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衝突拜登介入不介入

音頻 04:54
2021年5月12日,以色列炮兵部隊向加沙地帶射擊。
2021年5月12日,以色列炮兵部隊向加沙地帶射擊。 AP - Yonatan Sindel

巴以緊張局勢繼續危險升級,如果說美國國務院周三決定派遣一名外交官前往巴以地區要求雙方終止“殘忍”的暴力,拜登總統本人卻不願意深陷這場看不到前景的“火拚”。

廣告

拜登明確暗示,無望儘快解決的巴以衝突,並不是他的政府的優先任務。一如他眾多的前任,這場危機迫使美國總統最小程度涉入,以免情勢發生爆炸。

不斷升級的暴力使民主黨人面對一道複雜的方程:外交上美國的牌有限,政治上,在特朗普傾力支持特拉維夫當局之後,民主黨左翼推動拜登與以色列明顯拉開距離。美國前中東問題談判代表阿倫.戴維-米勒對法新社解釋:很容易理解,拜登政府認為付出的努力將白費,不會有回報,而且遍布政治陷阱。這位專家補充說,這件事沒有任何可能成功的前景,雙方沒有任何一位領袖,願意作出根本性的決定。在他看來,拜登政府僅僅希望能夠緩和暴力。

不過,法國歐洲事務國務秘書克萊芒·博納周三呼籲美國干預巴以衝突,他對法國電視二台說:我們需要美國干預,儘管歐洲應該更多介入。因為很明確,美國今天還擁有主要的外交槓桿。

最近幾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以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不斷發出呼籲,要求降低緊張局勢。沙利文周二與埃及政府就加沙走廊及耶路撒冷的局勢進行了通話,希望“未來幾日恢復平靜”。根據觀察人士,華盛頓也與約旦和卡塔爾進行了接觸。

但是這一部分由威脅驅逐東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居民來為以色列移民讓路引發的流血衝突,首先是肢體衝突最後蛻變為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迫擊炮彈,以色列轟炸加沙走廊,局勢就這樣變得更加兇險。

米勒認為美國人更希望在齋月結束時緊張局勢自動緩解。拜登一月份擔任總統後,他和他的團隊明確表示不急於斡旋中東局勢,除了沒有明確的把握,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及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政治前途並不明確。

布林肯支持巴勒斯坦未來獨立建國,但承認短期內沒有可實現的前景。他的發言人周二確認:巴以雙方目前不存在任何真正相關的談判。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完全放棄了國際社會期待的兩國並存的解決辦法,以單方面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來表示對內塔尼亞胡一覽無餘地信任。在結束任期前夕,特朗普提出了自己的巴以和平計畫:讓以色列並吞外約旦大部分巴勒斯坦領土,給未來只能在耶路撒冷邊緣地帶建立首都的巴勒斯坦國留下極小的地盤。特朗普把設法讓其他阿拉伯國家承認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作為優先任務,希望由此使得巴勒斯坦問題更加邊緣化,特朗普獲得了成功。

拜登政府很少認可前任政府在外交領域的成功,但承認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為前任政府的功勞,並支持這一政策。不過,面對巴以衝突,拜登政府重拾傳統的平衡政策。特朗普周二指責拜登政府“軟弱”,未能在危機中有力地支持以色列政府。特朗普稱:在拜登領導下,世界變得更加暴力和更不穩定。

拜登和布林肯,都是美國外交領域的老手,他們同樣在以色列有非常堅實的關係。但特朗普時代對以色列過分有力的立場導致民主黨中的左翼,面對以色列尤其面對內塔尼亞胡時立場發生變化,他們愈來愈認為內塔尼亞胡是以色列極右翼分子的領袖。

拜登黨內的主要對手桑德爾呼籲美國應“強有力揭露作為以色列政府盟友的以色列極右翼分子的暴力行徑。”

被視為持左翼立場的美國專家菲利斯·貝尼斯不相信會有這種可能:“以色列不希望美國重回伊核協定,但是美國肯定會回去。作為平衡,美國將不會採取其他的可能會使以色列不滿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