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藝欣賞

被時間遺忘的畫廊(Galerie des Oubliés)重寫藝術史

音頻 05:50
被時光遺忘畫廊正在展出梅納赫姆·格芬的作品。柯蒂諾坐在展品前。
被時光遺忘畫廊正在展出梅納赫姆·格芬的作品。柯蒂諾坐在展品前。 © 網絡圖片
作者: 艾娃
16 分鐘

法國西部大城市南特,一家旨在向觀眾介紹時尚潮流已經不屑一顧的那些過時藝術家的新畫廊,在一月底揭幕開張。被命名為被時間遺忘的畫廊(Galerie des Oubliés)既是南特藝術生活的一個新場所,也是希望“聚光那些隱身者”的新概念。為那些在其他藝術家的桂冠下,被藝術史小瞧,無視或時忘卻的藝術家伸張正義,那些“不為人知的才華或知名度太過短暫的藝術家,與時尚有距離的,不肯在藝術上作出任何讓步的藝術家”。

廣告

這既有崇高的意願,也是個商機,更可以說是尼斯湖中的怪物。要在這種“隱身地帶”游弋,是需要一點點瘋狂和真正的嚴謹才能成行的;要知道它掩蓋的是另一個由個性,固執和尋找獨特的世界。而且,誰知道呢,也許能找到一顆稀有的珍珠,就像維米爾(Vermeer)那樣,被重新發現,維米爾是一位17世紀的荷蘭天才畫家,在世時獲得贊助商人的追捧,18世紀時則被藝術史所遺忘,但並沒有被他的家鄉代爾夫特的收藏家忘記。

在這個挑戰時事,時尚潮流和市場規律的新公式的背後,是一個家庭的故事:女畫家伊莎波·儒斯(Izabeau Jousse)和她的合作“夥伴”——她的小兒子,剛剛從蒙彼利埃大學企業管理學院(IAE )創建新型公司專業畢業,並獲得2020年度碩士學位的雷奧波勒·柯蒂諾(Léopold Cottineau),他擁有青年人特有的清新感,來講述這一藝術史上特有的冒險經歷,而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時期,這更顯得雄心勃勃。畫廊的創意來自一次參觀,“莫爾比昂鄉村的一座15至18世紀的莊園,那裡是畫家雕塑家雅恩·德特雷茲(Yann Detrez)的家,他大約是三十年前搬到那裡的,在莊園里集中了他一生的作品,柯蒂諾稱:“所有作品的連貫性都聚集呈現在那裡。我們真的被迷住了”。他繼續說:“我的母親,合作夥伴是一位藝術家。她在畫廊的工作和令她快樂的個人繪畫創作不同。她並沒有因為缺乏知名度而感到痛苦。可她了解藝術家道路的艱辛”。

這位在藝術氛圍中長大的年輕人解釋道:“伊莎波一直非常有眼光,她經常參加藝術研討會並其他藝術家交流。她發現,認識的藝術家中名氣不大的人,拍賣行經常將他們的作品分散展出,且不進行宣傳,有的甚至根本不展出;以至於最後賤價處理。通過多次討論,我們有了重建他們聲譽的想法和願望”。到目前為止,畫廊對油畫家,素描家的作品感興趣。雕塑家會步他們的後塵。但是,與當代藝術場館盛行的概念藝術相反,被時光遺忘的畫廊始終關注直接用“手創作的藝術家”。

柯蒂諾直言不諱地分析說指出:“我們真的很想將藝術中存在的時尚現象納入視野。圍繞藝術品的宣傳的影響非常重要,有時甚至是藝術品本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碩士論文中,柯蒂諾研究了“ 21世紀當代藝術家的宣傳與提高身價”。他表示 “我們的第一個發現是在一次工作室物品拍賣中,建築師埃爾維·德拉圖什的設計圖紙,建築師在2016年9月11日去世,享年73歲。我們購買了他的設計圖紙,但對於畫廊來說,我們的策略會基於和藝術家的家人溝通,進行作品寄售的方式合作。因此,我們可以真正擁有畫家的全部作品。以這種方式向公眾展示全部作品的第一位被時光遺忘的藝術家是,享有國際聲譽的以色列畫家梅納赫姆·格芬(Menachem Gueffen)”。

因為疫情的關係畫廊的開幕式被迫取消,但是展覽仍然對觀眾開放。有機會去南特,或是住在南特的聽友,有時間不妨前往在南特的 Bréa街2號的被時光遺忘的畫廊。“梅納赫姆·格芬(1930-2016)”展覽將一直持續到3月30日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