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2020: 新冠病毒改變世界

音頻 07:54
新冠病毒3D圖,法國巴斯德學院繪製。
新冠病毒3D圖,法國巴斯德學院繪製。 © Institut Pasteur - Coronavirus, agent du SRAS (syndrome respiratoire aigu sévère)
作者: 安德烈
23 分鐘

2020年元月一日,20年代來臨之日,無人想象本年度會發生如此可怕的事情。12個月里,新冠病毒癱瘓了經濟,毀壞了一整個一整個的社區,160萬人死於病毒,至少7200萬感染,許多孩子失去了父母,許多配偶淪為寡婦或鰥夫,眾多的老年人被病毒捲走,甚至在醫院臨終時子女都無法告別,差不多40億人被以禁足的形式封鎖起來。即將過去的這一年,新冠病毒改變了世界。

廣告

新冠大流行,每個個人的遭遇前所未有。所有人,或多或少,直接間接都遭遇了大流行的衝擊。的確,新冠疫情並非人類史上造成死人最多的疫情。鼠疫在14世紀差不多消滅了全球四分之一人口,1918-1919爆發的西班牙流感至少造成5000萬人死亡,艾滋病在40年間奪走了3300萬人的性命。

但是,感染新冠病毒卻只需要在一個錯誤的時間或錯誤的地點呼吸就足夠了。一個名叫萬春回的中國人感染病毒後在醫院度過17日,他感慨地說:“我已到了地獄門口,我又起死回生”,“我見了許多患者不治而亡,讓我終生難忘。”當,中國武漢當局於2019年12月31日宣布確診27例後,那時候,疫情的規模遠遠無法估摸。

武漢第一例

第二天,最初被視為病毒源頭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1月7號,中國衛建委負責人宣布成功分離出新型病毒並命名為2019-nCov。11號,中國通報第一例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僅僅幾天,病毒就已傳至中國近鄰,接着從亞洲傳到法國,傳到美國。一月底,西方國家開始接返他們在中國的僑民,國界開始關閉,湖北省封省,5000多萬人被隔離。

法新社拍攝的武漢街頭一位帶着口罩,手中還捏着一個塑料袋死於人行道的男子的照片傳遍了世界,見證了武漢全城病魔肆虐的恐怖程度,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官員出面證明這位死者究竟死於何種原因。

當“鑽石公主”號郵輪2月初停靠日本,船上超過700名乘客感染病毒,13人已經喪生。恐怖頓時席捲了世界,尋求疫苗之戰打響,一家小小的德國公司德國生物科技 BioNTech暫停癌症研究,制定“閃電”計畫,集中全力攻克疫苗。

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命名當時普遍稱之為武漢病毒的疫情為Covid-19--新冠病毒,四日之後,法國宣布一位來法探親感染病毒的中國人住院不治喪生,這是全球除亞洲之外第一例死於新冠病毒的病例,接着,歐洲恐懼地發現意大利北方已淪陷為歐洲大陸的疫情中心。

3月,意大利倫巴弟一座小村村長告訴媒體,僅僅25天,全村已有36人死於新冠病毒。村長憤怒地說,“太荒唐了,在2020年發生這樣的疫情大流行,比大戰還要恐怖得多”。

接下來,意大利、西班牙法國以及英國陸續宣布禁足,世衛組織宣布新冠疫情構成全球大流行,最初僅對中國關閉的美國,開始對歐洲關閉,和平年代有史以來,本應在日本舉行的夏季奧運推遲至第二年。

4月中,39億人,也就是人類的一半生活在不同程度的封城之中,幾十年來,科學家一直警告發生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危險沒人聽到,現在,連最富的西方國家面對看不見的敵人束手無策。在全球化的世界,供應突然中斷造成大恐慌,許多消費者湧向超市搶購......

在紐約這個全球億萬富翁最多的城市,許多醫務人員穿上垃圾袋充當護身,中心公園豎起一座鄉村醫院,在布朗克斯的哈特島開挖萬人墳;在巴西馬瑙斯,屍體堆在冷藏車,等着推土機挖掘巨大的墳墓。

中小學大學統統關閉,企業關閉,航班幾乎全部中斷。商店、酒館、俱樂部、餐館關閉,在西班牙,禁足令嚴厲到兒童都不得走出家門的地步。許多人開始遠程工作,必須去現場工作的則冒着生命危險,5月份,僅美國就有2000萬人失去了工作。

大衰退

經濟全面性衰退,世界銀行預計2021年,一億五千萬人可能陷入貧困,社會不平等更趨嚴重。擁抱,法式貼面禮,甚至握手統統變成回憶。交流通過口罩和隔離屏進行。家庭暴力爆炸性增長,心理病幾何級數翻倍,經濟寬裕的市民躲入鄉間別墅,在城市狹窄屋子居住的居民開始憤怒。

美國,這個全球最主要然而沒有全民保健制度的經濟體,受疫情傷害最嚴重,30多萬人死亡。五月份,美國政府推出支持開發疫苗的“神速行動”。

新冠來襲,富人或最強大的人都難免於病毒襲擊,美國總統特朗普,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英國首相約翰遜,查理王子、摩納哥大公全都檢測陽性。

2020年快要終結的時候,新冠疫苗上市,但已無法挽救特朗普11月大選的失敗。美國輝瑞與德國生物公司開發的疫苗有效率高達90%以上,一周以後,美國莫德納公司開發的疫苗有效率高達95%。12月,英國成為西方第一個批准輝瑞疫苗上市的國家,美國也於14日開始接種。歐盟準備在月底開放綠燈,中國和俄羅斯在忙着推銷各自開發的疫苗。

現在還無法預料這場疫情對人類社會留下的痕跡,一些專家認為人類只有多年後才會獲得集體免疫力,但另外一些則認為2021年中就會重返正常。一些人認為新冠大流行可能有利於推動更大規模的遠程工作,另外一些則擔心由於害怕聚會,可能會對運輸、旅遊以及大規模體育和文化活動產生不可測的後果。對民間社會自由度的影響更令人擔憂,自由之家認為,為應對病毒,民主與人權已在80國遭到不同程度損害。耶魯大學的教授們則等待着一場深刻的社會改變。

如果遠程工作流行,市中心的房產市場前途在哪裡?大都市漸漸地人煙稀少?這些都是未知數,全球經濟可能面臨更嚴重的前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擔心會發生比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更壞的局面,但對更多的人而言,新冠大流行宣告了一種更持久更具有破壞性的大災難。

天體生物學家劉易斯·達特內爾(Lewis Dartnell)警告,新冠病毒如同一波襲擊我們的巨浪,背後是氣候變化和全球變暖的巨大海嘯。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