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中共掌摑書記引發的憤怒和質疑

音頻 05:49
中南海
中南海 DR

近日發生的河南濟源市委書記張戰偉扇市府秘書長翟偉棟耳光事件,讓這座不出名的城市出了名。張戰偉因此有了“掌摑書記”的名號。但是中共黨委書記中以掌摑出名的不止一位,上至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下至地方市縣書記。

廣告

事情表面上很簡單,張戰偉看見翟偉棟在市府小竈吃早餐,罵他“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吃飯?”。張以官壓人,說話充滿蔑視和粗暴的語氣。翟上去解釋,不由分說一頓耳光。有些報道分析指市委書記和市長明爭暗鬥,打市府秘書長,裡面有站隊因素,”憑什麼書記這個一把手你不站,而站到二把手那個市長一邊?“因此打這一巴掌來表明自己才是真正的老大。用他的話說:”“打牌還知道有大小王” 。打完人,張戰偉第二天還在大會上稱:要始終做到忠誠於組織,絕不允許目無組織,當政治上的兩面人,偽忠誠,其實這幾句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常常講。

中共不少官員一旦大權在手,把自己看成霸王。但這件事做得太野蠻,結果激起民憤,首先是這位秘書長的妻子尚娟是一位勇敢的女性,挺身而出公開在網絡揭露丈夫挨打的事情,市委書記的烏紗帽終於被摘了。大快人心,官媒也拍手稱快,一起譴責那位掌摑書記的惡行。

其實,這不過是中共官員中扇下級巴掌事件極少數揭發出來的醜聞而已,最著者當屬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根據公審庭審記錄,2012年1月28日,身為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的王立軍向薄熙來彙報其妻谷開來涉嫌殺害海伍德。薄熙來聽後不悅,第二天把王立軍叫去扇了一耳光,還說:”你告吧,你去告吧,怎麼不連我也告啊?“事後不久,王立軍被薄熙來免去兼任公安局長職務,王跑到美國駐成都領館避難不成,震驚中國的薄熙來一案拉開帷幕。薄熙來一度被視為是習近平上位的對手,與當時的政法王、後來入獄的周永康過從甚密。

另一個比較著名的是甘肅武威市原書記火榮貴,2019年曝出對其下屬動輒拳打腳踢,把市委秘書長踹到在地,”手持鐵鍬把追打區幹部“。

掌摑書記層出不窮,除了黨組織的黑社會化,官員視下級為僕人,”官大一級壓死人,成了”奴隸主“,”黑霸王“以外,也與中共黨內的爭權奪利難分難解。中共從中央到地方,有黨委政府兩套班子,因為“黨是領導一切的”,黨委書記被稱為“一把手”,政府首腦通常是黨委副書記,“第二把手”,但這個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因為管涉不同,權力難以平衡,就產生了結構性的明爭暗鬥。前”儲君“孫政才中共十九大前夕突然倒台,就有媒體分析與他與”反腐大臣“王岐山北京市共事的一段經歷很有關係,當時王是北京市長,而孫政才是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的秘書長,王劉嚴重不和,孫政才從結構上自然成為劉淇的人馬。

學者孫立平在『我在挨耳光者的妻子身上看到了血性』一文中提供了另一種視角:扇耳光是更嚴重的侮辱,但是他質疑”難道不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嗎?難道不是其生態的一部分嗎?” “當有一種力量,使得你不得不諂然媚笑、出賣尊嚴。那股力量不是帶有侮辱性的耳光嗎?當有一種力量,使得你不得不說連需要點邏輯的鬼話都不如的屁話的時候,那股力量難道不是帶有侮辱性的耳光嗎?當有一股力量使得你不得不昧着良心做着自己都極不情願做的事情的時候,那股力量難道不是帶有侮辱性的耳光嗎?對一個人的人格來說,對一個人的尊嚴來說,這當中哪一個不是包含着絕不亞於耳光的侮辱?哪一個不是無形的耳光?當所有這一切你都受了之後,一記附加點皮肉之痛的有形耳光又有什麼特別的?“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月22日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會議強調”從嚴治黨“,”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以優異成績慶祝建黨100周年“。從習近平2012年掌權算起,這些話已經重複了無數次,習近平反腐敗已經反了快十年了,但是,為什麼掌摑書記一個接着一個不斷?反貪為什麼越反越貪,既有官貴至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又有貪污的巨款多到數也數不清的賴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