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非洲

突尼斯陷入憲法危機

音頻 07:06
A power grab by Tunisia president has plunged the nation into political turmoil
A power grab by Tunisia president has plunged the nation into political turmoil FETHI BELAID AFP

非洲一詞(Afrique Africa)中文音譯叫阿菲利加,最早是古羅馬共和國用來命名它在北非征服的一個強國迦太基的,迦太基的位置就在今天的突尼斯,這是一個存在於公元前八世紀到公元前一世紀的跨地中海文明古國,後來成為羅馬共和國的阿菲利加省,六個世紀後,阿菲利加被阿拉伯帝國征服,改名為突尼斯,十五世紀又被土耳其奧斯曼帝國征服,十九世紀被法國征服。突尼斯這個猶太基督與伊斯蘭文明相互碰撞磨合數千年的文化熔爐,雖然國土面積不大,人口一千多萬,卻在阿拉伯世界地位獨特。

廣告

2011年發端於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成為阿拉伯世界多國政治轉型的開端,十幾年過去了,曾被公認為阿拉伯世界唯一一個民主轉型成功範例的突尼斯本周陷入憲政危機。7月25號,在民眾反政府抗議浪潮聲中,突尼斯總統薩義德宣布啟動該國憲法第8O條款,以國家處於迫在眉睫的險境為由,暫時關閉國會三十天,解除總理梅西西的職務,解除國會議員司法豁免權,接管檢察院。並賦予總統更多行政權,在此之前,總統權限不超過國防與外交。換句話說,薩義德終於可以提名總理,完成一直擱淺的政府組閣。要知道,突尼斯內政完全掌握在有政府提名權的國會多數黨手中,而這個多數黨就是威名在外的起源於埃及穆兄會的突尼斯伊斯蘭復興運動黨。在茉莉花革命推翻本阿里獨裁統治之前,這是一個地下組織。阿拉伯之春使穆兄會這個超民族國家的泛伊斯蘭組織在多個阿拉伯國家藉助民主選舉走上政治舞台。這也是為什麼突尼斯政壇的風雲變幻會牽動整個阿拉伯世界的神經,無論是將穆兄會定性為恐怖組織的埃及,沙特阿拉伯,阿聯酋或支持穆兄會的土耳其,卡塔爾都在密切關注突尼斯的政壇動向。

為擺脫穆兄會反西化,反世俗化的伊斯蘭原教旨形象,突尼斯伊斯蘭復興運動黨魁拉希德 加努西於2016 年5 月,在該黨召開的全國大會上,正式宣布放棄政治伊斯蘭綱領,推出“穆斯林民主”的新理念,並簽署憲法協議,完成了自身民主轉型的理論建設。伊斯蘭復興運動展現出的政治妥協曾被視為伊斯蘭政黨民主轉型的成功案例,但作為主導突尼斯內政的主要政治力量,該黨也遭到來自國內世俗政黨的攻擊,有批評人士指出,復興運動在政治上的妥協旨在掩蓋其真實目的;復興運動黨魁加努希曾經在清真寺告誡薩拉菲派聖戰者們要保持耐心,並在其他場合也闡述這一策略。 2013年,兩名左翼政黨人士被暗殺,使突尼斯再度陷入政治危機,反對黨指責復興運動是幕後黑手,這也導致復興運動在2014年的立法選舉中失去國會多數議席。據法國前情報部門負責人 阿蘭舒埃透露,世俗化的突尼斯中產階層是復興運動的大敵,該黨曾制定了一項稅收改革政策,以摧毀中產階級,之後,突尼斯發生了三次針對旅遊景點的恐怖襲擊,旨在扼殺經濟,破壞旅遊業,摧毀工會,協會,以期重返權力中心,這也是穆兄會的系統策略。

7月25號,總統薩義德宣布凍結議會後,復興運動立即發表聲明,指責薩義德違憲,將事件定性為政變,破壞了突尼斯的民主進程。當晚總統府前發生了支持總統派與支持議會派兩大陣營的對峙,不過,根據突尼斯商業新聞網28號發表的最新民意調查,86% 的突尼斯人贊成凍結議會。公開支持這位法學家總統的還有曾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的突尼斯總工會。

那麼突尼斯人民為什麼會站出來支持這位反精英主義的草根無黨派總統呢?關鍵還是主導了突尼斯內政近十年的伊斯蘭復興運動黨越來越喪失民心。突尼斯迦太基大學政治學教授穆拉德在商業新聞網撰文指出,政府的不作為,議會的失控,經濟破產,腐敗橫行是突尼斯人對政治現狀普遍看法,重大政治經濟決策是在議會之外作出的,政商遊說集團插手議會,導致政黨忘記自己在議會中應扮演的角色。政治伊斯蘭化滲透司法和內政部門,犯罪得不到懲罰,總之,突尼斯政治已經成為一個令人厭惡的官商共生腐敗體系。當然,政治危機必須用政治手段解決,民主與獨裁的區別就是使用合法的政治手段處理危機。

幾近癱瘓的政府無法應對第三波新冠疫情,國家醫療體系不堪重負,經濟陷入深度衰退,中產階層在短短幾個月內失去30%的購買力,國家處在破產邊緣,需要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談判第四輪經濟援助計畫。這就是薩義德啟動憲法80條款的直接理由。

周一,賽義德解僱了內政部,國防部和司法部三位部長,解僱了突尼斯國家電視台台長,周二,有穆兄會背景的半島電視台駐突尼斯辦事處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