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抵制北京冬奧會美國立場有變?

音頻 06:09
2021年4月7日,北京開啟冬奧會測試,圖為2022年冬奧會速滑比賽測試活動之後,頒獎典禮上盛裝打扮的女士們。
2021年4月7日,北京開啟冬奧會測試,圖為2022年冬奧會速滑比賽測試活動之後,頒獎典禮上盛裝打扮的女士們。 REUTERS - TINGSHU WANG

是否因為北京大規模鎮壓維吾爾人而聯合西方抵制2022北京冬奧會?美國的立場似乎有所退縮。美國國務院稍早表示與盟友就此協商,幾小時後,美國白宮則表示並沒有與盟邦及夥伴協商聯合抵制冬奧會問題。

廣告

美國是否與盟邦就聯合抵制北京冬奧會進行協商?白宮周三的回答似乎一錘定音?白宮發言人莎琪表示:“我們現在沒有與盟邦或夥伴討論任何的聯合抵制行動”。

白宮發言人的表態與數小時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的立場明顯不同,後者說,美國希望與盟邦就抵制北京冬奧會協商。普萊斯在例行記者會上對媒體重申了華盛頓對新疆發生針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行動的強烈憂慮。在記者追問美方與盟國就可能的抵制行動會否協商時,普萊斯表示,在這個問題上,美國的想法是“與世界各地的夥伴與盟友進行密切磋商”,協調行動。記者再問美國是否正在與盟國討論是否考慮聯合抵制時,普萊斯回答:“這是我們當然討論的事情”。他補充說:“我們當然明白,採取協調一致的方式不僅符合我們的利益,也符合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利益”。不過,普萊斯的說法稍後有了變化,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澄清:他指的是美國與盟友採取協調的做法,而不是說美國在具體討論聯合抵制的問題。

普萊斯後來發推補充說,“2022年仍很遙遠,但是我們繼續與盟國和夥伴就我們共同的憂慮密切協商,以達致一個共同的(針對中國)的共識”。

美國國務院的聲明引發北京憤怒,但中方似乎已經從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微妙的解釋中意識到什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詢問時稱:“美方的表態沒有抵制北京奧運會的想法”,趙立堅稱:“將體育運動政治化有違奧林匹克憲章精神”。趙立堅重申新疆不存在種族滅絕,並指這一說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說法引起美國體育界震動。美國奧委會和殘奧會主席蘇珊娜·萊昂斯周三重申反對抵制北京冬奧會。聲明說,“我們不認為美國的體育健將必須被當作政治棋盤上的棋子”,聲明還說:“我們並不想淡化在中國發生的人權問題,但是美國政府有諸多手段對此作出建設性的應對。”美國奧委會的立場並不令人吃驚。

許多國際人權組織以及美國政治人物一直以來呼籲美國當局抵制北京冬奧會。很多人把北京冬奧會與1934年納粹德國舉行的奧運比較。美國共和黨眾議員華爾茲表示,除非冬奧會換地方,否則美國必須停止參與。在聽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表示準備與盟國協商聯合抵制事宜時,基督教守護聯盟主任馬哈尼牧師感到很激動,他說,美國去到一個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鎮壓和壓制香港、殘忍對待政治和宗教異議人士的國家參加冬奧會是愧對良心的。

加拿大主要反對黨保守黨黨魁公開要求總理特魯多向國際奧委會施壓,認為不能在有“種族滅絕”行為的中國舉行奧運會,英國一些議員目前也在向政府施壓採取類似的行動。

但是,白宮發言人莎琪的說法明顯在退卻,至少,美國在目前不會有任何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行動。白宮發言人曾在2月份表示,美國是否參與2022年北京冬奧會,尚未作出任何決定,白宮發言人還補充說,美國會等待國際奧委會的建議,但是後者至今沒有任何反應。

冷戰時期,為了抗議蘇聯軍隊入侵阿富汗,美國曾抵制1980年莫斯科夏季奧運會,作為報復,蘇聯抵制了四年後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的夏季奧運會。

美國奧委會與殘奧會主席萊昂斯稱,對我們的運動員而言,唯一的夢想就是代表美國出席。她還認為,抵制可能會產生反作用。“以前的抵制行動證明,抵制只會傷害運動員,並沒有真正有效地解決國際問題。”

她的表述似乎是在響應奧委會主席巴赫,上月,這位曾為西德贏得1976蒙特利爾奧運擊劍金牌但1980因為抵制莫斯科奧運會而未能再放光芒的主席曾說,“抵制奧運會從來都沒有帶來任何結果。”

也有人建議可用其他更方便的形式進行抵制,比如國家領導人不出席北京冬奧會典禮,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也可以自認合適的方式抗議,因為奧運會猶如一個盛大的國際劇場,場面上發生的一舉一動都會迅速傳播全球,受到無數人的關注,產生意想不到的反應......

北京今天開始冬奧會測試,一切都在緊鑼密鼓進行。與此同時,國際維權組織和政治人物為抵制北京冬奧會也加緊了遊說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