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日本點名譴責中國 北京沒想到

音頻 04:59
日本首相菅義偉3月16日在首相官邸會晤來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日本首相菅義偉3月16日在首相官邸會晤來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AP - Eugene Hoshiko

美日2+2會談,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共同抨擊中國不守國際秩序,批評中國人權惡劣,指中國“系統性蠶食香港自治,損害台灣民主,破壞新疆和西藏人權,在南中國海違反國際法”,用詞之嚴厲,語言之直白,單就日本而言,前所未有。而且,從日本首相菅義偉到日本防衛大臣,都在不同場合點名批評了中國的行徑。

廣告

利益深厚,近鄰等種種因素,日本一直試圖與中國維持一種平衡的關係,即使在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後,與西方其他國家比起來,日本因反應相當節制而受到廣泛批評,但現在似乎換了一個時代。

美日聯合聲明發表後日本遭遇中國激烈批評,日本外相茂木敏充17日晚對媒體表示:“已經確認在民主和人權等共同價值觀上不會讓步。”他明確表示,日本也不會為了保持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而在人權和海洋活動方面讓步。

更重要的是,公開嚴厲批評中國,日本並非i附庸美國,而是明確無誤地自主選擇。這從日本駐北京大使垂秀夫的公開表態顯露無疑。星期四,日本駐北京大使垂秀夫前往天津訪問,與中共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會晤,李鴻忠沿着過往中國對待日本的思路前進,他在會談時強烈譴責“日本公然批評中國的內政,干涉香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台灣等議題,明顯破壞正在改善的兩國關係,感到非常遺憾。”

日本大使的回答再也明確不過,垂秀夫說:“兩國之間如果有問題的話,應好好溝通解決,對於李書記的發言,我完全不能接受!” 真是一對一,針鋒相對。中方不知是否意識到,日本傳統上的忍讓外交已成為過去時。

在美日星期三發錶針對北京的強硬聲明後,中國的憤怒可從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貶斥日本的發言中可見一斑。趙立堅抨擊日本“仰人鼻息”,“狼狽為奸”,警告日本不要“充當美國的附庸“,”不要引狼入室“,聽趙立堅的話,好像日本突然背棄了中國這個老朋友似的,完全一種脅迫和蔑視的口氣。

日本點名批評中國,中方氣難消,想借日本大使訪問天津進一步表達不滿。李鴻忠想通過日本大使,把北京的憤怒傳達回日本,但顯然無效,還被日本大使當場懟回去。

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似乎對日本的反應也很驚訝,胡錫進稱,“這是歷次美日2+2會談針對中國措辭最為強硬的一份聲明”,他稱華盛頓的態度顯然主導了這一變化。日本向華盛頓的立場屈服,這是它向更換了政府的美國遞上一份新的投名狀。這將削弱北京對東京改善對華關係態度連貫性的信任“。

胡錫進最後威脅說:“希望包括日本在內的美國盟友們將始終頭腦清醒,不要 想着投靠美國很安全,卻在中國問題上向美國遞一份他們根本支付不起的投名狀“。胡錫進忘了,日本與美國之間,存在着一個安保條約,日本一直是美國的盟國,不存在投靠的問題,中國與日本是鄰國,但從來都不存在盟國關係。

無論趙立堅、李鴻忠還是胡錫進,都忘了日本的態度如此明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連年來對有爭議的釣魚島日本所說的尖閣諸島頻繁“進入“,在”東海南海的擴張“行為自然對強化雙邊關係沒有多大好處,同時,日本輿論對中國人權狀況敗壞,破壞香港自治,新疆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對台灣步步逼壓異常敏感,導致日本政府不斷調整對華戰略,這也就是東京當局為什麼再也不提計畫中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的重大理由,日本政府方面的消息透露,國事訪問,就得安排習近平與天皇見面,目前日本人對中國的反感達到空前程度,顯然無法安排這樣的會面。

習近平政權國際形象嚴重不佳,在世界上樹敵越來越多,日本本來就是美國的友邦,在美國需要聯合盟國共同制衡中國的情形下,美日關係強化再自然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