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非洲

南非暴亂的深層原因

音頻 07:12
處於騷亂中心的德班華人商店被洗劫一空
處於騷亂中心的德班華人商店被洗劫一空 © AFP - Marco Longari

自 7 月 8 號以來,南非因前任總統祖馬被迫伏法收監,而引爆一場大規模騷亂,騷亂從祖馬的支持者在誇祖魯-納塔爾省抗議示威要求釋放祖馬開始,隨後他們封堵高速公路,封鎖南非最大港口德班港,造成物流受阻,基本生活用品供應鏈中斷,導致民眾衝擊商鋪搶奪物資,處於騷亂中心的德班華人商店被洗劫一空,無一倖免,損失慘重,工廠被焚燒。暴亂迅速蔓延至多個省份,造成212人死亡,兩千多人被逮捕,短短一周,南非陷入種族隔離制終結後的最嚴重社會危機。

廣告

我們不難看出,南非前總統祖馬入獄是此次暴亂的直接導火線,但暴亂的深層原因卻遠不止於此。從南非學術界近日發表在各大學術網站的深度分析文章中,我們可以對此次暴亂清理出兩條線索,一條是政治線,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內部的政治較量,前總統祖馬系民粹主義者不惜一切代價試圖干倒現總統拉馬福薩系,重回權利中心並爭取祖馬獲得司法豁免;另一條線是社會線,南非失業率居全球之冠,新冠疫情雪上加霜,貧富差距積重難返民怨載道。而這兩條線都與祖馬九年執政的失敗政績和貪腐醜聞高度重疊。

現年79歲的祖馬是祖魯人,屬於南非最大原住民族群,誇祖魯-納塔爾省,也就是此次暴亂的首發地是祖魯人的聚居地,這裡在種族隔離制度廢除前是個自治省,而在英國殖民南非時期,這裡是祖魯王國,並與英國殖民者展開過一場慘烈的英祖戰爭,這是英國在非洲殖民戰爭中損失最為慘重的一場戰爭。在非洲的任何國家,原住民從來都是構建各自政治版圖的的底色。祖魯人也不例外,曾在南非政壇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前總統祖馬出身卑微,從沒上過學,但從政經驗豐富,十七歲加入非國大,投身反種族隔離鬥爭,參加了曼德拉早年領導的武裝游擊隊,曾是武裝革命時期的英雄人物,也是南非反種族隔離運動的偶像級人物。白人政府曾以叛亂罪將其監禁十年。種族隔離制度廢除後,他是執政黨非國大內部的左翼代表人物,也是曼德拉的左膀右臂。祖馬自稱是一名社會主義者,主要政治盟友是國內左翼工會聯盟,南非共產黨,以及非國大內婦女聯盟及青年聯盟,仰仗他們的鼎力支持,他於2009年和2014年兩度被選為該國總統。

祖馬上台前曾對南非人民許下宏願,發展教育,改善醫療衛生狀況、解決就業問題,縮小貧富差距,懲治腐敗,改革司法制度、打擊犯罪。

然而,祖馬上台後大搞裙帶關係,任人唯親,操縱破壞司法獨立,大搞中央集權,國家干預,官僚階層濫用職權,系統性腐敗,導致南非社會經濟自由度急劇下降,外資撤離,國際評級大幅下降,毫無競爭力的國企獲得國家保護,使行業競爭力被遏制和衰退,南非從種族隔離制度終結時的世界排名第42位跌落到2015年世界排名第96位。

在祖馬任期內,南非成為全球失業率最高國家,成年人的失業率高達30%以上。導致南非貧困加劇,種族隔離制度下白人黑人之間的貧富差距非但沒有改善反而加劇,黑人家庭收入比白人平均低六倍,26%的人口在生存線上掙紮。

2018年,醜聞貪腐官司纏身的祖馬被黨內反對派逼宮辭職,

隨後法院對祖馬提出十八項涉嫌腐敗欺詐罪的起訴;其中包括法國軍火集團泰勒斯的受賄案及印度富商古普塔家族受賄案。祖馬與印度富商古普塔家族的關係是一個典型的官商勾結利益共生體系,古普塔家族仰仗祖馬家族權勢拿下南非鐵路,礦產,電力開發競標,古普塔財團重金回報祖馬家族,由於受賄人是印度人,所以這一醜聞也被南非人視為祖馬的盜國醜聞。

南非約翰內斯堡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梅比西發表在非洲<交談>雜誌上的一篇題為“動亂正被用來顛覆南非民主“的文章中分析說,暴亂是祖馬系的B計畫,目的是製造混亂,綁架政府,造成不對祖馬政治赦免就會使國家動蕩不安的局面。作者在文章中說,在目前情況下赦免祖馬,將使南非走上不歸路,這意味着所有罪犯在暴力威脅下都可免於追責。

南非西北大學人類學教授奧爾巴赫在<非洲辯論>雜誌上發文說,寒冬的南非正處於第三波新冠疫情爆發期,32%的失業率使數以百萬計的南非人靠每月24美元的社會保障金度日,面對疾病,死亡,失業,恐懼與饑餓,人們看不到前途,巨大的貧富差異只隔幾幢樓就顯而易見,窮人不能接受以犧牲大多數人為代價的制度,而新冠疫情使南非成為這一制度崩塌的縮影。

周五,南非總統拉馬福薩抵達騷亂中心德班港,並表示這是一場精心策畫的暴亂,政府將追查暴亂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