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掌摑共和國總統 吹向民主的惡風

音頻 05:22
2021 年 6 月 10 日,愛麗舍宮,法國總統馬克龍在G7峰會開幕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2021 年 6 月 10 日,愛麗舍宮,法國總統馬克龍在G7峰會開幕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AP - Pascal Rossignol

法國總統馬克龍遭掌摑事件的肇事者、28歲的Damien Tarel周四被判處十八個月徒刑,其中四個月囚禁,十四個月緩刑,剝奪公民權利三年,終身禁止從事公務。 判決書公布後,當場押解入監。一巴掌換來如此嚴厲的懲罰,輿論普遍認為與肇事者的極端行為對稱。

廣告

法國總統馬克龍6月8日去南方視察途中與一民眾握手時,冷不防遭對方掌摑,總統遭掌摑的瞬間畫面在社交網絡無數次出現,法國頃刻間似乎遭到一次不大不小的政治地震。政界不分左右,極左極右,一致譴責這一暴力行為,他們認為這不僅僅侮辱了馬克龍本人,也侮辱了法蘭西共和國。

被視為中間偏左的法國世界報就此發表社評。社評寫道:6月8日,共和國總統開始自從法國取締禁足後的第二次出訪,為的是探測法蘭西深處的“氣溫”,卻發生了令人氣憤的事件。一位高喊保皇派口號和“打到馬克龍主義”的男子扇了剛剛從一所高中參觀出來的總統一個耳光。

在第五共和國,國家領袖並非首次成為充滿敵意和仇恨的小團體或個人的攻擊目標,1962年,反對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法國秘密軍(OAS)成員向戴高樂開槍;2002年,在香榭麗舍大道國慶閱兵時,25歲的Bruneri企圖用長槍謀殺希拉克;這次針對馬克龍的侵犯雖然沒有那麼戲劇性,但是,在世界報看來,在總統與歡迎人群會面的場面上突遭掌摑,且被其同夥拍攝並立即輸送推特宣傳,因而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它意味着這是一個暴力盛行的時代,一個氣氛中充斥着不安的時刻。一股惡風正在吹向民主制度。

世界報認為,每一位公民都有喜歡或不喜歡共和國總統的權利,這是他的個人信仰。但是,掌摑共和國總統,不承認一位普選上位從而不承認他是法國人民的代表,就是把所有民主代議制的規則踩在腳下。法國總理卡斯泰事發後幾小時呼籲發揚共和精神無疑做得很對,儘管馬克龍本人認為這起事件是一個“孤立行動”,但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針對法國民主制度的威脅。

世界報指出,多年來,針對共和國民選代表的暴力有增無減,不管是針對市長、議員、政府閣員,語言暴力和肢體暴力,暴力成了社交網絡的燃料。在社交網絡,眾多公民發泄個人不滿,在一個刺激的火熱的朋友圈,什麼都可以說,什麼都可以埋怨,真的假的一律平等視之,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導致政治環境激進化,公共辯論貧困化,這恰恰是共和國的兩劑毒藥。

這一巴掌無疑是這一背景的產物,如果說,事件發生後,令人欣慰的是無論極左極右,各個黨派一致譴責暴力,但不要忘了事件發生兩天前是什麼元素在滋養着一場政治辯論,準備第三次競選共和國總統、法國不屈服領袖梅郎雄引爆一場理所當然的憤怒,梅郎雄以陰謀論的口吻預告:“在總統大選的最後一周將會發生一場嚴重事故甚至謀殺”。

梅郎雄以此來揭露他的誹謗者,一名知名的極右翼網紅編製的一個模擬對一名法國不屈服黨人執行死刑的視頻,這一視頻居然被一位知名報人同時是電視評論員的埃里克.澤木爾(Eric Zemmour)拍手叫好。世界報感嘆,這一極端的討價還價概括了此刻法國的所有問題所在,那麼,有誰能夠給這場辯論注入一點理性呢?

周四,受害人馬克龍再次淡化這一事件,認為國家並未處在“黃背心運動”時期的危機之中,他強調法國疫情大大緩解之後洋溢的樂觀主義氣氛。他說,“我現在感覺全法國瀰漫著一種樂觀主義氣氛,一種重新全方位投入生活的強烈意志”。這位哲學功底深厚的年輕總統說,“當你走向人群的時候遭到一記耳光,沒有什麼嚴重”。

馬克龍準備競選下屆總統嗎?他以“不合時宜”迴避了提問,“當我個人前途的問題真正提出來的那一刻,我會坦率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