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中國-美國:數碼霸權之爭

音頻 11:53
華為集團標誌
華為集團標誌 AP - Andy Wong

在創紀錄的時間內,中國已執電信設備業界牛耳,尤其是所有商戰的起源——5G技術(第五代移動通訊技術)。中國電信商戰的旗艦是華為公司,而美國正試圖削弱它。在這場新的中美科技戰爭中,歐洲正在尋找自己的位置。和法廣同屬法國世界媒體集團的法國電視24台的“經濟智慧對話”專欄節目,就此與法國《回聲報》記者塞巴斯蒂安-杜穆瀾(Sébastien Dumoulin)進行了交談,杜穆瀾的新書《波段的世界之戰(La guerre mondiale des ondes)》剛剛由Tallandier出版社出版。在今天的節目里就為大家介紹這次採訪內容。

廣告

5G標準的重要性是什麼呢?杜穆瀾表示:人們今天沒有很好地意識到5G標準的重要性,然而它是一個革命性的技術。沒有很好的意識到,是因為目前5G主要與普通民眾有關,有些人已經擁有5G的智能手機了,上網可以更快,下載的文件更大更快,可如果說能快速下載最喜歡的電視連續劇一個季度的全部劇集,那就是在講故事了。在未來幾年,大約到2023 或2024,5G將主要為企業提供服務,工廠,供電網,供水網,運輸,所有這一切都會聯網5G,目前4G的情況並非如此,這一固定化技術明擺着是要融入所有的生產鏈,工業程序的所有環節。所以這是一個關鍵技術。

5G技術又是怎樣和一家中國企業——華為聯繫起來的呢?而且聯繫地如此緊密?杜穆瀾認為:和華為聯繫得如此緊密是因為它在固定化技術(5G)發展領域是尖端企業,而且從某些地方看,在4G技術層面上,就已經是這種情況了,也就是說,今天,其實從幾年前開始,世界第一大電信器材製造商是一家中國企業,他們(中國人)在很短的時間裡實現了在這一技術的領先地位,現在他們利用這一優勢,成為業界的引領者。

所以今天人們感覺突然一下子,在國際舞台上,發現了華為這家器材製造商,可之前這是不能預料的嗎?對此杜穆瀾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說,工業界的觀察家知道這家企業(華為)對於5G,對於未來網絡的發展,是處於最佳位置的。導致目前情況的出現,無疑是因為在未來的電信業和移動電信業,美國,還有歐洲,對維護他們執牛耳的中心位置沒怎麼做提早準備。

在書中,杜穆瀾很好地描述了華為是如何試圖滲入美國市場的,可每次都是鎩羽而歸。這是因為美國每次都使用國家安全這一約束。那麼華為到底是什麼?是一家與中共有關的企業嗎?對此,杜穆瀾指出,無論如何,華為都沒能向西方的對話者證明,或是說服他們,自己與中國政權沒有任何關係。這一問題導致很久以來,美國政府阻止它進入美國市場,事實上對5G來說,西方總體,尤其是歐洲和法國考慮是否限制這家企業進入自己的5G市場,因為他們懷疑這家企業和它的政府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

 杜穆瀾在書中也提及,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美國國會提交的報告中所說的華為監視客戶的說法,他表示:事實如此,令人驚訝的是這家企業受到的攻擊強度如此之大,是任何一家和它一樣規模的企業從沒有經歷過的。實在是存心要傷害它(華為),甚至想讓它倒閉,所有這一切是出於故意責難。最終美國或是其他人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企業(華為)的間諜行為被抓個正着,或是想損害使用華為設備的一些國家的網絡。杜穆瀾稱:就像我說的有故意責難的意圖,而且美國人對此並沒有否認,不管怎麼說這是非同尋常的事情。近幾年,作為電信方面的記者,美國當局經常邀請我,他們想要堅持自己的觀點,向外國記者,尤其是向法國記者解釋為什麼華為是危險的,為什麼一定要把它(華為)排除在法國的電信網絡之外,對話者中有美國政府的官員,且職位相當高的官員來闡述,當向他們指出沒有證據時,他們也不否認,並說不需要證據,僅僅提出這個疑問,就足以說明將這家廉價公司(華為)排除在外的理由。

那麼這種情況是什麼呢?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嗎?杜穆瀾的回答是肯定的,可這並不意味着它沒有理由存在。他說:無論如何,真正的問題是要知道:是否允許在未來關鍵的電信網絡領域使用這家企業(華為)的產品,該企業與其國家及政治體系有關聯,他們的體系與我們的完全不同,並毫無疑問地堅信他們的體系比我們的強,甚至它自己就投入到與西方民主的意識形態戰爭中去了。

那麼美國是否成功地影響了其夥伴同盟,將華為設備排除在他們的電信基礎設施之外呢?杜穆瀾指出,美國做到了相當重要的兩點,一是成功地說服了一些同盟夥伴,而且越來越多的國家排除了或限制華為進入他們的電信市場,在不少盎格魯-撒克遜國家是徹底排除,如英國,澳大利亞,日本也是,另外瑞典也一樣,有些國家和法國一樣實施了嚴厲的限制措施,這是第一個成功。美國的第二個成功是通過限制(華為)獲取比較關鍵的組件,大幅度地削弱了企業的能力。在書中,杜穆瀾講述了圍繞芯片展開的戰役,小小的芯片是手機和電話天線非常重要的組件,阻止華為獲得這一 組件,使得華為不能向客戶交貨。

那麼,歐盟的態度就是步美國後塵了嗎?對此,杜穆瀾認為:不能說歐盟有一個態度,應當說是一些歐洲國家的態度,而且還都不太一樣的。他表示,剛剛提到了瑞典和英國,就是決定將華為完全地拒之門外,法國實施嚴厲的限制措施,看上去就是將它(華為)踢出局了。可還有別的國家,如西班牙,就接納了華為,所以歐盟沒有一個統一的態度。儘管近年來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國家朝着限制或排除(華為)的方向演變。

這一情況對歐洲的兩家企業——諾基亞和愛立信接收拒絕華為的市場,是否是個很好的機遇呢?這點是肯定的,杜穆瀾指出,目前全球只有三家集團公司擁有製造電信器材的技術,生產質量很好的電話天線提供給世界各國的運營商,華為和另外兩家歐洲公司——諾基亞和愛立信。當華為在不同市場的份額如同陽光下的白雪,逐漸消失後,  那麼所有的人都會轉向其他兩家(公司),這兩家當然也由此受益,但矛盾的是這兩家公司為保持華為的市場准入進行辯護。杜穆瀾稱:“要知道,有一個相對應的利益,他們(諾基亞和愛立信)在中國市場的份額相當大,外國市場逐漸對華為關閉大門,中國說如果是這樣,那我也對歐洲公司關閉我的市場。”

特朗普執政時期,美國設立高達五億或七億五千萬的專項資金,要在業內創建一個美國的公司,甚至是收購歐洲的公司。杜穆瀾是如何看待美國的這一戰略的呢?他表示:確實有試圖向這一方向的運作。可以看到的是象寓言中所說的那樣,美國的反應有些晚了,他們讓他們的電信設備製造商溜走了,那些在2G 3G領先於他人的超大型電信設備公司,如摩托羅拉,不是倒閉了,就是被外國公司收購吞併了。所以現在,美國沒有名副其實的電信設備公司。今天對美國來說,解決這一現狀的方案就是一方面押寶在歐洲的諾基亞和愛立信的身上,另一方面推動採用另一種標準。這樣很可能湧現出一些小型的(電信器材)公司,其中肯定會有美國的公司,當然這還需要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