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藝欣賞

重新發現美國畫家馬克·托比(Mark Tobey)的作品

音頻 05:31
巴黎百年畫廊珍妮·布徹·傑格(Jeanne Bucher Jaeger)為馬克·托比作品舉行展覽。
巴黎百年畫廊珍妮·布徹·傑格(Jeanne Bucher Jaeger)為馬克·托比作品舉行展覽。 © 網絡圖片

馬克·托比是美國抽象藝術先驅者之一,他在上世紀四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之間創作的四十多幅畫作,目前正在巴黎瑪萊區的畫廊展出。

廣告

巴黎百年畫廊珍妮·布徹·傑格(Jeanne Bucher Jaeger)為馬克·托比的這40幅作品,舉辦了可與博物館特展相媲美的展覽。實際上,上一次在巴黎觀看馬克·托比(Mark Tobey,1890-1976年)的作品,要上溯到1961年,由當時法國文化界的名士弗朗索瓦·馬蒂(François Mathey)組織,在巴黎的法國國立裝飾藝術博物館舉辦了回顧展。這也就是蓬皮杜藝術中心為何罕見地出借托比(Tobey)代表作之一的《未知旅程》(Unknown Journey)給畫廊展出的原因。一般來說,法國國立博物館對待畫廊一向是高高在上,肯將藏品借給畫廊展覽那簡直是鳳毛麟角之舉。1966年創作的《未知旅程》是托比因一年前,伴侶去世有感而發的創作。

本次展覽的作品很大一部分是由珍妮·布徹·傑格畫廊(Jeanne Bucher Jaeger)的藏品組成,它也是第一個在法國展出托比作品的畫廊,另外大約四分之一的展品是從兩位熱衷托比作品的法國收藏家那裡借來的,他們收藏托比的作品已經十五年了!最後一點,直到2月12日展覽結束為止,展出期間所有展品概不出售,展出目錄(Tobey or not be,Gallimard,200頁,35歐元)除外,這本目錄補充了2017年威尼斯佩吉·古根海姆基金會(Peggy Guggenheim Foundation)出版的展品目錄,該基金會正是在2017年組織了畫家的最近一次大型回顧展,但是2017年的目錄中只收錄了對作品的英文研究文章。

事關托比有個奇怪的現象,幾乎沒有引起什麼關註:那就是作為比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早很久的,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先驅之一的托比,在歐洲比在美國獲得的讚譽更高。事實上,自1929年起,托比就一直得到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館長阿爾弗雷德·巴爾(Alfred Barr)的支持,1951年時,在惠特尼博物館(Whitney Museum)舉辦的大型展覽,更確立了他畫風的先驅角色。必須承認的是,馬克·托比(Mark Tobey)的風格與當時的美國評論家想要展現的美國藝術形象不符:克萊門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和他的同事捍衛的是動感繪畫,是強有力的,男性的,大幅畫作上展現出的大型筆觸。

而托比(Tobey)的作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小幅的,就像所人們說那樣,托比用畫筆尖描繪他的“白色文字”,像是在寫書法,那還是一位中國留學生教他的技法,並在中東旅行期間深入探索出的繪畫風格。結果是,他的畫風似乎更貼合巴黎精神,而不是紐約客,更接近當時,大洋彼岸對法國繪畫的批評——“小打小鬧”。在美國,相交於紐約的繁忙氣氛,托比更喜歡西雅圖的安靜生活。

的確,在歐洲托比似乎如魚得水。首先是1931年至1938年間他生活在英國。在法國巴黎,珍妮·布徹(Jeanne Bucher)畫廊於1956年組織了他在法國的第一次展覽。(南特美術館將於下個月月12日開始展出名為 “抽象美國——1946年至1964年,在法國的美國藝術家”的展覽。展覽彙集了一百多幅作品,其中包括托比(Tobey)的幾幅)。在威尼斯,托比參加了1958年的藝術雙年展,並獲得了繪畫大獎,他是繼1895年惠斯勒之後,第二位獲得這一大獎的美國人。最後,在畫商恩斯特·拜耶勒(Ernst Beyeler)的安排下,他自1960年起,定居瑞士的巴塞爾,直到1976年去世。

托比去世幾年後,在1930年代就認識了他的音樂家約翰·凱奇(John Cage)稱(托比):“他是美國的畢加索! ”這一說法很奇怪,因為這兩位藝術家的繪畫作品沒有任何共同之處,只有當認為和畢加索一樣,托比在現代藝術革命中發揮了自己的作用時,這句話才顯得有xie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