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新冠陰影籠罩,怪異的東京奧運會為誰而辦?

音頻 05:33
東京奧運會沒有觀眾,氣氛冷清
東京奧運會沒有觀眾,氣氛冷清 AP - Charlie Riedel

因新冠疫情而被迫推遲了一年,幾乎取消的東京奧運會今天(7月23號)正式拉開帷幕,成為法國各大報關注的國際新聞焦點。

廣告

2020年初,東京和日本緊鑼密鼓籌備奧運會之際,一場在中國武漢爆發隨後席捲了全球的新冠疫情顛覆了所有的預期,讓這屆奧運會以極不尋常方式載入奧運史冊。法國 « 世界報 »的相關文章指出:首先被推遲,多次受到取消的威脅,最後,還是在7月23日至8月8日排除萬難,但以閉門方式舉行。等待了五年的選手們只能接受這個 或許"不應該舉行的 "版本。« 世界報 »文章標題為“沒有節日氣氛的奧運”應該說非常貼切地描述了奧運會的氣氛。

夾在缺乏熱情的民意和舉辦壓力中間的日本政府

該報道指出,在今年3月份通知外國觀眾不要前來東京之後,7月6日組織者又要求日本公眾 "不要 "去觀看馬拉松和競走等室外比賽項目,這些活動甚至被轉移到距離東京的1000多公里札幌舉行。最後,首相菅義偉又宣布了新 "衛生緊急狀態",全面封鎖。究其原因,實際上幾乎所有日本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拒絕奧運會,他們擔心11000多名來自全球各地的運動員和工作人員帶來的 "奧林匹克變種病毒",讓日本政府也陷入了對健康危機管理困境。雖然預計大多數奧運參賽者都會接種疫苗,但日本人口中接種疫苗的比例僅略高於15%。被困於民意的錘子和奧運會鐵砧之間,讓這屆日本政府幾乎沒有迴旋的餘地。

正如«費加羅»報有關東京奧運會的頭版大標題:

最大限度保護下的東京奧運會

文章寫道,由於擔心在東京形成一個巨大的群聚感染源,今兒讓病毒從這裡傳播到全國甚至全世界,日本奧委會已經盡一切可能來安撫那些奧運會漠不關心、甚至充滿敵意的民眾。政府為運動員、工作人員和記者制定了嚴格的協議,迫使他們在奧運會期間生活在一個健康的 "泡沫 "中:每日進行測試、地理定位、只能做有限的互動......即使是住在現場的參賽者,理論上也必須通過同樣的衛生檢疫標準,運動員在奧運會期間猶如住在修道院,既不能見家人也不能去餐館或參加不必要的約會。

“泡沫”真空式防疫能確保萬無一失?

到目前為止,日本以驚人的方式成功控制了Covid-19疫情:只有15,046人死亡。因此日本並不希望它的努力被外國 "遊客 "破壞,即使他們是運動員,而且只在他們的國家呆兩個星期。奧委會新聞中心解釋說:"不論接種過疫苗的人、曾經感染者、還是通過測試的人,無論誰進入 "泡沫",都要留在其中,",目的是嚴格控制,讓他們在離開和返回家中時不會感染其他人"。據日本媒體報道,所有這些限制都是強加給一個已經有85%的疫苗接種率的奧林匹克社區。事實上,如果將參與奧運會的50,000人看作是一個國家的話,那麼在Covid-19疫情上說,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迄今為止,在超過15000名抵達者中,組織者測出31例陽性,比例為0.2%。

但這個 "泡沫 "並非萬無一失,這也是日本媒體追蹤的一個焦點。比如,«每日新聞報》就描述了運動員抵達東京機場時,被衝破安全警戒線的粉絲接近的情況;運動員與機場工作人員使用同一個廁所,並與他們擦身而過,以至於他們的身體在走廊和樓梯上相互接觸,"同樣,一個電視節目拍攝了外國記者在東京周圍漫遊的鏡頭提供給擔心的觀眾。

文章指出,到東京參加了一趟奧運會,但他們所看到的日本只是他們的酒店、更衣室和沒有觀眾的體育場,得獎的人將在頒獎儀式上自己把獎牌掛在脖子上。但記者也指出,在現場圍繞活動的日常生活中,很少有參與者抱怨,因為他們意識到這一國際活動的特殊背景,並對日本工作人員(其中一些是志願者)的禮遇表示感謝。

奧運會為誰而辦?

在這樣的情況下,奧運會是為誰而舉行?世界報問道,是為了國際奧委會及一直在堅定地捍衛冬奧會的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嗎?德國人巴赫在今年三月份未經競爭而再次當選為該組織的負責人後,就曾表態說:"問題不在於是否會舉行奧運會,而在於如何舉行," 實際上,沒有奧運會,整個奧林匹克大廈就會象沙子城堡一樣不堪一擊。因為國際奧委會將近90%的巨額奧運收入重新分配給各國家奧委會,因此它不能不履行合同,特別是與廣播公司和贊助商的合同。

文章指出,之所以堅持舉辦奧運會,當然也是為了運動員們,因為奧林匹克運動會首先是比賽,能參加奧運會是幾代運動員的夢想,有時甚至為這個四年一度的活動準備一輩子。即使是在寂靜的空曠體育場里,即使是在各種條件均打折的情況下,奧運會仍然是許多運動員的絕佳展示平台,他們只有在這裡才有機會發光發熱。"法國十項全能運動員凱文-梅爾(Kevin Mayer)在得知比賽在沒有觀眾閉門舉行時說:"我們被剝奪了體育的一個令人愉快的部分,但我們絕不能忘記我們為什麼從事體育。

«費加羅»報社論同樣關注這個問題。由該報體育版負責人Martin Couturié撰寫的文章指出,本周五,攝像機將大舉出動,報道這次“真空運動會”的開幕式,儘管包括許多日本人在內的一些人希望看到運動會被取消。奧運會在推遲一年後繼續舉行是一個 "好消息"。因為除了疫情的陰影和對整個世界體育的財政影響外,取消奧運賽事對運動員本身也是一個可怕的打擊。他說,我們不是在談論那些沒有奧運會也能活得很好的足球運動員、網球運動員和高爾夫等項目的運動員。而是那些柔道運動員、擊劍運動員、射箭專家、摔跤手和其他 "小 "項目運動員,他們每四年才從陰影中走出來,只有在奧運會上才能被大眾看到,經過多年的努力,他們得到了這種合法的認可,這當然是人們所期望的,但並不總是容易。成為所謂的奧運小項的運動員,當珍貴的獎牌閃耀、馬賽曲響起時,當然也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但也有一種不可否認的神聖感,要達到頂峰,需要做出巨大的犧牲(尤其是家庭和經濟上的犧牲)。

作者認為,無論人們怎麼說,奧林匹克運動會仍然是體育與其價值、普遍性和情感碰撞的獨特場地。他建議那些要求取消奧運會的人只需要關掉電視不關注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