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拜登的承諾與巴黎氣候協定

音頻 11:06
11月19日,拜登在威爾明頓
11月19日,拜登在威爾明頓 © AP - Andrew Harnik攝影
作者: 楊眉
31 分鐘

美國總統選舉雖然尚未塵埃落定,最終結果應該在三周之後,也就是12月8日,美國各洲正式確定究竟哪位候選人贏得了該州的選舉時會徹底明朗,不過,根據目前的點票結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總統應該已經成為定局。如果說,海內外支持特朗普的華人絕大多數是由於特朗普針對中國的強硬立場的話,對許多西方國家的民眾,尤其是對高度關注氣候以及環境問題的年輕人來說,選擇拜登就意味着是選擇未來,瑞典氣候少女格蘭特 頓博就明確呼籲支持拜登當選。的確,在氣候變化已經對人類生存構成嚴重威脅的今天,特朗普政府執政四年來拒絕接受國際科學界的一致共識,拒絕接受地球升溫的事實,繼續一如既往的開發化石能源,繼續推行目前的消費社會的模式,甚至推翻美國前政府的國際承諾,退出了國際社會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達成的《巴黎氣候協定》,這對許多氣候活動人士來說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拜登的當選為全世界氣候以及環保領域的活動人士帶來了福音,也為巴黎氣候協定帶來了積極的信號。那麼,拜登競選總統時在氣候與環境領域究竟作出了一些什麼樣的承諾?這些承諾的兌現必須應對哪些挑戰?

廣告

返回《巴黎氣候協定》

首先,拜登在氣候領域作出的第一大承諾就是美國將回歸《巴黎氣候協定》。十一月4日是美國正式脫離《巴黎氣候協定》的日子,因為一年前的這一天,特朗普政府正式向聯合國提出了退出協定的要求,因此,按照聯合國氣候談判框架協議的相關規定,美國在提出要求的一年之後正式退出。不過,同一天,已經有望當選總統的拜登就發表推文表示,美國將於明年的1月20日,也就是在77天之後他上任總統時重新返回巴黎協議。按照規定,新總統必須向《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委員會提交申請,在一個月之後,也就是2021年2月20日,美國便可以重新返回氣候變化多邊談判。而且拜登此舉並不需要獲得美國國會的批准,同樣,美國政府可以在無需獲得國會首肯的前提下對援助貧困國家的聯合國的綠色氣候基金作出新的承諾。對氣候領域的專家,例如2015年積極推動《巴黎氣候協定》的歐洲氣候基金會的主席 圖比安娜 (Laurence Tubiana)女士來說,美國政府曾經積極推動巴黎協定的簽署,華盛頓將國際氣候領域的領頭羊的位置已經空缺了太久。法國環境部長Barbara Pompili,女士,以及法國綠黨成員,歐洲議會議員 Pascal Canfin 先生都認為此次美國選舉為應對氣候挑戰帶來了希望。專家們期待拜登的當選或許能夠使地球免遭氣候災難。

今年12月12日是巴黎氣候協定簽署五周年的紀念日,雖然新冠疫情使原定於下個月在英國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不得不延後至明年舉行,不過,英國政府在今年9月23日,也就是中國政府宣布碳中和目標的同一天宣布將於下個月巴黎協定簽署紀念日與聯合國共同舉辦氣候會議,不過深陷新冠危機的英國政府今天依然未公布會議將以何種形式舉行。但是,無論美國總統選舉最終結果如何,美國政府都無緣參與此次峰會。

2050年之前達到碳中和

除了返回巴黎氣候協定之外,拜登在氣候領域作出的第二大承諾是美國將同其他西方國家一樣在2050年之前達到碳中和的目標,作為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排碳國,美國目前的排碳量佔全球總排碳量的15%,因此美國此舉不僅會大幅度減少全球溫室氣體的排放,而且還將對推動其他國家增加排碳努力。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日本,韓國以及中國先後在歐盟與英國之後制定了各自的碳中和目標。而上述國家的排碳量總和相當於全球總排碳量的五分之三。在拜登宣布美國的碳中和目標之後,荷蘭氣候專家赫納(Niklas Hohne)就發推文指出“僅僅拜登計畫這一項,就可以減少地球升溫0.1攝氏度,而每0.1度都很重要”。同樣兩個月前中國宣布碳中和指標時,專家們的評估就認為僅此一項就可以將地球升溫減少0,25度,而每個0,1度,對達到兩度的升溫目標來說都是缺一不可的。

