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藝欣賞

蓬皮杜藝術中心受各方影響的藝術名作

音頻 06:28
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羅馬尼亞襯衫》,1940年,布面油畫,92 x 73厘米。 蓬皮杜藝術中心,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館藏。1953年,藝術家將這幅畫遺贈給國家。
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羅馬尼亞襯衫》,1940年,布面油畫,92 x 73厘米。 蓬皮杜藝術中心,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館藏。1953年,藝術家將這幅畫遺贈給國家。 © Succession H. Matisse Photo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
作者: 艾娃
19 分鐘

法國藝術評論家,作家凡桑·布羅維耶爾(Vincent Brocvielle)通過三本書講述了在三座博物館——蓬皮杜藝術中心,奧賽博物館和羅浮宮中的藝術“傑作的輝煌命運”。書中滿滿的史實和軼事。作者的筆帶着這些標誌性名作——造型革命的成果,在激情,醜聞,爭議,否定和重新發現中漫步。藝術贊助人,藝術家的朋友,畫廊的老闆,著名的藝術評論家……,那些影響藝術家的人們發揮了他們的作用。在今天的法國文藝欣賞節目中,就先介紹蓬皮杜中心館藏的幾個受影響創作出的藝術名作。

廣告

第一個作品是雕塑家布朗庫西在1910年創作的« 沉睡的繆斯»。2017年,原大理石《沉睡的繆斯》的六座青銅雕像版本中的一座,在紐約以創紀錄的5736,7500美元的價格拍賣成交。據傳說,從羅馬尼亞徒步走到巴黎的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在大雕塑家羅丹的工作室,只呆了三個月。從1909年起,他以男爵夫人蕾妮・弗拉松(Renée Frachon)為模特,那是“一個脖頸耀眼,藍眸濕潤的女性”。在他的刻刀下,不對稱的櫻唇,明顯的人中,小巧的鼻尖,挺拔的鼻樑延申到平坦的額頭。自此開始,他的風格從具象轉向抽象。男爵夫人在1963年將她擁有的這一雕塑遺贈給了蓬皮杜藝術中心。

第二個是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1915年的作品 « 十字(黑色) »。三年前的1912年,這位俄羅斯基輔波蘭裔的兒子參加了在慕尼黑舉行的“藍騎士”展覽,並用他的圓柱式的人物造型首創立體未來主義。1915年12月19日至1916年1月19日在彼得格勒舉行的“ 0.10展覽”上,他展出了這幅« 黑色十字 »,其實他為展覽秘密地準備了四十幅畫作,起名為“至上主義者”。十字,圓形,正方形既不是圖案也不是符號,而是標誌,是在“靜止或運動中的繪畫本質”。 1929年,馬列維奇被蘇聯當局否定,畫歸“哲學夢想家”,他的開創性作品的聲譽來自於之前,在德國和波蘭參加的展覽。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的全部畫作被委託給一位朋友負責,後者將所有作品捐贈給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ée)。

第三幅作品是德國畫家奧托·迪克斯(Otto Dix)1926年的 « 女記者西爾維亞·馮·哈登的肖像 »,是在他1923年創作的描繪了病態平凡的戰爭畫面« 戰壕(La Tranchée) »和柏林街頭的妓女畫像之間的作品,奧托·迪克斯是1925年誕生的新客觀現實畫派的理想畫家。在柏林一家咖啡館裡,坐在桌旁正在抽煙的女詩人和新聞記者西爾維亞·馮·哈登(Sylvia von Harden)的肖像,以其男孩髮型和未來主義風格的“ 新妻子(neue Frau)”裙裝,展現了上世紀瘋狂年代的自由女性。 1937年納粹在慕尼黑舉辦了名為 « 墮落的藝術家 »展覽,這位昔日大師和克拉納赫的門徒成為抓住這個墮落社會令人驚訝場景瞬間的預見者,他的作品激發了鮑勃·福斯的創作靈感,在1972年拍攝了影片 « 歌舞廳 »;以及2017年的電視連續劇 « 柏林巴比倫 »,講述1929年在魏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發生的故事。

最後要介紹的作品是馬蒂斯1940年創作的《羅馬尼亞女襯衫》。蓬皮杜中心目前正在展出的回顧展策展人奧萊麗·維爾迪耶(Aurélie Verdier)分析稱:“羅馬尼亞女襯衫就是馬蒂斯(Matisse)。儘管馬蒂斯將這主題畫了一次又一次,可自打它一面世,就沒有失去過其不可思議的震動觀眾的特性。在這幅以襯衫為主題的畫作里,人物的臉只是符號,馬蒂斯(Matisse)在這裡重拾野獸派強烈的色彩”。負責人指出 “從1939年底到1940年初,法國的歷史背景並不輝煌。馬蒂斯(Matisse)將幸福感和隱秘的信息給予了這一時段。這是一幅三色作品,可以說有點狂熱民族主義,在當時馬蒂斯(Matisse)沒有接受來自美國或巴西的邀請,雖然那裡的生活更為舒適。法國解放後,這一作品被年輕人觀看,評論,欣賞,如藝術家雷蒙德·海因斯(Raymond Hains),電影人讓·盧克·戈達爾(Jean-Luc Godard),埃里克·羅默(ÉricRohmer),埃里克·羅默自1945年就在梅格畫廊(Galerie Maeght)看了這幅畫,並在多年後,將它化身為他的影片 « 波琳娜在海灘 »一片中的主角。《羅馬尼亞女襯衫》這幅畫是這次蓬皮杜中心畫展的招貼畫,但很可惜,畫展沒有公開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