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誰會使用馬斯克的星鏈服務?

音頻 07:00
搭載4名宇航員的SpaceX太空艙與空間站對接成功2021年4月24日
搭載4名宇航員的SpaceX太空艙與空間站對接成功2021年4月24日 © 艾隆-馬斯克推特截圖

自2020年新冠疫情席捲非洲,使非洲各國陸續進入隔離封城宵禁狀態後,非洲大陸出人意料地經歷了一場悄無聲息的數字革命,數字技術領域的創新浪潮正推動人們改變生活方式,尋求網絡連接,隔離效應促使人們改變消費工作社交模式,越來越多的人居家工作,大比例的人參加在線課程,非洲人正對數字經濟改變看法,積極謀求彌合與發達國家的數字鴻溝。

廣告

6 月 30 日,連接歐洲、西非和南非到歐洲 (ACE) 海底光纜系統的最後一段投入使用,覆蓋總距離達 17,000公里,連接20個國家/地區。 覆蓋超4億人口。這條海底光纜還是在赤道幾內亞,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岡比亞,幾內亞,利比里亞,毛里塔尼亞和塞拉利昂登陸的第一條國際海底電纜,可謂非洲縮小數字鴻溝的最新案例。

《非洲報道》月刊轉載的一篇文章援引全球內容連接解決方​​案領軍者 SES 集團非洲區總裁卡曼塔的話說:目前非洲的互聯網普及率僅為 39%,超過 60% 的人口仍無法上網,她表示,各國政府現在正大力推進,確保國民能夠上網。

智能非洲聯盟是一個由 32 個非洲國家組成的泛非聯盟,聯盟設定了將寬帶普及率提高一倍的目標,並承諾到 2025 年,利用非地面網絡 (NTN) 解決方案將互聯網使用成本減半。在過去十年中,隨着政府、私營部門和外資聯手加大推進衛星網絡連接,非洲大陸太空網絡市場的活躍度明顯增加。很多國家都制定了自己的太空信息計畫,宣誓自己的商業主權。根據《2020 年非洲航天工業年度報告》顯示,截至 2019 年 4 月,包括肯尼亞、加納、摩洛哥、埃及、阿爾及利亞、尼日利亞、南非和安哥拉在內的 8 個非洲國家已將 32 顆衛星送入軌道。迄今為止,非洲國家已在衛星項目上花費超過 45 億美元,其中 54 個國家中至少有 21 個擁有太空計畫或正在制定太空計畫。今年7 月,尼日利亞國家空間研究與發展局 (NASRDA) 出台了一項提案,準備聯手私營機構爭取在 2025 年為多達 90% 的公民提供更快、更便宜和更可靠的互聯網。

南非一家私人衛星運營商 MzansiSat 已宣布計畫向16個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成員國( SADC) 提供互聯網連接,而非洲大陸的其他商業衛星公司,包括尼日利亞通信衛星公司和埃及衛星公司 (Nilesat)也加入了這個新興市場的競爭。

SES 集團已推出新一代中地球軌道(MEO)通信系統計畫,將與馬斯克的太空探索公司合作,將 11 顆高速衛星發入軌道,這些衛星將提供包括非洲在內的全球覆蓋。

卡曼塔表示:“一些內陸國家無法使用海底電纜,因為必須經過多個國家才能獲得連接。而衛星鏈接就是最佳方案”。該公司的目標是與各國政府建立合作關係,將衛星鏈接推廣到非洲廣袤的偏遠地區。她表示,非洲薩赫勒地區如乍得,尼日爾和馬里是衛星鏈接市場的巨大商機。

6 月 29 號在巴塞羅那舉行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馬斯克通過視頻宣傳了他的星鏈計畫,該計畫準備到2024年,在太空搭建由1萬2千顆衛星組成的“星鏈”網絡,為地球上任何地方的用戶提供高速互聯網服務。迄今為止已有超過1500顆衛星發射到近地軌道。馬斯克表示,星鏈現在已經在大約12個國家和地區運營,並正在與多國電信公司合作,爭取星鏈的訪問權限。這位出生在南非比勒陀利亞的科技狂人能在多大程度上幫助非洲彌合數字鴻溝,引起非洲輿論的廣泛關注。

馬斯克的左膀右臂,太空技術探索公司總裁格溫·肖特威表示,星鏈已經在與尼日利亞和南非監管部門接觸,以獲得當地運營商執照。在南非,星鏈互聯網預訂已經開始,預計2022 年投入運營。

然而,對於大多數非洲人來說,這項服務似乎超出了他們的經濟承受力:訂戶必須先支付 499 美元才能獲得鏈接設備,然後每月還要再付 99 美元。這是星鏈目前實行的全球無差別收費政策,這個收費標準意味着這項服務不可能進入非洲尋常百姓家。

根據評價互聯網聯盟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2020 年,非洲移動數據的中位數價格超過 5 美元,雖然近年來寬帶數據均價在明顯下降,但各國差異極大。按1G流量數據平均費用計算,赤道幾內亞高達35美元,乍得23美元;南非4.3美元,肯尼亞1.05美元;摩洛哥0.99美元,蘇丹0.65美元,作為參考值,中國0.61美元;印度0.09美元,全球最低;美國8美元,發達國家最高。當然,重要的是看這個數字的月收入佔比。目前普遍認為,1G流量費不應超過月收入2%,而非洲大陸平均佔比5 .7%,亞太地區為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