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拿破崙與中國1/6: 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的前世今生

音頻 11:07
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的前世今生
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的前世今生 © AP

今年是拿破崙辭世兩百周年整數紀念周年,我們請到了拿破崙基金會國際事務負責人皮特-希克斯教授,對拿破崙和中國這個話題做關注。拿破崙基金會於1987年11月12日註冊成立,是法國的非營利組織,宗旨與任務是鼓勵和支持對第一法蘭西帝國和第二法蘭西帝國歷史的研究,通過公眾的興趣讓這段歷史得以流傳,並支持拿破崙遺產的存留。

廣告

Ninan Wang: 希克斯教授您好,您是歷史學家,也是拿破崙基金會(Fondation Napoléon)的國際事務負責人。這個基金會專門研究,弘揚所有有關拿破崙的歷史,尤其是今年,2021年是拿破崙去世200周年。歐洲在羅馬時期就將遠在東方的中國稱作“美味之國”,稱中國人為“制絲綢者”,當時的歐洲和中國已經有一些往來。但是第一本中文-拉丁文-法語詞典,是在拿破崙時期出版的,這一詞典有一本現存於法國阿爾薩斯地區的米盧斯工業博物館當中,承載着十分珍貴的歷史,是當時法國向東探索的一個見證物。這本傳奇性的詞典,是怎麼問世的?當時的情況是怎樣的?

Peter Hicks: 我們知道,在法國執政府這一階段的早期,一位在米蘭出生的德語區的漢學家,名叫約瑟夫-黑葉,為法國執政府做事,當時是1802年,法國執政府要他出一本(中文)詞典,為此,法國執政府給了約瑟夫-黑葉6000法郎作為酬金,這個數字已經不錯了,約瑟夫-黑葉本人也因他對中國的了解而有點名氣,後來到了1805年,約瑟夫-黑葉出了一本有關中文的書,這本書在法國國家圖書館裡,當時名叫法國皇家圖書館,約瑟夫-黑葉在前言裡面寫道,他幾乎就能出版一本拉丁文-中文的詞典了,但只是“幾乎就要出版”,卻還沒能出版,事情是這樣的:他並非法國人,當時懂得中國字的歐洲人不多,不過有意大利人,有德國人,還有法國人,有一個意大利人,參與過英國馬戛爾尼伯爵1792-1795年的出使中國任務,這個意大利人做過一些把文件資料從英文翻譯到中文的工作,這個意大利人激烈地批評當時忙於中文詞典工作的,生於米蘭的德語區漢學家約瑟夫-黑葉,他批評說,約瑟夫-黑葉根本不懂中文,對中國的了解也不充分,並以此敦促法國挑選一個合格的人來編中文詞典,這個意大利人名叫夢都奇,來自意大利的錫耶納,他很想拿到這份編寫中文詞典的工作,可是,到了1808年,歷經一些磋商,法國內政部長科特雷(Emmanuel Crétet)任命了一個法國人,來繼續編寫中文詞典,意大利人夢都奇非常想得到這份工作,但是他卻並沒能如願,意大利人夢都奇成功地“趕走了”約瑟夫-黑葉,但法國政府沒讓夢都奇接任,而是指派了一個法國人,而這個法國人,就是德金(De Guignes),1808年10月法國政府通過政令,宣布他編寫中文詞典,德金就這樣,繼續這份由黑葉在1802年開始的工作,並在1813年成功地完成並推出了標有拿破崙的大辭典。

當時,著名的漢學家之間常常吵架,(有關中文的)工作很少,所有的漢學家都想做第一個推出中文大辭典的人,所以,當1813年中文大辭典問世的時候,沒能拿到這份工作的漢學家們,對德金髮起了攻擊,他們說,這個大辭典很糟糕,有錯誤,人們對德金這本大辭典的詬病,還包括說他沒引用信息來源。所幸的是,印刷所用的中文字塊已經被刻出來了,否則工程會更加浩大,工人們花費了15到30多年來刻這些字塊,在18世紀,從路易14到1746年,我記得是有四五個專家,耗費畢生心血在刻字上面。

但是其他漢學家對德金的指控則是基於手稿部分,德金參考的手稿來自一名叫巴西洛-博羅洛(Basilio Brollo, 葉尊孝)的神父,德金拿到了葉尊孝神父的(中文-拉丁文)詞典文稿,然後使用已經刻好的字塊,把它們印刷出來,人們指責德金,說他沒有說明他的中文大辭典來自於葉尊孝神父,這屬於抄襲剽竊,說德金抄襲了葉尊孝神父,事實上,德金在中文大辭典的來源上含糊其辭,如果說他全然沒有提及葉尊孝神父,那也是不公平的,但的確,這本詞典的來源並不是十分清楚。不過,德金的貢獻,的確是給這本中文-拉丁文的詞典加上了法語解釋,葉尊孝神父的詞典是從中文翻譯到拉丁文,而德金是基於此,加上了法語翻譯部分,成就了著名的中法拉丁文詞典。

漢學,或者說對中國的研究,在法國得到了很早的開發,比如說,1813年出版的德金編纂的中拉法大辭典,當中使用的中文字塊,它們的製作時間比大辭典問世的時間早了100年,這批中文字塊,是在路易14的治下定做的,這些中文字,被刻在了一隻只木塊上,總共有成千上萬隻刻有中文字的木頭。18世紀中期,刻字工作完成了,這些木頭被運送到了巴黎的法國國家圖書館裡面保存,當時這個圖書館被稱為法國皇家圖書館,直到1802年,這些木刻中文字塊才被運出圖書館,被送到了印刷廠。

當然了,法國和英國之間有爭吵,兩方爭做最佳漢學家。誠然,英國人比法國人開始的要早,英國有馬戛爾尼伯爵訪華,還有阿美士德伯爵訪華,因此英國人對中國是前後派出過兩次使團,所以說法國人想要在了解中國這件事上做點什麼成績出來。這也是為什麼,中拉法語大辭典的問世,對法國人來說是一次強有力的行動,這意味着法國人領先於英國人了,因為英國人當時也在編寫一部中英詞典,然而1813年的中拉法大辭典更加豐富,這意味着“法國人超過了英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