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發展

法國冰川學家談喜馬拉雅冰山的特點

音頻 09:42
印度喜馬拉雅山南麓Uttarakhand一條河旁被衝毀的公路和住宅2013年6月23日
印度喜馬拉雅山南麓Uttarakhand一條河旁被衝毀的公路和住宅2013年6月23日 Reuters/路透社

在上一次的環境與發展節目中,本台就印度北部冰川斷裂事件採訪了中國四川成都的獨立地質學家,長期活動在青藏高原的橫斷山研究會的會長楊勇先生,楊勇先生在訪談中呼籲在喜馬拉雅山區修建水壩等大型工程必須萬分謹慎,同時,他也呼籲國際社會在氣候變化日益威脅人類生存的今天,加強關注地球第三極,也就是深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喜馬拉雅山。他還感嘆中國與印度兩國的地質以及冰川學家缺乏必要的合作。不過,曾經在尼伯爾加德滿都居住了四年,對喜馬拉雅冰川有着深入研究的法國冰川學家,法國克努布樂爾大學的冰川學家Patrick Wagnon先生卻並不完全認同楊勇的觀點,他認為國際專家在觀察研究喜馬拉雅冰川領域存在緊密的合作,這次印度境內發生冰川斷裂之後,各國的學者迅速彙聚了各自收集的信息,通過對一系列衛星圖像的分析,迅速地還原了災難形成地整體過程。當然,最近又有消息顯示,冰川斷裂或許同印度軍隊在當地的一些軍事行動有關。

廣告

總而言之,如果僅僅從冰川學研究的角度來看,Patrick Wagnon先生認為國際學術界在該領域並不缺乏合作,不過,正如地震等災害一樣,冰崩與雪崩都是一些很難預測,很難避免的自然災害,科學家們力所能及的就是近距離的觀察冰川的演變,從而避免造成重大的人員以及財產損失。

Patrick Wagnon先生在接受法廣採訪時介紹說他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國際山地發展綜合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Integrated Mountain Development)工作了四年,那裡彙集了來自歐美,中國,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等世界多個國家的山地問題研究專家。世界不同地區的冰川擁有自己的特點,冰川研究專家們在這裡可以交換各自的信息以及觀點。以下是他接受法廣電話採訪的內容。

法廣: Patrick Wagnon教授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過去在加德滿都大學的工作。

Patrick Wagnon:在喜馬拉雅地區,我們總是與當地的研究人員共同合作,首先是同印度新德里大學的學者合作,之後,我又在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大學工作,與當地學者交換學術經驗,共同培養新一代的冰川學研究專家,培養他們如何記錄觀察冰川的演變。我們選擇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冰川,每年都對冰川進行測量與考察,在對多個具有代表性的冰川進行測量之後,才可以以此類推,將整體冰川演變的方向量化。這種測量有兩種方式,其一是按照季節的不同對冰川進行測量,其二,是在當地設立氣候測量儀器,以便精確地測量氣候對冰川的影響。

法廣: 我們知道,氣候變化正在使全世界的冰川日益消損,那麼,喜馬拉雅山的冰川還能夠延續多久?2007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專家小組出台的有關氣候變化對地球影響的報告預測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在2035年將徹底融化,該預測結果曾經受到到全球冰川學家們的一致反駁,那麼,聯合國氣候變化專家小組的研究報告為何會出現如此巨大的失誤?冰川學家們今天的共識是什麼?

Patrick Wagnon:聯合國報告的來源是一個被叫做灰色報告的並未正式發表的報告,它並未受到其他專家核實的報告,報告並不是建立在翔實的科學的依據上,報告預測喜馬拉雅山的冰川會在2350年徹底消失,而在最終發表報告的時候,這個數字居然成為了2035年,2350年,這一數字的獲得就沒有什麼可靠的科學依據,2035年就更加令人難以置信了,這一報告也因此經常被氣候懷疑論者搬出來作為反面證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年年都在減少,但是,從整體而言,要比世界其他地方的冰山的融化的速度相對要慢,就拿阿爾比斯山的冰山來做比較,最近二十年來,阿爾比斯山每年都有一米高的冰山被融化,而在喜馬拉雅山,這個數字僅為阿爾卑斯山的三分之一。而且,喜馬拉雅冰山的融化速度在南北地區不盡相同,比如說,在西北部,靠近巴基斯坦,中國的崑崙冰山的體積基本上處於穩定,有時甚至會出現增加,這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個冰山的體積不僅不減少反而增加的地區。而在喜馬拉雅山的西南部,在不丹以及尼泊爾地區,冰山的體積逐漸減少,但是,減少的速度要比阿爾比斯山的冰山的融化速度要慢兩倍多。其中原因,應該有多個方面,首先喜馬拉雅山的海拔遠遠高於阿爾比斯山,因此,即使氣溫總體上升,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弱。這些都是有具體的測量數據可以證明的。比如說在海拔六千米的冰山,即使地面的溫度上升了一兩度,山頂依然會下雪。其次,是喜馬拉雅山地地蝕現象頻繁,冰山經常被黑色的石塊所掩蓋,這些石塊往往對冰山起到保護作用,減緩了冰山融化的速度。最後,氣候變化,地球升溫導致氣溫高低幅度增加,這在地球的某些地方就會導致降雨的增多,而在喜馬拉雅山地區的降雨就會增加冰山的體積。所以,以上種種因素是喜馬拉雅山冰川融化的幅度遠遠低於地球其他地方的原因。幾年前,我曾經預測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可以延續數百年,但是,今天我卻並不再如此樂觀,因為,從整體上來看,喜馬拉雅山冰川的體積正在逐漸減少,尤其是山脈的西南部。至於本世紀末,按照目前的氣候變化的幅度,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將消失多少?對此,最為樂觀的預測,也就是倘若地球升溫的幅度被維持在兩度以內的話,那麼,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可能會消失三分之一,倘若,升溫幅度超過4度 ,那麼,將有三分之二的喜馬拉雅山冰川將徹底從地球上消失。

最後,喜馬拉雅山冰川斷裂引發巨大災難增加了歐洲阿爾比斯山冰川腳下的國家的擔憂,Patrick Wagnon向本台介紹說,他們對阿爾比斯山的兩座冰川尤其擔憂,它們是位於勃朗峰的分別叫做冰海以及阿爾髯提爾的冰川,研究顯示這兩座冰川很可能在本世紀末之前完全消失,為此,法國與意大利的冰川研究學者緊密合作,密切跟蹤,測量有關冰山的所有數據,避免冰崩以及冰川斷裂對附近地區的居民造成災難性的損失。

說到阿爾比斯冰山與喜馬拉雅冰川的不同之處,Patrick Wagnon先生回答說:“首先我們對阿爾比斯山的冰川的數字記錄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存在,而對喜馬拉雅山的冰川記錄僅僅是最近二十多年來才有,因為阿爾比斯山相對比較容易攀登,而喜馬拉雅山的冰川則很難抵達。因為從海拔高度來看,喜馬拉雅山要比阿爾比斯山高得多。其次,兩大冰山的冰雪來源方式也不盡相同。在阿爾卑斯山是冬天下雪,夏天的時候冰雪融化,冰山的體積減少,而在喜馬拉雅山則由所不同,在西南部尼泊爾附近,是夏天雨季的時候,六月至九月,山上才會下雪,在這一帶,冰川的體積在夏天的時候增加。但是,在喜馬拉雅山的西北部喀拉昆崙山地區,則同阿爾比斯山較為接近,西部的雨水在冬天的時候就成為降雪。

非常感謝法國冰川學家,法國克勒諾布爾大學教授Patrick Wagnon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