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國際自然保護大會進展艱難

音頻 10:08
國際保護自然聯盟2021年9月3日至11日在馬賽舉行大會,2021年9月3日。
國際保護自然聯盟2021年9月3日至11日在馬賽舉行大會,2021年9月3日。 Nicolas TUCAT AFP

總部位於瑞士的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第七屆保護自然大會於本月3日在法國的馬賽開幕,大會將於明天周六結束,這是繼2015年之後,在法國舉行的又一次有關保護自然環境的最重要的國際性會議,此次會議的聚焦點是如何加強保護生物多樣性,為即將於明天在中國的昆明舉行的聯合國第15屆生物多樣性峰會做準備。那麼,國際保護自然聯盟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他在長達數十年的活動史中為保護地球環境做出了一些什麼樣的貢獻?保護自然環境與應對氣候變化之間有何直接的關聯?即將結束的馬賽大會的主要看點是什麼?在今天的環境與發展節目中,本台將就上述議題向大家做一個綜述。

廣告

國際保護自然聯盟(UICN)是什麼?

 首先,國際保護自然聯盟1948年成立於法國巴黎近郊的楓丹白露,今天他的總部位於瑞士的格朗(Gland)。同綠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會等環保組織有所不同的是, 國際保護自然聯盟的1200成員中既包括160多個國家的政府機構,同時也包括900多個非政府組織會員。此外,還包括來自全球的將近11000多位科學家組成的六個科學委員會。在馬賽大會的前夕,該組織還吸收了一批新的成員,那就是世界各地的原住民。可以說,國際保護自然聯盟是一個集中處理環境議題的小聯合國,他的運作方式也遵循聯合國的規章,會員們必須繳納會費,一些重要的決定由聯盟成員在四年一度的大會上投票表決,包括選舉機構的最高領導人,此番馬賽大會將選舉出國際保護自然聯盟的下一任主席,目前擔任主席的是中國曾經的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他於2012年在韓國舉行的大會上當選為主席,他是該機構成立以來的首位來自中國的主席。

他的兩屆任期於本周結束,本周三,來自阿聯酋的阿布紮比環境署(EAD)和穆罕默德·本·紮耶德物種保護基金(MBZ基金)常務董事拉贊·穆巴拉克女士當選為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主席。 她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72年歷史上第二位女性領導人,也是該聯盟第一位來自西亞的主席。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與中國的合作緊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就開始在中國展開工作,中國政府於1996年正式成為該聯盟的成員,到今天,他在中國的會員有四十多個,除了中國外交部之外,還包括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阿拉善SEE生態協會,中國綠色碳彙基金會,山水自然保護中心以及雲南省綠色環境發展基金會(綠基金)等等。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七十多年來有何成果?

應該說,他是最早對人類活動可能造成的負面環境後果提出疑問的組織,比如說,是他最早提出必須對大規模使用殺蟲劑等農藥所可能導致的後果進行評估。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在上個世紀六十年開始就設立了物種永續委員會,以及多個對物種的生存條件進行評估的機制,將成千上萬類不同的物種分為九個不同的保護級別,這九個級別分別為:絕滅(EX),野外滅絕(EW),極危(CR),瀕危(EN),易危(VU),近危(NT),無危(LC),數據缺乏(DD),未評估(NE)。國際保護自然聯盟每年都要公布一個《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

上周在馬賽公布的最新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顯示,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約有13.9萬個物種被評估,其中近3.9萬個物種現在面臨滅絕的威脅,而902個物種已經徹底滅絕。國際保護自然聯盟法國分部物種單元負責人Florian KIRCHNER 向法廣表示:“在瀕危物種紅色名單中名列了超過13萬的物種,他們中包括來自非洲草原的動物,包括犀牛,獅子,豹子等等,此外,還包括遭受宰殺被買賣的動物,例如亞洲與非洲的穿山甲等等,此外,還包括一些小昆蟲以及樹種。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當然與人類的活動有關,摧毀森林,違規捕魚,非法倒賣動物以及工業污染等等,所有這一切,都是導致動物走向絕種的主要因素。”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也是多個國際保護物種公約的起草者,1992年,他牽頭議定了生物多樣性公約。他是聯合國在里約通過的一系列氣候以及環境公約的基礎。

與IPBES有何不同?

聯合國在2012年成立了一個專門負責生活多樣性的政府間平台,它的全名叫做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台,它的英文縮寫是IPBES(英語: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縮寫:IPBES),IPBES的秘書處設在德國的伯恩,功能同IPCC,也就是聯合國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功能類似。它與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不同點就在於它是一個國際政府間的官方機構,並沒有公民社會的參與。

馬賽大會要點

由於新冠疫情的原因,大會的許多重要的成員都未能親自與會,許多演講,討論會,甚至投票表決都不得不通過網絡視頻進行。9月3日,大會的開幕日,法國總統馬克龍親自在馬賽主持了開幕式並且發表了演講,但絕大多數國家的代表都發表了視頻演講,中國總理李克強也在當天發表了簡短的視頻講話。

馬賽會議的焦點討論議題是加強對瀕危物種的保護,加強對海洋,森林以及海岸線的保護,減少殺蟲劑等化學農藥的使用,停止徵用耕地,停止將砍伐森林的活動外遷到其他國家,開發通過大自然來遏制地球生物的自然措施。不過,法新社周五,也即是會議的最後一天發自馬賽的消息卻並不樂觀,因為,很顯然,由於疫情的原因,許多重要的會議都只能通過網絡視頻舉行,從而使會議進展艱難。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原本計畫敦促各國做出承諾在疫情之後推行的刺進經濟政策中停止援助危害大自然的經濟開發項目,都增加公共投資,保護大自然。因為保護大自然,保護生物多樣性與減低污染,遏制地球升溫這一切都是緊密相關的。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法國分部的負責人Sébastien Moncorps 向法廣表示:“地球上主要的溫室氣體儲藏地區都是在大自然中,比如說森林,濕地,草地以及海洋,如果我們將自然保護好,實際上就是增加了地球表面的吸收以及儲藏溫室氣體的能力。比如說,如果我們保護好濕地的話,不僅可以維持地面的吸碳能力,而且還可以預防水災以及乾旱,它是天然的巨大的海綿,因為在洪水爆發的時候,濕地可以盡最大可能地吸收洪水,而反之,在乾旱期間,濕地又可以將其多餘的水分貢獻出來。大自然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最有力的協作夥伴,我們因此應該大力投資保護自然。”

馬賽大會應該在9月11結束之前對三十多條帶有爭議性的提案的表決,例如其中一項有關必須在2030年之前保護地球上30% 的陸地以及海洋的提案是由法國與哥斯達黎加聯合提出的,事實上,提案的支持者認為30%是最低的標準,他們認為最佳的保護比例應該是70%。而到目前為止,全球的陸地以及海洋的自然保護區的總面積分別僅佔15%與7%。

法國作為今年大會的東道國認為30%的比例是遠遠低於應該制定的比例,但是,法方認為鑒於世界其他國家的反對,例如,巴西,印度尼西亞,南非等許多國家的強烈反對,30%的是最有可能獲得一致通過的最低水準。

上述提案,同其他三十多條提案一樣,應該在今晚最後表決通過,之後再成為明年春季在昆明舉行的聯合國第15屆生物多樣性峰會的討論版本。法新社介紹說,下一屆聯合國生物多樣性的舉行方式將是前所未有的,因為會議將於下個月正式開幕,但將採取網絡視頻會議的方式,之後,正式的談判將從明年一月份開始在日內瓦舉行,而明年春季在昆明舉行的峰會將是對日內瓦談判結果的進一步確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