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欄

美國人對中國的觀感

音頻 04:26
中美關係圖片
中美關係圖片 © 網絡照片

“蓋洛普”(Gallup)最新民調顯示,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已降至歷史新低,比六四事件後還差,僅有20%;1989年爆發六四事件,當年8月美國人對中國的好感度有34%。美國人對中國好感度最高紀錄是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爆發前幾個月的72%。

廣告

 自1979年蓋洛普作相關調查以來,美國人對中國好感度過半僅有3次2020年以來,美國人不分黨派對中國的好感度都下滑,共和黨人對中國的好感度下滑13個百分點至10%,民主黨下滑8個百分點至27%,無黨派人士下滑17個百分點至22%。

另據美聯社報導,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4日公佈民調結果,近90%的美國成年人對中國抱持負面觀感,認為中國是對美國有敵意、對美國利益有危害的國家。美國人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多沒好感,僅15%認為習近平在國際事務上會做正確的事,82%的人不這樣認為。美國人對於中國的負面情緒增加,原因包含人權、經濟上的摩擦、中共的專制政體、中國想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權的野心。受訪者特別提及中國在香港迫害民主和言論自由,在新疆集中營拘押逾百萬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也提到中國日漸擴大的軍事、科技力量,以及對美國發動的網路攻擊。

 美國人對中國好感度為什麼降到最低點呢?美國之音報道說,美國人感覺到,北京越來越在遠離本土的地方展示軍事實力世界各國再也無法躲避一個雄心勃勃和咄咄逼人的中國所帶來的威脅。美軍印太司令部情報處處長、海軍少將斯圖曼(Michael Studeman)3月2日在一次會議上表示:“我們嘗到了由中國領導或深受中國影響意味着什麼的滋味。”他說:“你會發現一支非常全球化、遠征性的中國軍隊,他們會在任何地方介入。”斯圖曼說,基於在香港和台灣出現的事態,“你看到的基本上是對自由的扼殺、自治的死亡”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稱中國是五角大樓的威脅,中國的軍力發展步調影響到美國為保持自己優勢而必須採取的軍力發展步調。

拜登政府已將應對中國的威脅放在外交事務的首位。據法新社消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3日表示,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布林肯:“中國是唯一擁有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的國家,可以對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提出嚴峻挑戰。”

 美國人對中國的負面觀感還來自於去年2月至今從中國武漢蔓延到全美國以及全世界的新冠病毒。沒有任何一位美國人能夠倖免受中國新冠病毒侵害,新冠病毒已經使得2900多萬美國人感染,超過53萬人死亡,死亡人數超過一戰、二戰、越戰美軍死亡人數的總和。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與哈佛大學經濟學家卡特勒(David Cutler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表聯名文章稱,新冠疫情是自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美國繁榮和福祉面臨的最大威脅,即使疫情在2021年秋季得到控制,那麼疫情將給美國經濟造成約16萬億美元損失,相當於美國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0%是全球金融危機引發大衰退的4倍。

 《美國之音》的民調顯示,有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應為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承擔責任,為疫情給美國和世界造成的巨額損失作出賠償。華盛頓智庫“卡托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班多(Doug Bandow)說, 新冠疫情蔓延是導致美國人對中國越來越不滿的一個因素。

 美聯社與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合作,歷時九個月完成的調查報導說,中國政府利用假資訊作武器,從陰暗的網絡角落對全球民眾傳播不實信息中國政府一開始就把新冠疫情嫁禍給美國,他們不但拒絕向世衛調查團提供新冠原始數據,在2月18日中國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甚至要求世衛對美國進行調查。

 3月4日,中國政協會議開幕,3日舉行記者會上,中國官媒新華網報道,有外媒問到為何中國的國際形象持續下滑政協會議發言人郭衛民說:這是因為“個別反華政客在疫情、香港、新疆等問題上對中國大肆抹黑,編造謠言,混淆視聽,這對部分美國民眾和西方民眾產生了消極影響”。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說:對於近期美國民調結果呈現對中國不友善,這是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國內反華勢力出於意識形態偏見和政治私利而抹黑中國,毒化了兩國的民意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