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誰在讓以色列人陷入雙重幻覺

音頻 04:05
美聯社和半島電視台等其他媒體在加沙市的辦公大樓於2021年5月15日遭以色列空襲後倒塌。
美聯社和半島電視台等其他媒體在加沙市的辦公大樓於2021年5月15日遭以色列空襲後倒塌。 AP - Hatem Moussa

哈馬斯向以色列密集開炮,以色列猛烈轟炸加沙走廊,生靈塗炭,鮮血飛濺。以色列內部也罕見爆發阿拉伯人與猶太人嚴重衝突,巴以地區正在發生的血腥場景似乎讓許多人大夢初醒。法國世界報分析說,這一血淋淋的現實,許多國家特別是拜登的美國,出於計算或者出於厭倦一直選擇忽略,如同古董商尋求出手一件不喜歡的古玩一樣。

廣告

但是,巴以衝突既難化解更不可能溶解。在最近幾十年間,巴勒斯坦人被剝奪了土地,被剝奪了政治權利,自由行動的權利,引爆這場衝突的沒收東耶路撒冷小區巴勒斯坦居民房地事件僅僅是一個導火索。

巴勒斯坦建國夢碎,奧斯陸和約激起的希望化成一堆一堆的骨灰,政治問題被改善生活條件取代,把巴勒斯坦人轉化成簡單的喪失鬥志且內部分裂的乞丐。但是,巴勒斯坦人每一次新的抗議運動爆發,以色列人都對他們何以如此桀驁不馴感到吃驚。

世界報在“巴以衝突悲劇,世界選擇忽略”一文中就此分析指出,這是太快地忘記了尊嚴的概念。哈馬斯和伊斯蘭聖戰組織將此工具化,將他們的戰鬥與保衛耶路撒冷連在一起。被佔領的耶路撒冷舊城區清真寺廣場(猶太人的聖殿山)是中東地區最敏感的地方,阿克薩清真寺依然是巴勒斯坦人自我認同的心臟,這是一個朝拜和社會交往之地,它的照片和海報幾乎裝飾着東耶路撒冷每個阿拉伯家庭的沙龍......

世界報認為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向以色列仇外的極右翼出賣靈魂,結盟,洗白,鼓勵他們詛咒少數族裔阿拉伯人。猶太教民族主義政黨陣營,視巴勒斯坦人本質暴虐且敵對,設法使其離開以色列,否定了他們是歷史性存在的一方。如此,你會吃驚他們對巴勒斯坦年輕人如此激進化還會感到吃驚。

世界報分析指出,以色列人不喜歡談論這些,內塔尼亞胡使他們陷入雙重幻覺:巴勒斯坦問題已經終結;以色列已與阿拉伯遜尼派國家完成了大和解。

世界報15日在“國際社會在巴以問題上軟弱無力”的社評中則指出,巴以流血衝突恐怖升級,西方國家口頭呼籲“克制”“對話”,美國阻攔拖延聯合國開會,歐盟國家分裂和石化,種種顯示,根本不存在一個什麼“國際社會”,而是一個碎片化、競爭、動亂,沒有超級強權的世界。

讓局勢更為複雜的是,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局面:以色列城市爆發了內亂。空前的私刑場面,少數猶太人與以色列阿拉伯人暴力對抗,不僅對以色列內部安全提出挑戰,更嚴重的是對以色列的國家凝聚力、生活方式提出質疑,到底是共同生存還是一族獨霸?民主還是神治?

巴勒斯坦問題令人筋疲力盡,美國仍然被召喚扮演教父角色。但是,世界報社評指出,白宮與特朗普時代並沒有明確決裂,後者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切斷對巴勒斯坦人的資助,否決他們的政治權利。拜登雖然被迫宣布接手處理巴以問題,派遣一名特使前往巴以地區,結果會如何呢?“兩國解決方案”似乎越來越缺乏說服力和積極的追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