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帶血的鑽石到帶血的棉花——企業道德責任司法追究的艱難道路

音頻 10:08
法國人權組織,歐洲維吾爾學院在他們的代理律師的事務所就起訴跨國集團案召開記者會,2021年4月12日。
法國人權組織,歐洲維吾爾學院在他們的代理律師的事務所就起訴跨國集團案召開記者會,2021年4月12日。 © 法廣

法國的兩家非政府組織反貪腐組織雪霸(Sherpa)與標籤倫理聯盟組織(ESE),歐洲維吾爾學院與一位遭受強迫勞動的維吾爾受害者4月9日授權巴黎律師William Bourdon事務所向巴黎法院提出起訴,狀告四家跨國集團西班牙服飾品牌ZARA母公司Inditex集團、日本平價服飾品牌UNIQLO、美國運動鞋品牌SKECHERS,以及Sandro、Maje等品牌的母公司SMCP。這四家企業被指控犯有“隱藏嚴重奴役罪”、(recel de reduction en servitude)“隱藏有組織的人口販賣罪”(recel de traite des êtres humaines ) “隱藏種族滅絕罪”(recel de génocide)以及“隱藏反人類罪”(recel de crime contre humainité)。

廣告

在遞交給法院的訴狀中,Inditex集團被指控與新疆紡織品製造商關係密切,不過,該集團對此予以否認。

UNIQLO集團則是被控使用來自新疆的紡織品原材料並且在安徽的工廠僱傭大批來自新疆的維吾爾勞工。至於SMCP集團,其被指控的原因是由於他的主要股東為中國山東如意控股集團,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報告,SMCP集團從2010年起在新疆開設多家工廠。而SKECHERS的法國公司則被控在其在山東的工廠僱傭來自新疆的強迫勞工。

人權組織與他們的代理律師4月12日在巴黎舉行記者招待會,律師在會上重點介紹了此一訴訟案的獨特之處。首先這將是一系列訴訟案的首例,在今後的幾周內,荷蘭,德國等地的人權機構以及維吾爾組織也將向當地法院提出類似的起訴。其次,這是一次在司法史一起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司法案件,因為如果說反人類罪等罪名的判決早已不乏先例的話,因為““隱藏反人類罪”而受到制裁,這在司法史上將是首次。對William Bourdon律師來說,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司法案,倘若檢察官決定啟動調查,倘若法院判決指控罪名成立,將成為司法史上的先例。其判決結果將成為類似案件的參照。

William Bourdon律師:為何狀告這四家企業?

William Bourdon律師在記者會上解釋了為何要對上述四家集團提出指控的原因,他說:“首先別的企業也會輪到他們,其次是我們認為對上述企業我們擁有足夠的可靠的證據足以讓這些企業承擔刑事責任,之後再由司法部門再進一步調查時將範圍擴大至其他的企業。Sherpa 等非政府組織 歐洲維吾爾學院以及格里克茲曼的團隊也會為司法部門提供信息。”

至於巴黎法院是否會接受此案並且立案展開調查,他認為檢察官應該會受理此案,因為他們已經提供了足夠的資料,法院可以調查許多公開的數據,儘管司法部門不可能直接前往新建調查,因為中國政府不會允許他們這樣做,但是,在中國國外就擁有大量公開的調查報告,證據,以及證人。至於檢方何時會作出回應,他認為樂觀的估計是在幾周後,最晚也應該在幾個月之後。那麼,他們所指控的四項罪名獲得確認成立的機率如何?對此,William Bourdon律師回答說,他們在起訴案中提出的四項指控都有兩個層次,首先必須證明嚴重嚴重奴役罪,人口販賣罪,反人類罪等罪名成立,然後還必須證明這些企業是如何在明知上述事實的前提下繼續犯罪行為。這也是該訴訟案的複雜所在。他還坦率地指出,如果說司法界在新疆存在強迫勞動的現實上存在共識的話,專家在反人類罪以及種族滅絕罪是否成立的問題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不過,這上述四項指控罪名並不是互相排斥,而是互相補充,企業可以同時因多個罪名而受到制裁,不僅是企業作為法人會被判處巨額的賠償,法院還可以根據罪行的輕重追究企業高管的責任,而這些相關的罪名都是十分嚴重的,如果反人類罪成立,那麼他的責任者最嚴重會被判處終身監禁。

格魯克茲曼(Raphaël Glucksmann):跨國集團無法無天的時代應該結束了!

