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中共召開依法治國會議 習近平的法治治誰

音頻 05:43
中共召開全面依法治國會議,習近平要求領導幹部“敬畏法律”。
中共召開全面依法治國會議,習近平要求領導幹部“敬畏法律”。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中共11月16日-17日召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七常委全部參加,會上,習近平對全面依法治國提出11個要求。不久之前,中共把建成法治國家的目標推遲到15年後,現在,忽然召開全面依法治國會議,究竟為了什麼?

廣告

這次法治大會距離中共五中全會閉幕僅僅兩周時間,五中全會公報有一句話頗費思索:到2035年,中國將“基本建成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有人評論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一遇外國記者詢問持不同政見者遭受迫害的事,口頭禪便是“中國是法治國家”,五中全會等於挑明了,從現在起15年,別指望現在政府是個“法治政府”,社會是個“法治社會”,中國是個“法治國家”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評論說,“五年前宣布‘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一場空,再拖14年到2035年前,政府也不能實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國家和政府和法律是管你治你的,不是保護你的。”

剛剛結束的中央依法治國工作會議,習近平沒有重提何時基本建成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的問題,而是強調“要堅持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就是說全面依法治國的核心是要堅持黨的領導,難道中共對法治的領導還不堅持和全面覆蓋嗎?在習近平提出的11個要求中似乎對此有了更明確的解釋:要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手段鞏固中共執政地位、改善執政方式、提高執政能力,確保政權長治久安。

原來,核心問題仍然是政權安全問題,習近平稱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要運用法治方式,有效應對挑戰,防範風險,綜合利用立法、執法、司法等手段開展鬥爭。在習近平強調的11個要求里,有一個關鍵的要求是,“要堅決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要求他們“帶頭尊崇法治、敬畏法律”。有觀察人士稱,從數月以來中共一直在政法系統內部進行一場“延安整風”,不斷有高級政法官員落馬來看,習近平的法治仍然是要把法律作為鞏固個人權力的“刀把子”,作為清除黨內異己,鎮壓民間反對力量的武器而已,清除黨內異己,對習氏政權尤為重要。

習近平掌權以來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以“政治規矩”替代法律,最明顯的是一個剛剛發生的例子,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公然把他所說的“愛國者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說成是一項“政治規矩”。早有熟知中共政情的人士分析,習氏統治,把約束黨內的規矩變成“法治”,把“黨天下”變成“習天下”,許多用詞都具有明顯人格化,大家長制,黑社會化的色彩。比如“妄議中央”就具有典型的黑社會切口的特點。習近平所說的全面依法治國也不例外,比如“尊崇法治、敬畏法律”,“尊崇”“敬畏”如此不中性的用詞更容易讓人聯想到尊崇和敬畏的對象是習核心,習黨中央,習近平本人,而不是法治和法律本身。

從這次中共依法治國工作會議閉幕後官媒發出的類似公報的報道也可對習近平口中的法治和法律的真實地位可窺一斑,在類似導語部分,一連使用了三個“習近平法治思想”,稱其深刻回答了新時代為什麼實行全面依法治國、怎樣全面依法治國等一系列重大問題,是應運而生的重大理論創新成果,而且“習近平法治思想”還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要“切實把習近平法治思想貫徹落實到全面依法治國全過程”。但是,習近平法治思想的內涵是什麼?不清楚。

習近平在強調領導幹部“帶頭尊崇法治、敬畏法律”等他所要求的11個要求之後,主持會議的李克強總結“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如何重要重要,最後還是落在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上。王滬寧則總結髮言稱“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高屋建瓴、視野宏闊、內涵豐富、思想深刻,體現了深遠的戰略思維、鮮明的政治導向……”等等

習近平在權力達到頂峰之際,似乎越來越需要他人的加持,越來越需要防範重大風險。在這種情況下,什麼時候建成他所說的法治社會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確保中共政權長治久安,也就是確保準備長期執政的習近平能夠長期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