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溫家寶文章提及文革而犯忌?

音頻 07:28
溫家寶 美聯社 資料照片
溫家寶 美聯社 資料照片 © 網絡照片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近日的憶母長文《我的母親》清明節前後分四期在澳門媒體發表,雖被微信禁發媒體禁轉載,但仍然引起關注。此文被認為透露出多層含義:維護自己及母親名聲?透露與紅二代的矛盾?對把中國拉到與自己理想越來越遠之路的現政權表達不滿?等等。但海外大外宣媒體多維的一篇評論選擇的角度卻是討論前總理溫家寶與文革的關係。該文題為:“憶母文章被禁 溫家寶為何對文革念念不忘?”

廣告

多維文章寫到:溫家寶在文章中再次提及文革這場影響中國至今的政治運動,提到他家在文革期間遭受的災難。比如他的父親在1959年審干時因為“歷史問題”離開教師崗位,被限制使用。文革期間有被揪鬥,關在學校監視居住,停發工資,大字報貼到家門口,並遭到野蠻的“審訊”和打罵,被造反派打腫了臉。

多維文章評論說:外界注意到,溫家寶可能是唯一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文革的中共領導人。他在卸任總理前曾公開表示,文革的錯誤並沒有完全清除,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文革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2011年,中共紅二代薄熙來的“重慶模式”進入高潮之際,溫家寶在中南海單獨會見香港政壇元老吳康民,挑明中國改革所遇到的困難主要是封建殘餘與文革遺毒。溫家寶的談話由吳康民向媒體曝光後,引起轟動。

2012年,溫家寶在他最後一次總理記者會上表示,文革結束後,中共雖然作出歷史決議,實行改革開放,但文革錯誤和封建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後來又產生分配不公、貪污腐敗等問題。解決這些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

溫家寶說,沒有政治改革的成功,經濟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有可能得而復失,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革悲劇有可能重新發生。改革只能前進,停滯和倒退都沒有出路。

中共十八大前兩個月,即將退休的溫家寶在清華大學發表演講,再次提到文革。他公開承認中國走過大躍進、人民公社彎路,犯過文革錯誤。改革開放必須繼續前進,不能倒退。這關係到國家的未來和希望,也關係到民族的前途和命運。

多維文章認為:與多次呼籲政改一樣,溫家寶多次提及文革,主要原因可能是,在他看來,文革遺毒已成為中國改革的阻力,而不進行政改,文革還有可能重演。有人認為擔心文革重演不過是危言聳聽。不過,溫家寶並不是第一個擔心文革重演的中共領導人。在溫之前,胡耀邦也曾擔心文革重演。

從溫家寶文章被禁可以看到:警告文革重演的危險,在當下的大陸是極其危險的,就連提及文革也不符合當下習近平政權的“政治正確”。可笑的是,習近平日前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卻強調說:要旗幟鮮明地反對歷史虛無主義,他還稱中共不是歷史虛無主義者,“不能數典忘祖,妄自菲薄”。但與此同時,為慶祝中共建黨百周年推出的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1921-2021)』中,文革十年歷史不再如同過去黨史中都能獨立成章,而只是被淡化列入第六章第三節“社會主義建設在曲折中發展”當中。毛澤東發動的殘酷的大規模文革運動竟被以“曲折”一詞和“前進中的問題”的說辭所代替。如果在胡溫團隊的接班人習近平看來,這不是“歷史虛無主義”,就再也沒有所謂的“歷史虛無主義”了。

這部簡史除了對“習近平新時代”事無巨細外,包括文革等一些極其重要的歷史都被淡化被虛無了,突出的是“習近平新時代”的地位。習近平執政以來的9年黨史,佔了全書四分之一《白毛女》、《紅色娘子軍》等“文革”時期的紅色舞劇,也成為中共百年黨慶宣傳的重要節目。清明節間,人們發現在北京福田公墓,文革“旗手”毛澤東妻子江青的墓地對公眾開放,而改革派代表人物趙紫陽的墓地卻被官方把守。有網民將文革時期,一張多位年輕人手捧毛語錄,站立街頭的照片發到網上,提示人們不要走回頭路

有分析認為:文革2.0”只是手段,目的是為了鞏固極權。自2020年開始,中共官媒批評香港成家常便飯後,出現“文革2.0”的說法:“第一步是讓大家都不敢公開提出不同意見,目前基本上已經完成了。下一步是正在進行的,不允許大家沉默不語,要開始寫個人心得體會,要相互批鬥;第三步是整肅那些鼓掌不熱烈的人,不積極參與批鬥者也會被打壓,最後就是把大家關在籠子裡面,只剩下一個人站在外面拿鑰匙。”

在現今中國政治倒退背景下,任何有關對文革的批判反思,都逃不脫輿論審查的法網,即便是出自前總理的家庭回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