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專家談巴西亞馬遜森林碳彙下降及中國綠碳增加所引發的擔憂

音頻 10:26
法國在巴西的超市Casino因出售摧毀森林後生產的物品以及強迫勞動而受到巴西非政府組織的攻擊
法國在巴西的超市Casino因出售摧毀森林後生產的物品以及強迫勞動而受到巴西非政府組織的攻擊 CARL DE SOUZA / AFP

國際森林研究學者幾年前的擔憂不久前成為現實,2020年巴西境內的亞馬遜森林已經不再是地球吸收儲藏二氧化碳的實體,恰恰相反,巴西森林排放的二氧化碳的總量超出了其吸收的總量,而巴西的森林總面積佔據亞馬遜森林的60 %,引發人們對亞馬遜森林的整體狀況的擔憂。看來新冠危機並沒有遏止巴西對亞馬遜森林的砍伐活動,根據由美國,法國等多個國際的森林研究學者上個月底在英國著名的自然雜誌的分枝自然氣候變化雜誌上所發表的文章,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巴西亞馬遜森林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它所吸收的總量超出18 %,法國國家農業,食品與環境研究學院特別就此發表公告,強調他們獲得的研究數據首次顯示巴西亞馬遜森林從吸碳型轉向排碳型的難以逆轉的趨勢。到目前為止,亞馬遜森林整體而言尚未倒向靜排碳,但是,亞馬遜森林似乎大勢已去,專家認為人稱為地球之肺的亞馬遜森林很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徹底從吸碳轉向排碳。如何解釋巴西亞馬遜森林從吸碳向排碳的災難性的轉變?學者們又是通過何種方法來監測出森林吸碳以及排碳的數量的多少?

廣告

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法國國家農業研究學院的主任研究員讓 皮埃爾-維尼龍先生,Jean-Pierre Wigneron,他是有關巴西亞馬遜森林研究文章的作者之一。

法廣:您好,維尼龍先生,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首先請您簡單介紹了一下您的文章的主要內容可以嗎?

Jean-Pierre Wigneron:巴西亞馬遜森林已經不再是我們平常所認為的一口吸收二氧化碳的大井,恰恰相反,它今天正在不斷的向空氣中釋放二氧化碳,這一點,之前就有已經有許多學者指出,我們的研究用翔實的數據加以確認,它向大氣中排出的二氧化碳要比它所吸收的碳總量增加了20 %。這種趨勢從幾年前就已經開始,而2019年則被大幅度加劇,巴西的亞馬遜森林被破壞的面積同之前相對比翻了四倍,也就是說,在2019年之前,巴西每年有一百多萬公頃的森林被砍伐,而在2019年,這個數字飆升至四百萬公頃,2020年,情況也並沒有獲得改善。造成巴西亞馬遜森林的吸碳功能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森林遭到破壞以及被砍伐,受到森林大火焚燒的樹木,受到毀壞的森林的70 %的吸碳功能,而對比之下,完全被砍伐的森林的排碳量所佔的比例為30 %,我們這篇文章的研究範圍僅僅局限於巴西境內的亞馬遜森林,另外一項有關亞馬遜森林的整體研究正在進行之中,巴西這一帶是亞馬遜森林受到破壞最嚴重的地區。正常情況下,一個健康的森林是地球上吸收儲藏二氧化碳的地區,然而,由於受到破壞,遭到砍伐,根據我們每年對巴西亞馬遜森林的生物質的數量的計算,我們得出的結論是最近十年來巴西亞馬遜森林的生物質的總量減少了七億噸的碳儲藏,所以最近十年來,其中有想當一部分碳成分被排放到大氣中。“

法廣: 我們知道樹木同人類一樣也要經歷生老病死的過程,在成長的過程中年輕的樹木會吸收大量的二氧化碳,而到了一定的年齡,進入成熟期之後的樹木基本處於碳中和,既不吸收,也不釋放,如果僅僅從應對氣候變化的角度,如果僅僅從增加森林的吸碳功能的角度來出發,那麼,應該如何管理森林?

