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發展

極端氣候更重創窮國及糧食生產

音頻 11:07
2021年1月25日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舉行氣候調適峰會(Climate Adaptation Summit)
2021年1月25日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舉行氣候調適峰會(Climate Adaptation Summit) © 網絡

美國科學家1月18日發表最新研究顯示,氣候變暖或改變東西半球熱帶雨林區位,這一過程會對世界水源和糧食生產產生影響,或改變人類飲食習慣。1月25日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舉行氣候調適峰會(Climate Adaptation Summit)之際,環保智庫德國看守呼籲極端氣候變化在過去20年已經讓最貧窮國家受到極大衝擊,與此同時,3千科學家聯名促各國應對氣候變化。

廣告

氣候變暖或改變東西半球熱帶雨林區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等機構的研究人員於18日在《自然氣候變化》雜誌發表報告指出,未來的氣候變化將導致熱帶雨林帶的區域性不均勻轉移。這些變化將讓全球大部分地區發生乾旱,且威脅生物多樣性和數十億人的糧食安全。

大家知道熱帶雨林帶是一條位於赤道附近的狹窄的強降水帶。研究人員強調,並非熱帶的所有地區都會受到同等的影響,具體而言,東半球部分的雨林帶將向北移動,而西半球的雨林帶將向南移動。

根據這項研究模型顯示,東非和印度洋熱帶雨林帶的北移將導致東南部非洲和馬達加斯加在未來面臨更嚴峻的乾旱考驗。此外,印度南部的洪水也會加劇。而東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雨林帶向南蔓延將加劇中美洲的乾旱。

該研究的負責人安東尼奧斯·瑪瑪拉基斯說,我們的研究表明,氣候變化將導致地球熱帶雨林帶的位置在覆蓋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兩個縱向區域朝相反的方向移動,這一過程將對世界各地的水資源供應和糧食生產產生系列影響。

該研究小組通過研究27個氣候模型的計算機模擬,並測量熱帶雨帶對溫室氣體排放在本世紀末繼續上升的未來情景的反應,從而做出了這一評估。

參與該項目的研究人員蘭德森解釋說,氣候變化導致亞洲和北大西洋上空的大氣升溫幅度不同。在亞洲,氣候變化帶來的氣溶膠排放減少、喜馬拉雅冰川融化以及北部地區積雪減少,將導致大氣升溫的速度比其他地區更快。就是亞洲雨林帶向氣候溫暖的北部移動,這與氣候變化的預期影響是一致的。他還補充說,墨西哥灣流的減弱和北大西洋的深水形成可能會產生相反的效果,導致整個西半球的熱帶雨帶南移。

報告指出,這項研究將系統思維的工程方法與數據分析和氣候科學相結合,揭示了全球變暖對區域降水動態和極端情況的微妙影響,展示了以前未被認識到的現象。研究人員表示,下一步是將這些變化轉化為對受影響地區政策、管理、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影響,以便讓各國適應洪水、乾旱等生態系統的變化。

極端天氣釀災過去20年奪近50萬條人命

另外,1月25日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舉行氣候調適峰會之際,受到疫情影響,今年的氣候調適峰會以視訊方式進行。統計數字顯示暴風,乾旱,森林火災等極端氣候災難使全球經濟在本世紀損失2.56兆美元,根據氣候變遷對人類構成直接威脅的新評估,過去20年,有近48萬人死於與極端天氣事件有關的自然災害。

風暴、洪水和熱浪等氣候相關災難引發的死亡負擔,令發展中國家不勝負荷,就是極端氣候變化在過去20年已經讓最貧窮國家受到極大衝擊。

環保智庫《德國看守》(Germanwatch )估算指出,對1萬1千多例極端天氣事件所做的分析顯示,自2000年以來,有近48萬人為此喪命,波多黎各、緬甸和海地等貧窮國家是受衝擊最嚴重的國家。

