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風土人情

越來越多的野熊在比利牛斯山脈中出沒

音頻 06:19
法國南部山景。
法國南部山景。 © Ariane Gaffuri/RFI

上周一,在法國比利牛斯山脈西部的南奧索峰,2018年放歸大自然的兩隻熊中的一隻,名為索麗塔(Sorita)的野熊歷史性地出現在人們的鏡頭前。這對科研人員來說可謂是雙喜臨門:它和它的三隻幼崽一起被拍到了,這是今年已知的第一窩幼崽,而且這個小家庭是在上加龍省被發現的,25年前首次放歸山林的斯洛文尼亞雌熊齊拉(Zira)就是在這個省發現比利牛斯山的。隨着它的到來,連接法國、西班牙和安道爾的這一山脈開始重新將棕熊引進。

廣告

從重新繁殖野生動物的數字來看,為這一"優先物種 "而量身打造的引進方案,從2018至2028年,僅經費就撥款3400萬歐元,是一個實施成功的案例:去年,有法國生物多樣性辦公室在內的棕熊網經過調查,統計出比利牛斯山脈中有64隻野熊,自1996年以來,在這一地區棕熊的數量增加了10倍。但這還不足以確保野生熊的自然繁殖生存能力。特別是在2020年,就發現有七隻野熊死亡,其中三隻死於人類之手。

通過短信給養殖農戶發警報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名叫戈雅特(Goiat)的野熊正在使當地局勢緊張化,據說它是多次襲擊飼養家畜事件的起因;這隻熊是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在2016年,為慶祝重新引進野生熊20周年而放歸自然的。比利牛斯當地協會——熊家園(Pays de l'Ours-Adet)的主任阿蘭-雷恩斯(Alain Reynes)表示,"這是一隻比其他野生熊更大膽、更聰明、更警惕的熊,",1991年創建的這家協會聚集了專業人士、個人和來自比利牛斯山脈11個市鎮的民選官員。上加龍省省長也剛剛向法國生態部提出申請,要求為這隻所謂的 "問題熊 "重新配備衛星定位(GPS)項圈,因為佩戴項圈可以對它進行定位,然後通過短信警告它的靠近,這樣就可以讓飼養農戶有所準備,把它嚇跑。

阿蘭-雷恩斯承認,"被殺死的母羊數量,已經從每年200隻左右上升到500隻,但是應該記住的是,在比利牛斯山區,每年共有25000隻母羊死亡。導致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蛆,可從未見過任何人對蛆表示不滿!"。 對於野熊的保護者來說,由於牧羊人和牧羊犬提供了更好的保護,許多母羊反而會得到救護。此外,因野生動物而導致家畜死亡的補償計畫,讓飼養者平均獲得600歐元的補償,也就是說一隻活羊價值的四到五倍。2019年,還創紀錄的發放了1212歐元的補償金,但是本應受益的飼養者卻退回了支票,他們拒絕被國家 "收買"。

備受爭議的新項目

比利牛斯山脈農業協會主席菲利普-拉庫貝稱:總統"馬克龍向我們承諾了三件事:不再有新的熊放歸自然,加強對"問題熊 "的管理,以及為野生熊建立一個真正的地方治理機制。放歸自然的熊阻礙了我們的經濟發展,而不僅僅是農業"。他提到2020年1月在波城,總統與威脅要阻止環法自行車賽的反熊飼養者的會面。農協主席認為,第一個承諾可能不會被遵守,因為有了一個"旨在改善野熊和畜牧業之間和平共處"的新項目。這是向在布魯塞爾的歐盟提出的要求。

就此,法國« 費加羅報 »諮詢的結果是,由奧克西塔尼大區的環境、規畫和住房地區管理局(Dreal d'Occitanie)代表的一個財團,在 "歐洲人壽 "保險的框架內,提供的800萬歐元的經費。

對此,地區管理局(Dreal)的回答是,在5月12日舉行的信息會議上,已經保證了,"沒有重新引進野熊的計畫,2020年失蹤的熊也不會被重新更換"。可當時農民拒絕參加這次會議。拉庫貝主席警告說,雖然畜牧業者會 "一路走到布魯塞爾,把這個項目扼殺在搖籃里",但應該記住的是,因為未能保護野熊,法國已經受到了歐盟的督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