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發展

科學家要與政界互動 為保護生物多樣性努力

音頻 11:11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克里斯·鮑勒(Chris Bowler)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克里斯·鮑勒(Chris Bowler) © Collège de France / Patrick Imbert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克里斯·鮑勒(Chris Bowler)呼籲科學家們與政界加強互動和對話,需要行動起來,共同盡責為保護生物多樣性做努力。

廣告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擔任法國巴黎高師教授,科學家克里斯·鮑勒也是塔拉海洋項目的科學總監。聯合國支持的這個跨領域跨國界的海洋科學考察,提供數據顯示因氣候,污染等因素讓海洋酸性加大,物種的多樣性正在喪失。

202024日科學家鮑勒在《世界報》發表長篇文章,指出面對生物多樣性,氣候和公共衛生等重大社會挑戰,需要用科學方式進行應對,就是對這些重大社會問題,通過提出假設,然後提出結論,以科學的方式解決這些非常重要的社會問題,因為這涉及到每個人。科學家們的責任不僅僅局限在陳述科學真理或者只進行大聲疾呼。鮑勒認為科學一點一點地向前走,不斷地提問,尋找解決問題答案,因此這也是為什麼科學由於被認為太複雜而長期被排除在社會決定之外。科學家鮑勒認為可以簡單地解釋事物,並讓科學更加有吸引力。

從食物鏈金字塔談起

聯合國宣布20212030年為海洋科學促進可持續發展十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表示,海洋科學促進可持續發展十年有利於相關國家和機構更好地協調研究方案、觀測系統、海洋空間規畫和減少海上風險,有利於改善對海洋和沿海地區資源的管理,同時鼓勵和動員科學界、決策者、企業、民間社會在海洋研究方面的協調合作。

海洋研究需要設備以及成千上萬的科學家對數據進行收集和分析。因此,海洋科學促進可持續發展十年的優先項目,其重要工作之一是收集全球海洋狀況數據。

科學家克里斯·鮑勒也是塔拉海洋項目的科學總監,他表示2009年至2013年間,研究人員駕駛一艘名為塔拉的帆船進行了海上考察,環繞全球海洋,從世界各地近80個地點收集海水樣本,範圍從海面到4000米深水。這次科學考察歷時3年多,數百名科學家在船上收集和處理海洋樣本。樣本被依次過濾,分組,跨國跨領域企業的塔拉海洋考察從全球各大洋採集了的標本來自不同深度的海洋、緯度以及受氣候變化嚴重影響的海洋區域。科學家們實驗室分析了其中的最小‘組成元素’病毒。

鮑勒表示海藻佔全球初級生產力的1/5與整個熱帶雨林生產力等同,而且海藻如矽藻在海洋中對吸收碳,氮等元素以及生物循環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地球上大約10公斤的植物可以提供1公斤的肉類,這叫做營養金字塔,就是為什麼植物的數量比老虎要多,但是在海洋里消費生物比生產者多,那麼海洋中的食物鏈是什麼呢 ?

了解海洋

說到對地球生命至關重要的生態系統,因為生命起源於海洋,大多數人首先會想到熱帶雨林,海中的浮游生物同樣重要。這些微小的生物漂浮在海洋上層,它們不僅是海洋食物鏈的基礎,還生產了地球上一半的氧,可以作為碳彙和影響氣候。

海洋有哪些浮游生物?

科學家們從全球的主要海洋區域獲得了病毒、細菌和微小的真核生物包括從單細胞藻類到小魚類。他們公布了這些生物的遺傳學信息,以便科研人員展開進一步研究。

這是海洋科學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DNA測序,而這個測序分析揭示了大約四千萬基因,其中大部分是新發現的。這說明浮游生物的多樣性超乎我們的想象。

海洋中不同生物的多樣性比細菌或動物大得多,而且我們對其知之甚少。

浮游生物如何互作?

研究人員通過計算機建模,預測了浮游生物彼此的互作,並且有選擇的進行了驗證。科學家發現,絕大部分浮游生物是寄生關係,這能將營養回收到食物鏈的底層。

浮游生物在海洋中是均勻分布的么?

研究人員分析了環境因素如溫度、pH和營養對海洋浮游生物的影響。科學家發現,在陽光能夠觸及的深度,溫度是影響原核生物如細菌和古生菌群體組成的主要因素,就是不同生物根據海水的溫度聚集在一起。

研究人員還發現,厄加勒斯環流分割了浮游生物群體。厄加勒斯環流是印度洋和南大西洋之間的天然屏障,它形成的巨大漩渦會劇烈攪拌和冷卻浮游生物,能夠穿越過去的生物很有限。

本次考察的另外一個重大發現是海洋病毒的全球分布,驗證了一個十年前提出的理論,就是病毒是在局部種子庫生產的,它們順着洋流漂浮最終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病毒群體。

氣候改變會影響浮游生物么?

塔拉海洋考察聯盟對海洋進行了系統性的取樣,涵蓋了從病毒到動物,收集了豐富多樣的環境數據。這項研究奠定的基礎,有助於人們評估氣候改變對海洋生態系統的影響,就是溫度條件與氣候改變有關係密切。

生物多樣性正在受到巨大侵蝕是否是“真相”?

科學家克里斯·鮑勒強調,生物大規模滅絕的定義是有地球上至少有75%的生命在不到一百萬年的短時間內消失。與今天相比,雖然還有一定的時間,但與我們的距離越來越近。根據研究,這個大滅絕的階段可以在240540年內發生。因此,這是非常嚴峻的現實,需要採取緊急行動。 

學家克里斯·鮑勒認為如果人類社會無所作為,像這樣讓生物多樣性喪失繼續下去在道德上是不負責任的。

具體地說人類社會目前已經變得如此強大,以至於地球被視為我們的星球。我們必須重歸以下的觀念:我們只是地球上存在的數百萬種生物中的一種,每個物種都需要有生存空間。也許本次人類社會經歷的新冠疫情危機可以使我們認識到自己並不如此的強大:這種小病毒就讓給人類社會造成如此重要的打擊,讓人們生活失去從前的快樂。我們必須考慮新冠病原體是如何出現的,是否與生態系統受到破壞有直接的影響,野生和家養動物之間過度接觸會起到什麼影響。

面對生態危機科學家的責任?

那麼面對生態,公共衛生危機科學家的責任是什麼呢? 科學家鮑勒表示首先,提出好的問題並嘗試回答這些問題:如生態系統如何運轉,生物如何相互起到作用,誰是生物群體中最脆弱的種群?其次傳播這些科學知。而且我們擁有高效率的工具進行傳播。

當今的科學家們有着非常重要的社會責任。他們為地球讓的人類社會做什麼?科學先驅如牛頓,伽利略或達爾文不需要問這樣的問題,而這是當今科學家需要面對的新責任。長期以來,科學家一直局限於他們的實驗室中,而且現在許多科學家的情況依舊。科學家們沒有受過培訓就是如何向大眾展示科學研究成果,而且現在需要考慮跨科學領域的研究,這對當今社會尤為重要,而且需要與民眾和政界互動,向政府施壓壓力以便採取保護氣候,環境和生物等系列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