不過,儘管如此,多名專家對上述各國的努力是否足以將地球升溫的幅度維持在兩度之內持有懷疑。倫敦經濟學院的氣候專家 尼古拉斯·斯特恩教授(Nicholas Stern)就悲觀的表示,除非世界各國在今後十年內共同努力增加減排力度,否則要達到巴黎協定所制定的將升溫幅度限制在兩度之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在一份公告中指出,今後拜登執政的四年十分關鍵,倘若各國協調一致,同心通力的話,或許有可能使地球避免毀滅性的災難。

不過,也有非政府組織表示拜登的當選雖然帶來福音,但是,並不足以拯救地球。法國非政府組織氣候行動網絡組織的負責人杜福爾女士(Lucile Dufour)就指出,拜登政府首先必須針對美國國內以及國際社會推出雄心勃勃的氣候政策,也就是說,在明年十一月份英國氣候峰會舉辦之前向聯合國遞交新的減排計畫,確定美國在2030年之前的減排目標, 而在五年前的巴黎氣候峰會上,美國的承諾僅僅涉及今後五年,當時奧巴馬政府承諾將在2025年之前將美國全國的溫室氣體排放同2005年相對比減少26%至28%。而專家們目前對美國是否能夠兌現上述承諾持有懷疑。雖然美國各地地方政府與民間的氣候行動成果顯著,但是,要達到大規模減排的指標,還取決於聯邦政府政策力度。

當然,必須指出的是美國政府的氣候決策力度在相當程度上取決於美國國會的控制權歸誰所有,因為美國政府絕大多數關於氣候環境的政策法規都必須獲得美國國會的首肯,而就目前的點票結果而言,如果說民主黨繼續掌控美國國會眾議院的話,美國參議院最終將鹿死誰手,還必須等到明年的一月5號喬治亞州的第二輪選舉結果再作定論。因此拜登政府今後是否擁有全方位的決策權目前依然是一個未知數,而美國在環境領域的一百多條法規都在特朗普執政期間遭到廢除或者消減,要全面恢復需要一定的時間。

綠色經濟振興規畫

最後,拜登在競選綱領中明確提出了一個綠色經濟振興計畫,承諾在4年內為環保和基礎設施投資2萬億美元,促進對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設備投資,爭取在2035年之前在電力領域將二氧化碳排放量降為零。聯邦政府計畫在今後十年內斥資17000億美元用於氣候領域的投資,計畫大規模開發太陽能與風能,如果說拜登並沒有禁止頁岩氣的開發的話,新政府將徹底取消特朗普政府期間放鬆開發新油氣田的政策。

此外,政府計畫大規模推動電動汽車的使用,承諾在美國各地設置50萬處充電設備,支持民眾由汽油車換成電動汽車。

從總體來看,美國與歐盟的綠色經濟振興規畫頗為類似,但是,他的執行卻具有本質性的區別,因為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石油與天然氣生產大國,倘若美國能夠達到在2035年之前達到電力能源領域零排放的目標,將會對全世界各地的石油與天然氣大國帶來巨大的推動作用,可以帶動今天依然在氣候領域束手旁觀的國家,例如巴西,澳大利亞,以及南非等國,在明年舉行的七大工業國峰會以及二十國集團峰會上,美國因此可以再度在氣候領域擔任領軍國家的角色。此外,美國對綠色氣候經濟的融資承諾也將帶動發展中國家的氣候行動。

不過,拜登當選雖然為氣候活動帶來福音,但是,鑒於美中之間的衝突並不會因拜登的當選而噶然終止,外界擔心無論是在經貿還是在地緣政治領域都陷入全面衝突的中美這兩大排放大國是否有可能在氣候領域積極合作,對此,美國奧巴馬政府氣候的氣候顧問Andrew Light先生向法國媒體表示,中美貿易戰會使兩國之間的衝突依舊,但是這並不排除兩國在氣候領域合作的可能性,而且,衝突也可以成為雙方競爭的動力,可以推動兩國在氣候領域展開技術競爭,或者減排競爭,這使雙方都可以從中獲益。當然,這是一種比較樂觀的預測。時間會給大家帶來答案。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