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發展

國際環境日談能源企業的拐點

音頻 11:56
中國新疆風能中心
中國新疆風能中心 Wikipédia: / Chris Lim

聽眾朋友,六月份是全球氣候活動十分頻繁的月份,6月5日是世界環境日,6月9日將是世界海洋日,全世界各地的環保組織,人權組織都會在近日舉辦各類活動以引發政府,企業,以及普通公民對保護環境,應對氣候變化的關注。您或許認為這些活動只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並不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國際能源企業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或許會改變您的看法。

廣告

首先是美國的兩大能源巨頭雪佛龍與埃克森美孚近日都爆出了投資者逼迫董事會作出氣候承諾的令人震驚的事件。人們常說金錢沒有氣味,資本只知道利潤,不過,上周美國能源集團股東會上演的一幕顯示似乎顯示並不盡然。5月26在埃克森美孚集團舉行的股東大會上,一個僅僅擁有該集團不到0,023%的對衝基金會卻蚍蜉撼樹,將他提名的重視氣候環境的四位人選成功地選入了該集團的董事會,強迫埃克森美孚集團作出承諾將致力於落實碳中和政策,必須在2050年前達到二氧化碳凈零排放,要求該公司逐漸進行多樣化投資,以應對未來世界對石化能源需求的減少。埃克森美孚集團一向是美國的一個堅守傳統能源路線的石油企業,該企業認為世界對石油和塑料的需求仍將延續數十年,所以,公司擴大開採的策略是合理的。

另外,美國的另一大能源巨頭雪佛龍,也在上周舉行股東大會上,被大約61%的雪佛龍投資者責令董事會制定出減少排放的策略。同樣,由於來自投資者與公眾輿論的壓力,法國的道達爾集團上周宣布改名為道達爾多種能源集團,以此顯示該集團發展能源多元化的決心。

無獨有偶,同樣也是在5月26日,荷蘭法院作出裁決,勒令歐洲最大的石油集團之一英國與荷蘭合資的殼牌石油集團加強其減低碳排放的力度,要求企業必須在2030年之前將其碳排放的總量同2019年相對比減少45%。這是首家跨國集團被法院勒令加強減排力度。對提出起訴的環保組織而言,如果不強迫類似殼牌這樣的碳排放冠軍迅速採取有效的減排措施,那麼,巴黎協定只會成為一紙空文。

這一裁決在成為荷蘭司法甚至國際氣候司法案件的參照,也引發其他國際能源巨頭們的擔憂,值得強調的是,殼牌集團在今年二月已經作出了減排承諾,宣布計畫在2030年之前將其碳排放量同2016年相對比減少20%,在2035年之前,將其排放量減少45%,但是,對環保組織來說,上述的減排指標是太少太晚。

是的,太少,太晚,也是法國能源部長對道達爾集團所作出的批評,她上周在接受法國媒體採訪時表示,聯合國上周宣布地球升溫幅度很可能在2025年,也就是在四年之後就達到1,5°度,而從1,5°度開始,地球生態影響就很可能不可逆轉。國際能源署近日明確表示,從今年開始,必須停止對石油以及天然氣等化石能源的新的開發。

能源企業進入轉型拐點?

由此可見,政府的決策,公眾輿論,以及司法司法壓力正在逐漸改變國際能源巨頭的經營方向。但這是否意味着傳統的能源行業已經達到了怪點?是否將被迫轉向可再生能源?開發可再生能源是否足以應對氣候變化?挽救地球人的生存環境?

答案卻並不簡單,因為殼牌還將提起上訴,上訴的最終結果如何今天還很難預料。而且,事實上,許多石油集團在作出減排承諾的同時繼續在開發新的油田,就拿法國的道達爾集團來看,就在道達爾集團總裁聲稱道達爾將在2050年之前達到碳中和,道達爾將是全球最綠色的五大能源企業之一時,法國的環保網站Reporterre 列舉了道達爾集團在全球正在進行之中的六大化石能源開發計畫,尤其是與俄羅斯合作在北極開發天然氣的計畫將對氣候環境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道達爾計畫在2030年之前將其能源增加15%。

看來,在氣候領域,同在政治或者 別的領域一樣,聽其言之後,還必須觀其行動,製造保護環境的假象為自己的污染行為做掩護,長期以來是許多企業的慣用手法,國際環保組織把類似的行為稱之為“綠洗”,今天在氣候領域,“氣候洗”的現象也同樣存在。