根據2015巴黎氣候協定,較富裕國家每年應該提供1千億美元,幫助較貧窮國家緩解氣溫升高並適應氣候變遷問題,然而最近研究顯示,發展中國家沒有獲得承諾的資金援助。

環保智庫《德國看守》的全球氣候指數(Global Climate Index )調查過去20年極端天氣事件帶來的影響,特別是2019 年的風暴季節,當時生成的颶風和氣旋重創了加勒比海、東非和南亞部分地區的國家。

研究共同執筆人艾克斯坦(David Eckstein)說貧窮、脆弱的國家在應對極端天氣事件後果方面面臨特別嚴峻的挑戰,在經歷了一場極端氣候襲擊後,貧窮國家還沒有走出自然災難,另外一場自然災難有隨之而來,他們迫切需要財政和技術上的支援。

3千科學家聯署 促各國應對氣候變化

就在荷蘭主辦的氣候適應峰會周一(25日)起以視像方式舉行前夕,全球超過3千名科學家,發聯署聲明,促請各國採取更多措施應對氣候暖化,保護人們免受全球變暖影響。

 聯署聲明的包括5名諾貝爾獎得主,他們指全球暖化已導致嚴重乾旱和熱浪等極端天氣,如不立即採取行動,只會加劇食水短缺、農作物失收,威脅全球人類。主辦峰會的全球氣候適應中心表示,氣候改變速度比想像中快,或令全球糧食生產減少30%,海平面上升及強烈風暴也令數以百萬計的沿岸居民失去家園,強調沒有疫苗解決氣候問題,全球必須採取措施應對及適應,否則會加劇貧困、水源短缺等問題,造成龐大的生命損失及人口被迫遷移。

本屆氣候適應峰會為期兩天,為2030年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制訂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英國、德國、中國等多國領導人通過視頻參加,美國總統拜登派出總統氣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出席。

氣候變化如何影響糧食生產

那麼全球暖化如何影響你我的飲食?糧食系統是否會在2050年不堪重負瀕臨崩潰。

全球暖化日益嚴重,乾旱、熱浪、超級颶風等極端氣候越發頻繁,人類的飲食也將受到嚴重衝擊,糧食系統深受考驗,科學家們開始探討在氣候危機的影響下,到了2050年人們的飲食會是何模樣,想預測極端氣候威脅糧食生產。

如美國記者兼作者里托(Amanda Little)在2020年6月出版新書《食物的命運》,探討到了2050年,在暖化危機影響耕種方式的情況下,要如何想全球75億人口供給糧食。

需要關注的是全球暖化帶來的最大威脅是對糧食系統的威脅,糧食生產的變化將影響地球上的每個人,每個人都將能承受到暖化的後果。就是2050年食物生產方式可能出現巨變,或採用垂直農場和植物人造肉。

如果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許多方法,包括投入大量科技,改變個人意識,尊重傳統,深刻理解我們對科技的濫用。

未來人們也會繼續吃西紅柿,只是這些西紅柿可能不是在西班牙種植,而是可能來自垂直農場,在人造光下培育成,其根部在充滿營養的氣霧中懸盪。如生產玉米的非洲肯亞,到了2050年,這個地區可能還是會種植玉米,但這些玉米可能得經過基因改造或基因編輯以適應更炎熱乾燥的環境與入侵的新種昆蟲。

非營利組織《世界咖啡研究》曾指出,如果全球暖化的問題持續惡化,到了2050年,生產的咖啡豆將嚴重供不應求,預計將短缺1億8千萬袋咖啡豆。東埃塞俄比亞是阿拉比卡咖啡的故鄉,隨著不同的環境而演變與適應,而科學家正在當地研究某種咖啡樹的某個基因是否能轉殖到其他咖啡樹,讓這些咖啡樹更耐高溫、更耐旱。

專家認為:到了2050年,人們對咖啡的需求預計將增加一倍,如果我們不採取任何措施,全球將有有過半適合種植咖啡豆的產地會因為氣候變遷而變得不再適合種植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