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20周年 法國輿論感嘆

音頻 05:28
2001 年 9 月 11 日,紐約地標性建築世貿中心遭到恐怖襲擊後南塔(左)開始倒塌。
2001 年 9 月 11 日,紐約地標性建築世貿中心遭到恐怖襲擊後南塔(左)開始倒塌。 AP - GULNARA SAMOILOVA

九一一恐襲事件整整二十年,二十年後,當年被擊潰的伊斯蘭極端政權塔利班重返喀布爾,世界好像回到了從前?而九一一發生時驚人團結的美國,現在卻嚴重分裂。九一一二十周年之際,法國輿論感嘆不已。

廣告

法國『世界報』寫道:2001年9月11日,當兩架航班穿入世貿中心雙子大樓,美國正處於世界唯一超強的峰巔。攜着冷戰勝利的光環,繁榮的經濟以及在發動數碼革命後擁有的超級新技術,美國強大到似乎在世界之巔堅實地駐紮下來。然而基地組織在那個早晨對紐約、華盛頓五角大樓、賓夕法尼亞發動的襲擊改變了美國,美國反應的方式改變了世界。

『費加羅報』描述:新千年才剛剛開始,19名劫機犯在炎熱的藍天下畫出一道血線,一堆灰燼,把美國和世界拖進一場新的戰爭,一場反對把野蠻行徑偽裝成神聖使命的極端伊斯蘭意識形態的全球戰爭。這似乎是一場沒完沒了的無法打敗恐怖分子的戰爭,因為只需有一個恐怖分子重新拿起一把刀或者引爆自殺腰帶,但是我們同樣一如他們一樣不可戰勝,因為他們的任何一次恐襲,即便是最恐怖的恐襲,也沒有動搖我們的信仰和價值觀。

不過,『世界報』更多從美國應吸取教訓的角度着眼,該報社評認為,自從偷襲珍珠港未曾再在本土遭遇如此襲擊的美國人遭遇強震,巨大的愛國主義情緒讓他們同仇敵愾,美國人差不多把一切都交給他們的領袖決定。受到擁有救世信仰的新保守主義意識形態影響的小布什總統發動“反恐整體戰爭“,這場戰爭應該把美國帶向一個遠比摧毀恐怖組織更遠大的目標。

實現了兩個目標:基地組織再也不能在美國本土發動襲擊;十年搜尋,該組織的頭目本拉登被美國突擊隊在巴基斯坦擊斃。然而其餘的則是一連串錯誤判斷,國家謊言,沒有很好安排的軍事行動,有時狂妄自大和無知如影隨形。取得了短暫的軍事成功,比如2001摧毀塔利班政權,2003挺進巴格達,之後,一連串跟隨的卻是失敗的佔領以及數萬人死亡。

阿富汗戰爭以塔利班重返喀布爾而狼狽告終,伊拉克戰爭以虛假的隱藏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借口啟端,讓整個中東劃入混沌,世界至今還在承受着後果,小布什與他的班子對此應負有重大責任,然而,他於2004年再次當選。

在『世界報』看來,同樣嚴重的是否認被視為美國民主基石的法治國家的價值觀,建立打擊恐怖主義的法外製度,使用中情局秘密監獄和關塔納摩集中營,酷刑以“強化審訊”之名常態化,將成為美國難以擦去的污點。在美國內部,2001年9月驚人團結,今天,催生特朗普的美國社會嚴重分裂。

小布什的美國想用武力重塑世界,拜登想讓美國回家。不過,『世界報』社評在結論部分指出,20年之後,美國被自身的錯誤以及新起的挑戰者削弱,撤退是為了重新部署力量出發。美國的單極時代雖然已經過去,但它卻保留了軍事、技術和財政優勢。就像一個昏昏沉沉遭遇許多打擊的拳擊手拒絕放棄比賽,走出擂台重獲力量。希望這個階段能對二十年發生的錯誤進行分析和總結。

『費加羅報』的社評則感嘆二十年後世界似乎重回原點,塔利班重掌政權,美國被戰爭拖得筋疲力盡後撤出,法國,正對2015年11月13日恐襲事件進行“世紀大審判”。但是,“我們不能低頭”。該報指出,恐怖分子對無辜平民自以為榮的“聖戰”暴露了我們的虛弱,但也凸顯了我們的強大,它讓我們陷入不可以失敗的文明衝突。二十年來,我們知道了只要我們的社會接受這場鬥爭,對內如同對外就足以抵制伊斯蘭病毒,我們唯一的失敗就是因為軟弱或反覆無常,自己給自己施加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