法中可再生能源合作徒有虛名

法國點擊率極高的調查媒體參與網站(Mediapart)近日公布了一篇長篇調查文章,揭露了法國電力公司EDF與中國能源巨頭中國能源建設集團的一個風能合作項目事實上只不過是雙方用來掩蓋他們在熱電項目合作的一個櫥窗。

據介紹,該合作項目簽署於2019年3月中國主席習近平對法國展開國事訪問時,該合作項目涉及的金額為十億歐元,計畫在上海北部的東台海岸修建風能發電廠,該項目被認為是外資在該領域在中國的最大的投資項目,計畫應該在今年年底結束,按照中方的說法,可以滿足兩百萬家庭的用電需求。

但是許多環保領域的專家都認為該合作項目只不過是雙方用來掩蓋他們在煤電開發領域的合作的遮羞布。因為中國能源集團如果是世界風能冠軍的話,他也是全球第一大煤炭開發集團,該集團計畫在中國修建八個新的熱電廠,而眾所周知,為了達到將地球升溫幅度限制在兩度以內的目標,必須從現在開始停止對所有化石能源的開發,煤炭是化石能源中排碳量最高的原材料。

根據美國氣候專家裡德( Richard Heede)的計算,中國能源集團2019年排放的二氧化碳的總數量達到15490萬億噸,是同年法國全國排放量的三倍多。

中國能源集團在全球排碳量最大的企業中名列第三,僅次於 沙特的石油集團Saudi Aramco與俄羅斯天然氣集團 Gazprom。

法國電力集團雖然高調突出他與中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合作,而事實上,他在中國的熱電廠也擁有數目可觀的股權,他擁有中國山東的三個巨大的熱電廠的19,8%的股權。當然,參股的時間是在很久以前,是在1997年。如果說,法國電力集團在二十多年前的作出類似的投資決策或許無可厚非的話,他今天應該積極推動關閉這些已經是老舊的低技術,高污染的熱電廠。根據自然雜誌今年三月份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國1037家熱電廠中有186家應該儘早關閉,而其中就包括法國電力集團參股的廠家。因此,法國參與網站這篇調查文章的標題就是法國電力集團與最大的氣候殺手之一合作,法國電力集團的主要股東是法國政府,法國政府對他的運營策略擁有決定權。因此,法國政府在氣候領域的決心究竟如何也由此可見一斑。

同樣,中國作為全球第一大太陽能以及風能設備生產國,中國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呼籲為建設生態文明創造條件,中國承諾要在2060年之前達到碳中和,但是,中國目前消費的50 %的能源依然來自高排放的煤炭,去年中國新建的煤電廠是全球所有新建煤電廠總和的三倍。而中國能源集團是煤電開發的一大推動者,他所在的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呼籲在2030年之前將煤電產能提高30 %,倘若此一計畫獲得兌現,這就意味着在今後的五年中,中國境內將新增加150家大型的熱電廠。中國總理李克強今年三月在提出必須在2025年之前將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在能源結構中所佔的比例提高至20 %時,依然繼續鼓勵有效地使用清潔的煤炭。

重新定義能源過渡

事實上,如果僅僅從保護環境,減低排放的角度來看,煤炭與清潔兩者不可相容,綠色能源其實也並不是“綠”色的。因為無論是風能還是太陽能,它的設備在生產過程中需要大量的稀少的原材料,使用到期後廢品如何回收今天依然是一個未知數,而且它們的大規模使用會對環境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舉例而言,風能就在本月即將舉行的法國大區選舉中成為一大爭論點,法國文化遺產保護大使伯格 Stéphane Berg幾天前激動地表示:應該叫停瘋狂地旋轉地風輪了,他說,這些風輪不僅完全破壞了法國的傳統風景,而且,也會影響鳥類以及其他生物的生存環境,威脅生物多樣性。

伯格的上述言論引發法國能源行業以及環保組織的強烈反響,確實,在能源使用的選擇上,沒有最佳的選擇,只有最不壞的選擇,核能雖然排碳量底,但是,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切爾諾貝利,福島核事故,類似的案例數不勝數,而且還必須面對原材料供應以及核廢料的處理問題;化石能源雖然想對安全也沒有廢料處理問題,但是,其高排碳量已經超出了地球承載的程度;風能與太陽能雖然碳排放相對較低,但設備生產也同樣存在原材料供應以及污染問題。

法國輿論的上述爭論再一次驗證了法國環保專家 Philippe Bihouix此前提出的重新定義能源過渡的重要性:他說,能源過渡應該並不是從化石能源過渡到可再生能源,而是從浪費能源,過渡到節約能源,從高消費過渡到底消費。這才是減低排放並且不至於引發別的目前尚無法評估的負面後果的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