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北京與塔利班眉來眼去

音頻 04:58
2021 年 7 月 8 日,阿富汗北部馬紮里沙里夫郊區的一個營地,一名因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激戰而逃離家園的女孩在她臨時搭建的帳篷里凝視。
2021 年 7 月 8 日,阿富汗北部馬紮里沙里夫郊區的一個營地,一名因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激戰而逃離家園的女孩在她臨時搭建的帳篷里凝視。 AP - Rahmat Gul

阿富汗政府軍與塔利班雙方7月17日在卡塔爾開始談判。與此同時,外國軍隊紛紛撤離,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軍激烈戰鬥。法國已撤出駐阿大使館百多人,中國、印度、德國、加拿大也已撤僑或者要求各自的僑民離開。不過,中國政府對塔利班的獨特立場引起觀察家們注意:中國在本土與伊斯蘭勢力作戰,但卻對異國的塔利班遷就,寬容。

廣告

美國軍隊將於8月31日全部撤離阿富汗,無疑對阿富汗構成極其重大的威脅,塔利班宣稱,目前他們已控制阿富汗85%的領土。北京則指責美國撤軍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中國尤其擔心這個近鄰爆發失控的內戰,寧肯塔利班獲勝後恢復穩定。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範鴻達對法新社承認,對中國來說,危險不在於誰在阿富汗掌權,危險在於該國繼續不穩定。

中國與阿富汗僅有一段很短的邊界--76公里,並且沒有公路通道。但北京當局擔心這一點點邊界會通向疆域遼闊穆斯林佔多數的新疆。人權組織揭露,在新疆,一百多萬維吾爾族人被關押在預防極端伊斯蘭主義的營地里“進行再教育”。

範鴻達認為,一個不穩定的阿富汗自然對中國的邊境地區的安全構成某種威脅。“如果阿富汗陷入激烈的內戰,無疑將強化極端勢力。”

面對阿富汗墜入混沌的風險,北京早早向塔利班打開了談判的大門。2019年9月,北京接待了一個來訪的塔利班代表團。六月底,中國外長王毅甚至提議願意在中國接待阿富汗雙方談判。在與巴基斯坦外長會面時他稱,必須把塔利班納入正常遊戲。

王毅還不至於像胡錫進那樣對塔利班公開讚賞:“中國的路線讓我們既是喀布爾的朋友,塔利班也把我們當朋友”,王毅預設了一個條件:“必須避免恐怖主義”,“強化打擊“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

中共政權似乎暗中希望,或有可能掌權的塔利班不會允許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利用阿富汗作為後方基地,對新疆境內發起攻擊行動。

雙方可以做這樣的買賣:塔利班不放過“維吾爾分離主義份子”,北京則給塔利班投資,塔利班似乎準備接受這場交易。

法新社記者就塔利班的中國立場在卡塔爾詢問塔利班發言人Suhail Shaheen時,這位發言人表示:“如果一個國家想開發我們的礦山,我們歡迎。”日前,這位發言人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曾保證,塔利班禁止任何人利用阿富汗攻擊任何國家,包括中國。

如果說塔利班在2001年九一一恐襲發生前庇護了基地恐怖組織頭目本拉登,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錢峰則表示:中國從來都沒有把塔利班當作恐怖組織,而是把它看作是一個激進的宗教組織。

問題是,北京可以對塔利班信任到何種程度?寫過《『中國-巴基斯坦軸心:亞洲的新地緣政治』的美國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安德魯·斯莫爾(Andrew Small)認為,中國可以跟塔利班談判甚至可以達成協議,但是後者的宗教動機令中國人不安,假如在維吾爾問題上雙方達成了協議,塔利班會走多遠,中國人沒有把握。

中國接近伊斯蘭極端勢力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北京希望自己與阿富汗的經濟聯繫能夠得到安全保障。政治學家Atta Noori觀察到,北京不願意在阿富汗投入軍事力量,但是希望強化經濟紐帶,以充分利用該國豐富的礦藏。但要做到這一點,中國人希望有安全保障。這一點目前的阿富汗政府無法保障:“反正在塔利班身上打安全的主意不費分文”。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學者Thierry Kellner認為,通過其盟友巴基斯坦,北京早已與塔利班建立了聯繫。這種關係使得中國在阿富汗的項目避免遭到恐怖襲擊,特別是針對喀布爾附近的艾娜克巨型銅礦,中國於 2007 年以 30 億美元的價格獲得了特許經營權。

中國同樣於2016年拉攏阿富汗加入其“一帶一路”計畫,但由於缺乏安全,中國投資在2020年只有440萬美元。北京在南亞次大陸的珍珠當然是“中巴經濟走廊”,但北京希望與連接印度洋和中國的阿富汗聯通起來。

Thierry Kellner指出,為了贏得塔利班合作,中國或將建議在塔利班控制地區建設公路,以及開發能源。但是這些計畫能否持久誰也無法肯定。

巴基斯坦軍事及經濟專家Ayesha Siddiqa指出,直到目前,中國一直猶豫在阿富汗投入巨款。只要沒有強權控制這個國家,我不認為阿富汗會與中巴經濟走廊連接起來。

萬一局勢失控,北京也絕不會替代華盛頓在阿富汗的位置,阿富汗是一個有着“帝國的墳場”別號,抵抗了許多外國侵略者的國家。

中國將怎麼做,在作出最後的決定之前,北京當局七月初開始撤離在阿富汗的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