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美國不願再做世界警察

音頻 04:13
圖為2021年8月30日,在喀布爾卡爾紮伊國際機場,登機準備撤離的美軍。
圖為2021年8月30日,在喀布爾卡爾紮伊國際機場,登機準備撤離的美軍。 AP - Senior Airman Taylor Crul

美國撤出阿富汗似乎發出一個明確信號,美國再也不願做世界警察。法新社發表評論說,其實奧巴馬時期對此已經作出暗示,特朗普以其獨有的方式吼叫,拜登則予以坐實。美軍本周撤出阿富汗,拜登發表講話就此做了相當清楚的宣示。

廣告

馬凱特大學法學院教授查爾斯·富蘭克分析拜登周二在美國結束20年阿富汗戰爭講話指出,“‘是終止這場沒完沒了的戰爭的時候了’,拜登終結了戰爭,特朗普似乎更容易更早去完成。”

美軍撤退處於混沌狀態,一如越戰末期西貢撤軍的場景,這一場景削弱了公眾輿論對拜登的支持,但拜登並沒有低頭,他乘着這一機會明確宣示他的國際準則:

“這裡涉及的不只是阿富汗,這裡涉及的是終結一個旨在為了重造另外的國家而大規模軍事干預的時代。”

大西洋理事會歐洲中心負責人哈達德則發推評論說:這是幾十年來,第一位美國總統“最雄辯地拒絕國際主義”。

當然,民主黨總統不時重申“美國回來了”,但他有自己的附加條件:他說:“我們應該從我們的錯誤中汲取教訓”。“我們應該賦予我們明確而現實的使命”,“”我們必須更多地對美國的安全集中精力”。

拜登曆數自己從擔任參議員到擔任奧巴馬副總統的經歷,自誇極富有外交經驗,熟悉國際政治。但阿富汗撤離行動似乎沒有體現出拜登“豐富的外交經驗”。

奧巴馬曾經警告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使用化學武器是不可超越的紅線,將招致美國軍事打擊。但是,當大馬士革2013年8月穿越“紅線”,奧巴馬最終沒有啟動預訂的空中轟炸。

拜登把民主國家與諸如中國那樣的獨裁政體的對抗置於軍事行動之上,這是他任期內的優先任務。在他的表述中,民主制度應該證明自己優越於專制獨裁。

在這場民主陣營與專制集團的巨大爭鬥中,拜登重視的是聯盟,這與前任特朗普有着截然的區別。他正準備秋天時組織民主國家元首和政府總理峰會,具體名單尚未公布。

前法國駐華盛頓大使阿爾諾發推評論說:美國“一直在將自己與世界的罪惡隔離開來和傳播其模式的好處之間猶豫不決。自 1945 年以來,他們選擇成為民主的捍衛者,然後選擇成為民主的傳教士。現在,他們回家了。”

不過,美國單方面決定全面撤出阿富汗令其盟邦措手不及,卻讓北京和莫斯科非常欣喜,中俄似乎看到了美國軍事解決手段的末路。

前美國國務院反恐官員,現任美國大學公共事務學院教授的Tricia Bacon分析,在撤兵問題上,美國的盟國似乎受到不同程度的挫傷。

拜登發表講話的次日,星期三,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明顯感覺到了拜登在國際問題上的保留態度。拜登向澤連斯基承諾,美國幫助烏克蘭反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侵略,為此將提供軍事設備,但拜登沒有向滿心期望的烏克蘭打開北約的大門。

同樣,拜登也沒有在讓基輔擔憂的北溪二號天然氣工程上讓步,傳統上美國應對俄羅斯採取制裁,但拜登對這一計畫採取了微妙的外交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