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法國輿論反思特朗普現象

音頻 04:57
11月6日,美國白宮草坪等待的媒體人。
11月6日,美國白宮草坪等待的媒體人。 REUTERS - TOM BRENNER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鐘

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賓州、佐治亞等州反超特朗普,步步臨近白宮大門,而特朗普總統指稱發生舞弊現象威脅要狀告最高法院之際,法國輿論開始反思特朗普現象。

廣告

中左的法國『世界報』在題為“特朗普主義,美國持久的政治遺產”社評指出:拜登最終或成為下屆美國總統,但是特朗普沒有被完全打敗。特朗普成功地動員起六千八百萬美國選民,比上次當選時多出五百多萬。這是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這遠遠不是美國選舉現場發生的一個事故或者白宮上演的一出幕間插劇。不管誰在一月份入主白宮,特朗普主義將深刻而持久地標誌着美國政治的演變。

該報稱,如果拜登贏了,將必須與這一變形的力量共處,這一力量已經迫使其將民主黨競選的方向朝向藍領及其所關注的經濟問題。眾議院民主黨多數不增反減,拜登還必須與可能繼續主導參議院的共和黨共處,這意味着他面臨的政治阻力將十分可觀。拜登尤其要面對的是一個在特朗普影響之下深刻改變了的共和黨。

世界報認為特氏影響力的強勁程度部分將取決於假如他在一月份離開白宮,他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很難想象這位深受自己的基本盤歡迎的超常的政治人物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退休,從此從政治風景線消失。在該報看來,即使特朗普不在位,他在俄亥俄,佛羅里達,得克薩斯,愛荷華的得分,加上得到放棄共和黨傳統溫和路線的部分參議員的加持,都反映出特朗普主義已被轉化為一場運動。

該報社評最後稱,如果說特朗普征服了一半的美國選民,同時藉助於蠱惑人心的民族主義,不斷地製造緊張,蔑視國家機構,公然地撒謊。這也是特朗普主義,這種方法已在美國邊界之外引起共鳴。

右翼費加羅報則在題為“假如特氏革命僅僅開始?”分析稱,任期屆滿的特朗普總統增加了在所有少數族裔選民中的票數,這顯示不能把特朗普現象簡單縮減為所謂“底層白人”的投票。

與所有的預料相反,共和黨似乎仍能在參議院維持多數,媒體和民調再一次犯了大錯。特朗普遠遠沒有被全體美國人拋棄,他的影響力有可能持久存在下去。可以想象的是,新冠疫情減低了特朗普當選的機會,否則他或可能輕鬆勝出。在普選中被拜登擊敗,特朗普至少在普選票數上比上次大選時多出幾百萬張。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所有“少數族裔”改善了得票率,包括非洲裔選民。這顯示了民主黨身份政治的局限性,也反映了特朗普現象決不能被縮減為只是底層“小白人”的投票專利。

在這家右翼報紙看來,特朗普2016年當選,如同英國2015年脫歐公投一樣,都不是一場偶然的歷史事故。美國總統大選是西方政治重組的新綜合症,始於2008年那場打亂西方自由民主制內部傳統分歧的金融危機,民粹派的新生便是這一現象的反映。結果,傳統的左右對峙化為融入“世界村”的多元文化派與那些認為全球化是經濟與文化動蕩的根源的另一派之間的衝突。

費加羅報分析,拜登的選民大規模用郵寄投票,而特朗普的選民親臨票站投票,聽起來更像是“全球化派”與“本土派”的分裂象徵。法國作者Christophe Guilluy在『普通人的時代』一書中指出,“隱形人”正在變成“無法避免”,根據他的分析,後者組成了一個“強大而自信於他們的診斷的自主基”,這一自主基誕生於中產階級的內爆”。這就是特朗普投票所表現出的強大的抵抗力的見證。因此,如果從將拜登或然的勝利視為民粹時代的終結、歷史將重返過去,那將是一個非常簡單化和虛幻的結論。

在該報看來,如果健康危機可以在短時期動搖某些掌權的“民粹主義者”,在中期或長期,這一危機將導致加重社會分裂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時代』周刊周四的社評精準地概括了現狀:“即使喬.拜登勝選,他也將只能統治唐納德.特朗普的美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