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藝欣賞

將在同期舉行的戛納影節和阿維尼翁藝術節展開文化大戰

音頻 05:25
戛納電影節已被推遲舉行,這是電影行業不確定性的又一跡象,該行業因電影院關閉一年,新片推遲的上映而遭受重創。
戛納電影節已被推遲舉行,這是電影行業不確定性的又一跡象,該行業因電影院關閉一年,新片推遲的上映而遭受重創。 Lionel BONAVENTURE AFP/File

2020年的夏天?沒有,莫得,乾乾淨淨, 新冠疫情已將法國版圖上的文化活動抹得一乾二淨。 2021年的夏天又會怎樣呢?活動太多了。法國最主要的兩個藝術節可以說將同時舉行。1月27日(星期三)有關部門決定將2021年的電影盛典戛納電影節從5月改至7月6日至17日舉行,這一決定令國際影壇最重要活動的組織者將與7月5日至25日舉行的阿維尼翁藝術節展開正面競爭。

廣告

即使包括演員,製片人,發行人,評論家在內的電影業專業人士,以及影節的觀眾與話劇節的交會點-時鐘廣場(Place de l'Horloge)的觀眾,所屬不同群體,可是大型文化活動的同時舉行也有可能造成阻塞,至少在各種媒體的文化版面上是會如此的。當然,這種前景也表明,如果疫情的情勢還能恢復正常,可至少衛生當局還是能夠控制住局面的。

“平衡”的決定

擔任戛納電影節主席職務最後一年的皮埃爾·萊斯庫爾(Pierre Lescure)剛剛從新冠感染中恢復過來,他稱這是一個“平衡”的決定。隨着時日的推進,使得影節每年五月和公眾的約會傳統是否能按時舉行更加不確定。 2020年,萊斯庫爾和影節的常務代表蒂埃里·弗雷莫(Thierry Frémaux)一起堅持按時舉行,直到最後一刻才不得不宣布放棄,並表示有可能將影節推遲到7月甚至9月舉行。

可最後,儘管影節組織者從來沒有明確宣布,但影節還是被取消了,只留下了“戛納2020年”這個標籤,來彌補影節獲獎名單的缺失,及宣傳那些符合入選影節條件的電影。其中某些影片有幸進入院線,能夠短暫的與公眾見面,而這一標籤能夠給它們帶來希望的成功。

今年,影節的主席和常務代表兩人決定提前預防病毒及變異病毒的肆虐,並祈禱接種疫苗的成功,他們表示:選擇推遲舉行影節“是最現實,最有活力的決定。懸而未決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無論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懸念都會挫敗任何前景。樂觀地預測影節舉辦,而疫情極有可能在7月份之前得到控制。 ”

“政治問題”

在戛納,被一些人認為是未來2022年右翼總統候選人的市長,組織市民進行疫苗接種,同時他也對“不遵守衛生部宣布的疫苗劑量”配給發放的情況滿腹牢騷,戛納市長不認為,影節遊客和可能的夏季遊客在同一時間共享這座濱海小城,會帶來任何的不便。他通過短信向影節委員會表態說:“七月初是個好時機,(遊客流量)還沒有達到飽和。”

在阿維尼翁,一切似乎也為文化活動的競爭能平穩過渡做好了準備。當然,戲劇節的負責人奧利維爾·皮(Olivier Py)並不願意與戛納影節打擂台:據谷歌地圖的計算,阿維尼翁的教皇宮與戛納的電影宮之間的距離只有237公里。 1月27日星期三下午,蒂埃里·弗雷莫(ThierryFrémaux)親自通知了奧利維爾·皮(Olivier Py)戛納影節延期舉行的日期。戲劇導演表示:“我知道這可能發生。我認為這是重生可能的標誌。生活將從七月開始。 ”

密集安排文化活動日程表產生的風險是,眾多的選擇,雖然還是理論上的,但發出的信號可能是對深受疫情打擊的文化界是強行樂觀的情緒。對於奧利維爾·皮(Olivier Py)來說,“重新開放劇院不是衛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萊斯庫爾(Pierre Lescure)也採取樂觀態度表示:“可能還有其他情況發生,其他日期供選擇,但這意味着我們沒有預料到是這樣大的災難”。如有必要,兩個藝術節的組織者都會將快速洗手消毒液分發給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