積極推動此一訴訟案的法國歐洲議員格魯克茲曼(Raphaël Glucksmann)是最早呼籲關注新疆維吾爾問題的歐洲政界人物,是他牽頭推動歐洲議會通過多個有關新疆的議案,也是他積極呼籲歐盟通過歐盟馬格尼斯基人權法,旨在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各國官員。格魯克茲曼一年前同歐洲維吾爾學院主席迪利努爾(Dilnur Reyhan)一同在社交網絡掀起杯葛僱傭新疆強迫勞動的跨國集團品牌,曾經獲得多家跨國集團的書面承諾,然而,中國網民近日發動的反杯葛運動使多家企業收回承諾。與此同時,格魯克茲曼也在歐洲議會積極推動旨在監督跨國集團的企業責任法,叫做“企業警惕責任法” (le devoir de vigilence )要求跨國集團對其產品生產鏈中所有侵犯人權以及破壞環境的行為承擔責任。

格魯克茲曼在記者會上解釋了為何他認為此一訴訟案具有重大的象徵意義,他說:“面對反人類罪 ,我們每個人都會感到氣憤 ,都會呼籲採取行動都會要求制裁,但是今天的情況卻更加嚴重,因為我們不僅作為人類的一員與維吾爾人的命運休戚相關,而且作為消費者我們同樣與維吾爾人有關,我們在購買消費品時就成為反人類罪的幫兇,這裡就涉及到一個有關全球化的令人目眩的問題,事實上今天類似 Zara這樣的企業自己不直接生產任何產品可以逃避所有的責任,所以我們必須把這些財大氣粗的跨國集團重新拉回到法律的框架之中,這就是我們今天的鬥爭的目的所在。所以今天這起訴訟案具有重大意義,它不僅對維吾爾人來說至關重要,而且對我們每一個都同樣重要,因為這裡涉及到我們究竟想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難道我們能夠接受在平常購買的東西會同維吾爾強迫勞動有關嗎?”

他還介紹了歐洲議會正在擬定的企業責任法,該法案規定企業必須對其產品生產過程中的各個環節負責。倘若跨國集團為了牟取暴利選擇僱傭強迫勞動,選擇使用強迫勞動下生產的原材料,那麼,這些集團就必須為上述行為承擔法律責任。他說,跨國集團無法無天的時代應該結束了!

不過,事實上,類似的責令企業遵守倫理道德擔負環境以及社會責任的法律在法國的司法系統早已存在,但是,以往的經驗顯示不足以追究企業的刑事責任,William Bourdon 律師認為這種現象再也不能夠繼續下去了,

他說: “大家還記得嗎?十多年前,輿論的熱點是如何杯葛帶血的鑽石,而今天是帶血的棉花,明天或許就會是帶血的鈷,帶血的鐵等等,所以今天的提訴可以說是開啟一大歷史篇章,幾周之後,幾個月之後,一系列的訴訟案會在荷蘭,在德國等國逐漸啟動,這將形成一個良性循環,也會促使司法部門與時俱進,今天是與帶血的棉花的企業受到制裁,明天將是其他的企業,尤其是那些在非洲殘酷的剝削勞工破壞環境的企業,正如格魯克茲曼剛才所說的那樣,今天的消費者已經不能夠接受與任何與罪惡有關的產品。所以今天的起訴是一次艱難漫長的抗爭的起點,但願有一天越來越多的企業管理人員會認為盈利與尊重人權,尊重道德規則是相輔相成的,而不是象今天這樣是互相排斥的,這就是我們今天提訴的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