同組織軍事演習,不斷修建跨境公路和輸油管道,雙邊貿易使用本國貨幣,也共同在聯合國阻擋西方以“人道”旗號,介入東方事務。但事實是,俄羅斯始終不信任與其文明十分不同的中國。看到中國製造業的成功,而俄羅斯工業實力削弱,俄羅斯自尊心受傷。他們還記得上世紀50年代,他們曾向派出工程師,幫助中國建立起重工業,也沒有忘記中國在60年代忘恩負義。他們知道無論在經濟上,還是在地緣政治問題上,中共都不會給俄羅斯甜頭,知道中國利用其強勢地位,壓低俄羅斯能源價格。他們懷疑中國“朋友”在覬覦礦藏豐富的西伯利亞。美國則已經從與中國合作,過渡到了與中國冷對抗。但拜登政府明白美國不能同時兩線開戰。俄羅斯對他並不妨礙。俄羅斯2014年干預烏克蘭令他不悅,但他也認為普京的干預在頓巴斯止步,沒有繼續向前推進。在日內瓦與普京會晤,拜登並非空手而來。他解除了美國對連接俄羅斯與德國天然氣輸送管道的相關制裁。作為交換,他會要求普京不要與北京走得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