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卡申科發出難民衝擊大招:歐洲集體陷入不適

音頻 04:42
數日以來被夾在白羅斯和波蘭間的約兩千名非法移民。
數日以來被夾在白羅斯和波蘭間的約兩千名非法移民。 © AP - Ramil Nasibulin攝影

“盧卡申科的難民大招讓歐洲所有政治陣營都感到不適:在布魯塞爾佔主導力量的左派自由進步陣營當中,人們譴責波蘭的專制和反動,因此不願承認波蘭目前在保衛歐盟邊界問題上打頭陣;在右翼民族主義者和極右翼民粹主義者陣營當中,人們希望能依靠俄羅斯來抗擊‘移民主義意識形態’,因此很難接受這次莫斯科對白羅斯的難民大招予以支持”。

廣告

今天是2021年11月12日星期五,各大法國紙媒的關注焦點包括難民繼續衝擊歐盟邊界,歐盟決議再制裁白羅斯;法國總統馬克龍列出大選主張,媒體評價其在11月11日停戰日出席紀念活動的表現;歐洲多國政府為酒吧裡層出不窮的迷奸藥所困擾;歐洲的經濟重振情況和美國的通貨膨脹,等等。

白羅斯與波蘭邊界的難民衝擊波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重要篇幅:法國國家電台France Info引述波蘭日報“選舉報”的數據,稱這波危機到目前為止已經造成至少10名難民死亡。法國政府譴責白羅斯導演的這出“人口販運”,稱準備支援波蘭,因為“這已經不是一場難民危機,而是一場難民攻擊”。他表示,法國將接納符合避難條件的難民。世界報則指出,約1萬5前名巡邏員密切監視着與白羅斯長達418公里的國境線,當中1萬人是軍人。由於歐盟誓言制裁反擊,白羅斯威脅切斷一條重要的歐洲燃氣供應線。

世界報特派員採訪了一些從不同地方登上前往白羅斯飛機,尋找機會潛入歐盟的年輕男性。他們多來自敘利亞,伊拉克,約旦,利比亞等國家,手持往返白羅斯和本國的機票,簽證和在白羅斯當地的酒店預約已經俱全,看起來的確是“符合規定”的“標準遊客”,不會產生滯留目的地國家的風險。然而他們卻向記者承認,自己到達白羅斯後,將“碰碰運氣,穿越白羅斯和波蘭邊境線進入歐盟,尋找更好的生活,或者投奔已經定居歐盟國家的親戚”。當被問及怕不怕在邊境線殞命,這些看似冒險的年輕人,卻展現出這一決定背後的深思熟慮:“我的國家完全沒有希望”,“白羅斯向我們張開雙臂不是沒有原因的”,“但一扇門打開了,這或許能夠通往更穩定更好的生活”。

世界報報道稱,以黎巴嫩為例,傳統意義上飛往白羅斯的人,通常是學生,或者白羅斯公民的伴侶。但自從2020年8月以來,白羅斯航空公司運送的黎巴嫩人數量激增。無獨有偶,從其他國家入境白羅斯的人數,也比以往明顯要多。“白羅斯航空公司非常低調”,“但眾多旅遊公司會幫忙填滿飛機上的每一個座椅,甚至會向申請者主動提供地接方的聯繫方式”。

如果說白羅斯航空公司早前的這種操作十分隱蔽,那麼現在由於難民衝擊波內幕被揭開,在波蘭政府的要求下,黎巴嫩等國已開始大幅限制從本國飛往白羅斯的人數。8月初,在歐洲的敦促下,伊拉克政府也宣布暫停其國有航空公司飛機從巴格達飛往明斯克的一條航線。不過,世界報指出,在旅遊公司,航空公司等勾勒出的美好圖景當中,仍然有人繞過重重障礙,通過從迪拜,土耳其,甚至莫斯科等地轉機,試圖前往歐盟。本周二是柏林牆倒塌的紀念日,一輛載有德國軍人的巴士車抵達波蘭與白羅斯臨近的邊境城市,呼籲德國對難民開放一條人道主義通道。自本次難民危機以來,已有約8800人抵達德國。

費加羅報在“爭鳴”版面刊登了原派駐莫斯科記者曼代維爾的一篇評論,稱歐盟“好似缺失意志,充滿自相矛盾的直覺一般,一邊譴責盧卡申科,一邊不給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提供實質性幫助,因為歐盟認為,搭建橋樑總好過築起隔離牆”。“鐵柵欄對面的難民高喊着:‘德國!德國!’,希望以此打消對峙的波蘭衛隊的顧慮:他們不會在波蘭停留,波蘭大可不必擔心,因為他們的夢想國度是德國”。“這再一次彰顯了歐洲做出的反應之弱:歐盟高層,德法高層儘管盡數譴責白羅斯,但一種不自在和尷尬已經滲入人們的神經:因為歐洲意識形態一般的對築牆和國境線的敵意,這種意識形態已經逼近超凡入聖,歐委會已經拒絕波蘭要求其資助築牆的請求”。“盧卡申科的難民大招讓歐洲所有政治陣營都感到不適:在布魯塞爾佔主導力量的左派自由進步陣營當中,人們譴責波蘭的專制和反動,因此不願承認波蘭目前在保衛歐盟邊界問題上打頭陣;在右翼民族主義者和極右翼民粹主義者陣營當中,人們希望能依靠俄羅斯來抗擊‘移民主義意識形態’,因此很難接受這次莫斯科對白羅斯的難民大招予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