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比亞-徹查政府對華隱性債務

音頻 06:40
贊比亞總統經濟顧問:中國使館知道沒有人喜歡他們,他們又何必要假裝呢!
贊比亞總統經濟顧問:中國使館知道沒有人喜歡他們,他們又何必要假裝呢! © 網絡 France 24 報道視頻截圖

據法國報道,2021 年 8 月 12 日,也就是贊比亞總統希奇萊馬贏得大選幾天後,發現國家財政存在“比預期更大的漏洞”。該國的債務“黑洞”吞噬了近 40% 的財政收入,並導致該國於2020年秋季宣布債務違約。希奇萊馬是在物價上漲社會不滿情緒洶湧的大背景下當選的,他上任後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針對該國債務違約的艱難而微妙的談判,而贊比亞的主要債權人是中國。 

廣告

希奇萊馬的第一個挑戰是確認所有債務,包括對華隱性債務。由於某些部門曾在政府不知情的情況下從中國債權人那裡獲得了貸款,債務違約後,政府才意外地發現必須償還它擔保的貸款。根據美國威廉瑪麗學院的研究機構“數據援助”(AidData)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贊比亞對中國的隱性債務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 8%。希奇萊馬在當選一周後的八月底對彭博社說:“權力交接後,我們發現官方公布的債務與實際數字不符” 

貸款協議有時是在常規渠道之外談判達成的,未經議會授權並日積月累,也就是說,債權人中國可能並不以為這樣的協議需要民選議會授權,他們以為那是領導一句話的事,理所當然地與某腐敗部門簽約。新總統表示不想對贊比亞的巨額債務隱瞞任何事情,該債務在六年內增加了七倍。為安撫債權人,總統在推特上發帖說:“贊比亞的債權人不必擔心我們的財務狀況,我們將會達成惠及雙方的解決方案。” 

不過一位前外交官在談到該國財務狀況時警告說:“我們將不得不給總統系好安全帶,因為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栽跟頭的姿勢一定很難看。” 

贊比亞已啟動 G20“共同框架”程序,這是一個為幫助債務違約國重組債務而加強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債權人之間的合作框架。接下來,贊比亞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必須就一個“新財政路徑”達成一致,提交給 G20 ,然後獲得債權人的討論。新任財政部長也承諾將贊比亞銅礦出口收入翻番,並重啟農業和旅遊業等關鍵部門,以重振經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駐贊比亞代表普雷亞表示,預計贊比亞會在保持政府社會支出的前提下削減化肥或能源補貼。 

贊比亞 70% 的財政收入來自銅礦出口,近年來銅價暴跌和本幣貶值推高美元計價的債務,從而導致債務違約。 普雷亞毫不掩飾地說,許多基建資金不翼而飛,很可能進了前政府官員的私人腰包。有待重組的讚比亞債務總額估計約為 130 億美元。  

因中國隱性債務陷入債務危機的非洲國家不止贊比亞一個,據英國金融時報9月底刊登的一篇專稿披露,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讓數十個中低收入國家背上了總計 3850 億美元的“隱性債務”。這些國家的債務一直被系統性地少報。 

在“數據援助”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中顯示,該機構分析了165 個國家/地區18年間價值超過 8千4百億美元的 1萬3千多個債務融資項目後得出結論,來自中國債權人的債務規模遠大於現有債務評級機構的認知。中國的貸款以前主要面向各國央行等主權貸款機構,而現在,中國近 70% 的外債是通過國有企業、國有銀行、特殊目的機構、合資企業和私營部門發行的。中低收入國家政府平均少報對中國的債務數額相當於這些國家國民生產總值的 6%。 

“數據援助”執行人帕克斯向金融時報透露,“這些債務大部分不會出現在發展中國家的政府資產負債表上。關鍵是它們中的大多數受益於東道國政府或顯性或隱性的擔保,這就模糊了私人與公共債務的界限。” 

帕克斯表示,這種隱性債務對許多國家來說是一種幽靈般的威脅。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計畫 2020 年的一項研究顯示,2000 年至 2019 年間,中國在非洲取消了 34 億美元的債務,另外還有 150 億美元進行了重組或再融資。但沒有資產被扣押。債務減免模式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在幾乎所有情況下,中國只為零息貸款提供債務核銷。2019 年 4 月,榮鼎集團的分析師對 2001 年至 2019 年間 24 個國家的 40 起外債重新談判案例進行了初步審查,其中一半是非洲國家。榮鼎集團發現,債務核銷是債務重新談判的“最常見”結果,核銷“通常伴隨着北京方面決定暫停進一步貸款”。牛津中非諮詢公司2019年就債務減免問題將中國與巴黎俱樂部債權國做了一個比較,結果發現中國對窮國的債務取消水平(17 億美元)接近德國(22 億美元)和美國(23 億美元)的水平;但低於日本(40 億美元)和法國(52 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