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強化抗中聯盟 拜登再開四方安全峰會

音頻 05:44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美國總統拜登決定於9月24日邀請日、澳、印三國總理在白宮舉行強化抗中聯盟的安全峰會。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美國總統拜登決定於9月24日邀請日、澳、印三國總理在白宮舉行強化抗中聯盟的安全峰會。 © 網絡照片

因美軍從喀布爾倉皇撤退廣遭批評的美國總統拜登,日前主動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或許會造成一種錯覺,美國可能正在調整對中戰略,至少希望主動緩解上台以來一直緊繃的美中關係,習近平也在通話中不失時機強調:“中美關係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

廣告

習近平發出了“世紀之問”,拜登似乎不急於接茬,全因搞好美中關係本身不是一個問題,問題在於如何搞好的因素目前並不具備。中國以“核心關切”不許他國觸及一系列重大人權問題,且在南中國海、東海,台海咄咄逼人之際,“搞好關係”成了一句空洞的辭令。那麼,在“搞好關係”之前,如何先應對北京的強勢,對美國已顯得刻不容緩,拜登撤兵阿富汗遭遇批評時,曾明確重申,美國的重點今後是印太地區,是中國,拜登上任時確定的對中強硬戰略未變,如果說這一強硬戰略與其前任特朗普相仿,拜登的策略則是結盟對抗。

四方安全會議再度召開就是一個極具說服力的例子,上次是視訊,而這次是各位親臨白宮開會。白宮周一宣布,拜登已邀請日本首相菅義偉、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及印度總理莫迪於9月24日在華盛頓召開峰會,法新社一句點破,拜登此舉旨在強化聯合應對中國的聯盟。

白宮的表述很耐人尋味,強調這一四方峰會將強化聯盟,深化包括對抗新冠疫情及氣候等問題方面的合作;四國同樣希望“致力於一個開放自由的印太地區”。法新社特意點明,這一說法是用來譴責中國地區野心的外交公式。

四方安全合作峰會3月12日就舉行過一次,但那次是視訊會議,這一次的峰會,則是四國領袖親自出席。白宮聲明強調這意味着印太地區事務是拜登政府的優先選項之一,拜登政府打算依靠“新的多邊結構來應對21 世紀的挑戰,”對於美國,21世紀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是中國 !

四方安全會談於2004年亞洲發生大海嘯之後孕育,2007年成型,叫做“四方安全對話”,但是當時應對中國的問題沒有像現在這麼緊迫。習近平上台以後,對中國社會的控制,集權的程度達到空前地步,外交上戰狼作風令人側目。近年發生的貿易戰,隨之而爆發的新冠疫情,香港事變,中國在南中國海、東海咄咄逼人的態勢等等,導致美中對抗異常尖銳,希望以團結盟邦共同應對中國的拜登上台後,又重新啟動四方安全對話機制。

法新社評論稱,民主黨總統拜登,如果說繼續保持着如同前任特朗普一樣的對中強硬戰略,但如何應對衝突的 方式與前任有別。拜登要超越兩大強權面對面對抗的模式,希望全方位調動外交聯盟,鼓勵、邀請傳統盟邦採取越來越直率的戰略。該對抗的時候對抗,該對話的時候對話,拜登也希望在氣候問題、應對新冠疫情等問題上爭取中國合作。

拜登上任後六月開啟的首次外訪就是歐洲,正是這一策略的具體部署。歐洲行,拜登把聯合盟邦應對中國的戰略進一步明確為聯合民主陣營對抗專制制度。在印太地區,除了四方安全機制,美國進一步強化了與台灣的關係,同時加深與印太區域內相關國家的聯繫。日前,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國防部長奧斯汀相繼訪問東南亞,哈里斯在河內呼籲與中國在南中國海有着長期領土爭議的越南共同對抗北京在南中國海的“霸凌”行為。

在北京大力在國際上打壓台灣之際,日前傳出美國正在認真考慮台灣當局請求,把台灣駐華盛頓機構正式改名“台灣代表處”,據報,台灣的這一要求得到美國國安會內部以及國務院亞洲事務官員的廣泛支持。中方感到問題嚴重,其外交部發言人9月13日要求美方“不得將台灣駐美經文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以免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和台海的和平穩定。”

習近平要求拜登回答如何搞好中美關係這道必答題,習近平忘了,中美關係損害到這種地步,與他有極其重大的關係,本末倒置、倒打一耙並不能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