Jean-Pierre Wigneron:如果是一個成熟的森林,一個古老的森林的話,例如亞馬遜森林,數千年的古樹它們已經吸收了足夠的二氧化碳,所以他們基本上達到了碳中和,既不排放,也不吸收,如果是一些很小的樹木,一個十分年輕的森林的話,它的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也不會很高,只有已經長成一定規模的森林,他的吸碳功能是最強大的,所以一般來說,最能夠吸收二氧化碳的是這些初具規模但是依然在茁壯成長的森林,而類似亞馬遜森林,這類已經十分成熟的森林,樹木的含碳量基本上已經達到飽和,它們已經不再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但是,如果這些樹木遭到破壞,它們的體內所飽含的二氧化碳就會被釋放到大氣中,從而對地球升溫造成負面的影響。那麼,應該如何管理這樣一個成熟的森林?是否應該絕對禁止砍伐樹木?事實上,在法國,我們也會砍伐一些老的樹木,但是,這些被砍伐的老樹的地上會種上新的樹苗,這樣森林能夠繼續保持成長的活力。而巴西亞馬遜森林的問題是樹木遭到大規模砍伐之後,原先的森林變成了耕種糧食的農田。所以,這些被砍伐的樹木所釋放出來的二氧化碳被永遠排放到大氣中。應該如何有效的管理森林,儘可能的發揮樹木的吸碳功能?首先應該避免砍伐一個樹木健康成長的森林,其次,必須撤換一些因火災或者蟲害而受到損壞的樹木,此外,氣候變化也使一些種類的樹木不再適應當地的氣候,因此,必須逐步更新樹木的種類,使它們能夠在適合自己的生長環境中成長。比如說,在法國,某些地方,綠橡樹,山毛櫸,或者杜格拉斯松樹等樹種已經不再適合生長,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砍伐一些樹木,然而,種植一些比較適合在氣候乾燥的地區生長的樹種,因此,有的時候,砍伐樹木是有必要的。但是,當然不應該徹底的砍伐一座森林而不加於補上新的樹種,這是最不應該做的事。

法廣: 您在電話中告訴法廣正在撰寫一篇有關中國森林的研究報告,能否介紹一下大致內容?

Jean-Pierre Wigneron:中國的森林碳彙持續增長,也就是說森林的吸碳總量遠遠超出它的排放總量,中國是目前很少森林碳彙上升的國家之一,中國政府或者會在氣候談判中提出這一點作出談判的籌碼,但是,中國的森林碳彙增長也引發了另外一大問題,我們目前的一個研究課題就是對全中國的森林進行研究,因為森林的大面積開發需要吸收大量的地下水,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也很難說,是否可以推動可持續發展。

確實,植樹造林雖然可以改善環境,但是,也會引發類似水資源枯竭等一系列副作用,中國國內專家日前就認為依靠森林碳彙來減低碳排放只不過是杯水車薪。本月初在“中國碳中和50人論壇”成立大會上,中國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中國社科院專家就指出,一提碳中和,森林碳彙、水稻養殖等諸多領域都熱情高漲,大有“大幹快上”、喧賓奪主之勢,然而這些領域都是氣候中性碳,依靠栽樹推動碳中和是不切實際的。中國森林碳彙一年才4.34億噸,對於超過百億噸的化石能源的碳排放不過是“杯水車薪”。

而且事實上,地球上最有效的吸碳地區位於海洋地區,我們知道,由植物光合作用來固定的二氧化碳被稱為“綠碳”,它對保護生態環境所起到的作用遠遠低於“藍碳”,也就是利用海洋活動及海洋生物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研究顯示,海洋佔地球面積的70%,但卻儲存了地球上約93%的二氧化碳,大約為40萬億噸,是地球上最大的碳彙體,並且每年清除30%以上排放到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海岸帶植物生物量雖然只有陸地植物生物量的0.05%,但每年的固碳量卻與陸地植物相當。這就是為什麼必須保護海洋生態,保護海岸帶植物。而保護地球陸地森林自然資源的意義還在於陸地是絕大多數地球人的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