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中歐投資協定的未言之隱 歐盟之不可能的戰略獨立

2020年12月30日,歐盟輪值國主席默克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法國總統馬克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中歐投資協定舉行視頻峰會。
2020年12月30日,歐盟輪值國主席默克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法國總統馬克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中歐投資協定舉行視頻峰會。 REUTERS - JOHANNA GERON
作者: 林蘭
19 分鐘

經過7年35輪磋商,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在2020年末宣告完成,引發眾多的關注,法國中國問題網站(questionchine.net)一月三日刊出中國問題專家丹茹(François DANJOU)等人撰寫的評論文章,標題是“中歐奇怪貿易協定的未言之隱或歐盟之不可能的戰略獨立”,分析協定在中歐間引發的不同反應以及對中美歐國際戰略三角關係的牽動。本次節目我們就向聽眾朋友們介紹該文的主要內容。

廣告

似乎是要解釋標題所稱的“奇怪”,文章開篇說,在將中國稱為“系統性競爭對手”一年半之後、在歐洲議會剛剛通過一項決議,譴責對新疆維吾爾、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少數民族的強迫勞動, 12月30日,由德國擔任輪值主席國的歐盟與中國宣布完成雙方投資協定的談判。協定此後還需經歐洲議會和27國代表的最終批准,而目前圍繞這一國際協定未言之隱和爭議的數量之多也實屬罕見。

然而,協定是在德國總理默克爾主持之完成這一點並不令人驚奇。默克爾執政長達16年,為德國的商業利益任內曾11次訪問中國。在去年9月14日,當歐洲有關華為的爭議正盛、中歐萊比錫峰會被取消、而彼時特朗普正試圖孤立被美國精英普遍視為威脅的中國時,默克爾曾肯定表示,“與中國發展良好的戰略關係”很重要。

作者寫道,如果默克爾可以為自己力挽中歐關係陷入困局而自豪,為自己在輪值歐盟主席任期達到這一高峰感到自豪的話,那麼更可以說與歐盟達成協定對北京是一個大好消息,而此前中國外長王毅走訪歐洲尋求拉近關係效果不彰的影響猶在。

在美國即將就任的拜登政府呼籲增進跨大西洋兩岸團結,一致對中時,歐盟與中國宣布簽署投資協議顯然釋放出強烈不和諧之音。

中國官媒高調報道協議的達成,新華社12月30日社論中盛讚是雙方“加強經濟關係邁出的堅實一步”。社論沒有談及協定中有關的爭議細節以及未來在批准過程中可能的變數,而突出強調雙方“為互利共贏而克服分歧”所做的共同努力。深具民族主義色彩的《環球時報》評論則更將北京置於中心,甚至將該協定視為是“給中歐乃至世界的新年賀禮”,同時“環時”的評論也順帶批評那些“無休止談論地緣政治和價值觀”的人,稱公眾真正最關心的是和平發展。作者就此說,社評將北京的外交政策簡化為單一的“人民發展”實用合理性的論述無疑是有所遺漏。而真正的事實是,中國的戰略目標一直是試圖分裂對手的聯盟。

作者接下來轉入歐洲對協定的評論。俄羅斯-歐洲-亞洲研究中心(Creas)在布魯塞爾的創始人兼主任特蕾莎·法倫(Theresa Fallon)就此評論時首先指出歐洲國家面對中國的不團結,她強調目前來除了所有其他的商業考慮之外,北京的主要戰術目標可能就是推動美歐關係裂痕,而布魯塞爾本身對實現這一目標“顯然做出了貢獻”。

面對質疑,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為協定簽署辯護說,中歐協定僅僅使歐盟達到了中美貿易協定第一階段的水平。而“價值觀”正是歐洲議員及多個成員國批評的主要議題之一。比利時前總理、2017年曾角逐歐洲議會主席失敗的親自由派議員蓋伊·韋爾霍夫施塔特(Guy Verhofstadt)12月30日發推特譴責“新疆的強迫勞動恐怖故事”,並對中國就人權和勞動法的表述表達質疑。

