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拜登外交國防團隊多親法派 法國有喜有憂

音頻 04:56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11月24日向外界介紹未來的政府團隊。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11月24日向外界介紹未來的政府團隊。 REUTERS - JOSHUA ROBERTS
作者: 安德烈
14 分鐘

拜登剛剛提名的外交團隊中有多名親法人士,比如奧巴馬時期的國務卿克里,前國家安全副顧問安東尼·布林肯,以及有可能未來出任國防部長的米歇爾·弗勞諾,法國對此一方面感到欣喜,這預示着大西洋兩岸關係將會明顯改善;一方面深知,僅此並不具有決定性作用,歐洲已不可能重新成為美國外交的中心,美國關注的重點是亞洲,重中之重仍然是與中國的對抗競爭。

廣告

被拜登提名未來美國國務卿的布林肯,在法國度過了青春時代,而拜登提名的氣候問題特使克里,常常在法國布列塔尼---他母親出生之地度假。候選防長米歇爾·弗勞諾在比利時學了法語,曾在法國工作。

如此多的親法派被提名在未來的拜登政府執掌如此重要的崗位,巴黎自然不勝歡喜,法國當局預想,未來與美國之間的聯繫應變得十分通暢。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毫不隱諱地表示,“我特別感到高興的是布林肯先生被當選總統拜登指定為我未來的同事”,“過去,我曾經與他在涉及國防領域的問題上多次合作”。

來自法國政府的消息來源稱:“布林肯與勒德里昂互相以你稱呼對方。布林肯精通法語且熱愛法國,這對法國自然很有好處”。愛麗舍宮也有高官加油添醋:“雙方的關係將容易相處得多。”

容易溝通是好事,但這種“親緣關係”會在多大程度上產生實質作用?法美協會副主席讓-克洛德 波若認為,益處肯定有,但有條件。也就是說,柏林和巴黎面對美國必須更加協同,而歐盟也不能繼續像現在這樣分裂。

問題恰恰在此,歐盟在其與美國的關係上分歧很重。法國總統馬克龍力辯老歐洲應有自主戰略,但是其他成員國,德國首當其衝,認為歐洲應該繼續受到美國保護傘的庇護。

波若警告:“他們首先是美國政策的負責人,他們執行的是美國面對歐洲的整體政策,而不會特別地優惠巴黎。”

大西洋理事會歐洲部負責人Benjamin Haddad也是這樣判斷的:“他們屬於看重大西洋兩岸關係那一代人,毫無疑問,他們是大西洋主義者,但他們從文化上熱愛歐洲”。在他看來,與特朗普政府完全不同,拜登的外交團隊有意願與歐盟一道工作。“但是不要存在幻想,這也意味着歐盟將承受更大的壓力。在5G問題上,中國投資基礎建設問題上,他們將會要求歐盟選邊站隊”,“當然這一切都會在協商中進行。”

曾多次擔任國務卿顧問的戴維·米勒希望拜登新班子能夠強硬。他認為,第一年,拜登團隊有種向盟邦就特朗普留下的不快道歉的趨勢,但這並不能阻止美國的盟友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美國不可能承擔一切,必須要有互惠。

因此,美國外交將不會出現重大反轉,當然,對話會變得更加順利,多邊主義將可能贏得稍多的地盤,美國將更關心全球事務。但是, 美國的優先任務仍然是與中國的競爭對抗,以及處理美國的國內事務。

一位法國政府閣員認為,美歐關係應該將少些不愉快,但將不會有根本的區別。歐盟將得到更好地對待,但是美國不會重新把歐洲放到中心,他們關注的中心仍然是亞洲。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歐洲計畫專家皮埃爾.莫爾克斯認為“儘管當選總統拜登保證美國重新投入多邊主義,恢復與盟邦關係,新政府很可能將會把大部分精力用來處理內部事務,首先從處理疫情開始。”

正如一位匿名的美國外交官所總結:“我不認為一切都會變得跟從前一樣,但雙邊關係將呈現更多常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