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文藝欣賞

吉美博物館:馬克-裡布的攝影回顧展

音頻 06:54
位於巴黎16區的吉美博物館(MNAAG)是西方最大的亞洲藝術博物館。
位於巴黎16區的吉美博物館(MNAAG)是西方最大的亞洲藝術博物館。 Siegfried Forster / RFI

法國著名攝影師馬克-裡布以93歲高齡辭世,五年後的今天,他仍然是20世紀下半葉偉大的攝影師之一,也是幸運的時代見證者。在埃菲爾鐵塔上工作的油漆工,保持身體的平衡彷彿是在做遊戲,一名年輕女子向參戰士兵獻上一朵菊花,一名土耳其兒童在加拉塔大橋的遮窗格柵後遙看過往的船隻,馬克-裡布是這樣描述自己的:"我攝影就像音樂家在唱歌一樣"。他作品如音符般恰如其分且抒情,掌控完美。

廣告

今天觀眾可以去吉美博物館找到裡布的展品,那裡幾乎可以說是 "在他家"了,因為裡布的遺產繼承人最近向國家捐贈了他所有的作品檔案,而這些檔案現在由吉美博物館保藏,此外裡布的鏡頭中有關亞洲的作品眾多,從印度到中國,從阿富汗到日本他的鏡頭在這些亞洲國家流連忘返。

在家,且是和家人在一起。這家亞洲藝術博物館還收藏了馬克的嫂子——他哥哥讓的妻子克麗希娜-裡布捐贈的收藏——法國最重要的印度紡織品收藏系列之一。而克麗希娜,也是法國著名攝影家卡蒂埃-布列松的朋友,是她介紹兩人認識的。

1953年,馬克-裡布就是因為比他大15歲的卡蒂埃-布列松,才有幸能進入馬格南圖片社與其並肩工作,並受益於同事——著名的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而打開著名圖片社的敲門磚是他的一組令人難以置信的攝影作品——一群油漆工正興高采烈地給埃菲爾鐵塔上漆。當選中這個有天賦的年輕人時,卡蒂埃-布列松心目想的是其他藝術家,作為一名嚴格的導師,他告訴裡布要"像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那樣,把取景器倒過來,主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構圖",而卡帕,這位純粹的攝影記者,則反覆地跟裡布嘮叨說:在拍攝時要 "儘可能地靠近 "主題。

頑皮的表情

作為一個幾何學愛好者,裡布的眼睛裡已經有了準星,而且自小好動。他學會了如何按快門 ,也經歷了各種失敗,從而在傳統攝影記者的宮殿之外建立了自己的作品。他不認為自己是像威利-羅尼斯一樣"人道主義者 ",因此拒絕了這一標籤,儘管兩人的名字經常聯繫在一起。

然而,從一開始,裡布攝影作品就因他鏡頭捕捉的對象而獨具特色,不管是男人、女人還是兒童都是在表情緊張時被他收入鏡頭,有時也有放棄的神態,正是這些大量的婦女和兒童的肖像照顯示出了他夢幻般的,憤怒的優雅。卡帕發現了裡布的這一特點,在他死於最後一次採訪任務之前,派遣裡布去了英國的利茲,一個以貧困著稱的工業城市,這也是裡布攝影生涯最開始採訪中的一次。這次採訪的照片,為吉美博物館專門為裡布舉辦的攝影回顧展,拉開了序幕。如果說裡布作品的構圖意識是閃亮登場的話,那麼這些被工廠煙囪熏染的工業城市街景,罷工的碼頭工人緊張的面容,都是在訴說生活的艱辛。而他在大英博物館捕捉到的觀眾觀看展品的頑皮場景令人捧腹,以及儘可能地接近人物的願望,即便這個人的名字是丘吉爾,裡布將這頭疲憊的老獅子,在發現鏡頭捕捉到自己那一刻的驚訝收入囊中。

博物館為裡布舉辦的首次回顧展還是一個展示他鮮為人知作品的機會,裡布的妻子凱瑟琳指出,都是"那些他喜歡的作品"。包括他所喜愛的吳哥窯,以及因他的朋友——畫家趙無極的邀請而發現的黃山,雖然是彩色照片可也只顯露出黑白兩色的華美色調。1958年在漫天大雪中捕捉到的阿拉斯加風景,當然還有多次去中國時拍攝的照,裡布是如此喜歡回到他曾去過的地方。展覽中還有不少越南的照片,他試圖根據時間記錄越戰中發生在北部和南部的衝突,但又從沒有自負地去進行評判。裡布是個謹慎低調的人,他說:"攝影不能改變世界,但它可以在世界發生變化時展示它。"

吉美博物館的主席索菲-馬卡里奧(Sophie Makariou)表示"在這次展覽中,我們試圖在標誌性的照片和那些揭示了攝影師敏感性的照片之間找到平衡,這種敏感性有時接近於畫家的敏感性。這條線一直把我們引到風景前。他的照片強調了與世界的和諧關係"。和諧且永遠優雅。

在巴黎十六區,吉美博物館舉辦的"馬克-裡布——可能的歷史(Histoires possibles)"攝影回顧展,將持續到9月6日結束。網址:www.guimet.f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