歐洲議會與中國關係小組主席、來自德國“綠黨”的賴因哈德·比蒂科弗(ReinhardBütikofer)也對中國承諾放棄強迫勞動表示懷疑,指北京作為國際勞工組織創始成員國,目前仍未批准該組織有關禁止強迫勞動的公約。比蒂科弗說,“可笑的是歐盟和柏林仍將投資協定簽署視為一個成功”。他批評協定趕在波蘭即將接棒歐盟輪值主席之前倉促完成,違背了與拜登政府協調一致的承諾。美國經濟研究機構榮鼎集團的編輯、德國馬歇爾基金(Marshall Fund)副研究員諾亞·巴爾金(Noah Barkin)12月31日在外交政策雜誌的文章中就表達了美國的不悅。他說,“至少協議達成的“時機”很奇怪, 很難不認為該協議是對未來美國新政府的冷落,拜登已明確表示要修復跨大西洋關係,並就面對中國的戰略挑戰共同合作。”由此分析,美國其實是與中國一樣,都更加關注協定對跨大西洋關係的威脅影響,並推測歐洲人的意願,是希望通過在中美間扮演戰略調解角色來增強自身在全球的影響力,而歐洲的這一意願被批評者指為過於“天真”。

歐洲尋求戰略獨立

作者接着分析指,特朗普的舊式孤立主義做法對於歐洲的精英們產生了負面影響,隨着中美戰略對峙的加劇,布魯塞爾的做法似乎是試圖向一個特朗普支持者仍然為數眾多的美國傳授要有所控制以及多邊主義。而歐洲人對跨大西洋關係的未來日益感到懷疑的同時,歐盟也在巴黎的推動下嘗試在對中關係上恢復自身的戰略地位。同樣出席12月30日中歐投資協定完成視頻會議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是熱切主張加強歐洲在全球戰略地位的積極推動者,在默克爾卸任後,他希望能接續推動這一良性發展,而當投資協定預訂2022年最終獲批時,恰逢法國將接棒擔任屆時1到6月份的歐盟輪值主席。

毋庸置疑,中歐投資協定的作用遠超其本身內容,協議似乎也在向美國最強硬人士發出信號,即沒有迴旋餘地的“非黑即白”做法可能會導致災難。之所以無法獲贏,是因為需要考慮歐洲面對中國時的團結,也要兼顧歐洲人對歐美關係的疑慮,作者提到儘管一月一號剛輪值歐盟主席國的葡萄牙計畫將組織歐盟與印度的峰會,以展示“歐盟的戰略自治”。但是拉近與新德里的關係並未確定就足以阻止在南中國海的中國戰略風險,而目前只有美國客觀上是唯一能有效質疑中國的國家,台灣海峽的緊張局勢也是如此,台海兩岸目前的緊繃局勢已上升到對世界民主制度維護與挑戰。

文章在最後概述了中歐投資協議的內容,據歐委會執行副主席兼歐盟貿易委員多布羅夫斯基(Valdis Dombrovskis)表示,協定實現了全新水平的互惠,這其實並不是中國之前方案,協定尤其消除了對眾多領域的配額、限制及對合資的義務要求。同時,保留了歐洲在能源、農業、漁業、視聽、公共服務等敏感領域的利益。更新的內容還包括歐盟獲得了在環境、氣候變化和反對強迫勞動方面要求的保證。歐盟貿易委員表示,堅信與北京的密切合作將有助於鼓勵中國政權兌現承諾。

隨着外派到中國子公司外籍員工勞動權益的保障增加、包括更大程度的開放、尤其是取消配額和合資義務,互惠互利和透明度提高的行業包括廣泛:汽車行業,金融服務,衛生,科研,電信,數字,航空和海上運輸,環境及建築等,此外協議也包括爭端解決機制。

文章寫道,與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所說相反,中歐協議內容要比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廣泛得多。北京已在客觀上同意對其商業行為進行重大調整,而歐洲通過篩選機制可保護自己的敏感行業。協議的歐洲推動者認為,協議應有助於鼓勵北京改變在新疆的做法,減輕對香港西藏的壓制。這“毋庸置疑”,作者在此加註,同時作者也指出,儘管北京的確有開放的政治目標,但僅涉及企業治理、反腐敗鬥爭以及以最可持續的方式接受外國投資,而並不會以任何形式影響其權力的性質、司法獨立、法律及其與社會的關係等等,同時北京的改革和開放也與其在南中國海、在台灣海峽的戰略雄心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