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楊建利:推特封特朗普賬號與微信言論審查完全南轅北轍

音頻 13:43
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核准選舉人票,以便正式確定總統選舉結果之際,拒絕承認敗選的特朗普向在華盛頓集會的支持者發表演講,堅稱大選舞弊。其支持者隨後衝擊國會大廈,導致選舉結果核准工作一度中斷。隨後,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宣布暫停特朗普賬號運作。
2021年1月6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核准選舉人票,以便正式確定總統選舉結果之際,拒絕承認敗選的特朗普向在華盛頓集會的支持者發表演講,堅稱大選舞弊。其支持者隨後衝擊國會大廈,導致選舉結果核准工作一度中斷。隨後,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宣布暫停特朗普賬號運作。 © AP Photo / Evan Vucci
作者: 瑞迪
35 分鐘

1月6日,美國發生卸任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國會大廈事件之後,推特、臉書、油管等大型社交媒體平台先後宣布關閉特朗普在這些平台上的個人賬號。此舉在世界各地都引發圍繞社交媒體是否有權自行決定關閉用戶賬號,和如何疏導這些平台上恣意發泄的各種言論的討論。一些有過中國社交平台微信經歷的中國網友以及海外華人認為從中看到了似曾相識的言論審查,一時批評之聲四起。不斷被指責實行言論審查的中國官方媒體也立即不失時機地借題發揮,認為這表明言論自由不是沒有邊界的。也恰好幾乎與此同時,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團體公民力量1月8日正式就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信對資訊的審查和監視的做法與政策,啟動集體訴訟,向美國加州高級法院提告。中國微信對言論的審查與推特等美國大型社交媒體平台封殺總統個人賬號是否有可比性?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認為,這兩者完全是南轅北轍,美國社交媒體關閉特朗普賬號甚至與言論自由無關:

廣告

推特等社交媒體封特朗普賬號與言論自由無關

楊建利:"我想先介紹一下我們的訴訟案。這個案子是去年2月份着手準備。那時候的背景是李文亮醫生因為感染新冠病毒死去。在此之前,他作為吹哨人,被中共訓誡,造成大家普遍認 為,中共掩蓋疫情、打擊言論自由、並造成防疫失利和人命損失。所以當時,也就是在去年2月到3月的時候,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達到歷史最高點。大家也都記得一個事實,那就是李文亮第一次披露病毒信息,就是在微信平台,而微信迅速把信息交給了公安機關,這才有了後來(對李文亮)的訓誡和迫害。所以,我們認為,應該着手對微信替中國政府扮演審查、監控、迫害等功能進行反制。所以,我們就發出公開聲明,準備對微信展開集體訴訟。"

"經過一年的艱苦努力……要知道這個案子的準備很不容易,因為是在美國打官司,涉及到美國的法律,涉及到美國用戶,而且我們要請最好的律師,而我們又沒有任何資金……經過一年的準備,正好在這個時候可以提告了。但這個時間點正巧是美國總統特朗普被推特等其他社交媒體平台封號的時候。這完全是偶合。我們沒有專門這樣做。因為相關準備非常難。我們早就想提告,但感覺準備尚不充分。所以,我首先在這裡澄清:這完全是偶合。不是故意要選這個時間點。" 

"第二,美國總統特朗普被封號以後,包括中國政府,還有很多異議人士說:美國的言論自由出問題了。很多人就拿微信說事兒。實際上,拿微信說事兒,是南轅北轍,因為,推特及其他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封特朗普賬號的原因,甚至和言論自由無關。因為侵害言論自由的是主體首先是政府,是政府對於個人和私人實體限制言論,這是限制言論自由。"

"另外一個是企業(可能侵害言論自由),也就是資本過大,可能會造成這種情況。這就涉及到法律救濟的問題。你可以認為它封號不對,付諸法律救助。特朗普被封號和剛才講的這兩個範疇都幾乎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如果看美國1996年通過的<通訊規範法>第230條,其中有兩個要點,一個是社交媒體平台因為每天接收的信息太多,他們不像傳統的媒體有編輯,所以,社交媒體平台不為在其平台上發表的言論和信息負法律責任。這第一條是為了幫助社交媒體平台的發展,同時也符合現實情況,也就是他們完全沒有能力審查。230條款的另外一個要義是,雖然它可以不為言論負責, 但是可以有審查權,這個權力的使用,是基於對社會的基本善意。如果不審查,作為社交媒體平台,什麼內容都接受其實最符合它的經濟利益。把特朗普留在社交平台上也符合它的經濟利益,因為特朗普可以帶來很多流量。基於對社會的基本善意,它可以刪去一些人的賬號、刪除一些信息。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不能夠接受發送少兒色情內容,這是它對社會基於基本善意所做的(選擇),哪怕這樣做並不符合它的經濟利益最大化,但它必須這樣做。這是它的社會責任。所以,我認為,特朗普被封號就屬於這個範疇,屬於社交媒體平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基於社會的基本善意,所做的一個舉動。因為特朗普不斷煽動支持者用極端行為,試圖改變選舉結果。尤其是1月6日發生叛亂事件。這次事件是在他的鼓動下發生的。他如果繼續用推特,可能再次造成叛亂,所以他們基於這個判斷,基於對社會的基本善意,封了他的賬號。這實際上與言論自由沒有什麼關係 。"

法廣:微信的言論審查和推特封殺特朗普賬號兩者之間最大的不同,是特朗普本身代表的是公權力,而微信背後的實際操作人是公權力……

楊建利:" 很多人拿美國的社交媒體平台和微信相比:你為什麼要告微信呢……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事情。那些人的說法讓人感覺好像不是推特封了特朗普,而是特朗普封了推特……特朗普代表的是公權力,而微信,第一,它是在中國政府幫助下,形成市場壟斷的,我們幾乎找不到另外一個可以替代它的(平台),其中原因就是中國政府介入市場,造成了它對市場的壟斷。剛才我們提到,一個科技公司形成市場壟斷,就有可能傷害言論自由;第二,微信從一開始就一直為政府執行審查、監控、幫助政府進行迫害、獲取個人信息交給政府等類的功能,所以是政府功能的一種延申,從某種意義上講,它甚至是政府的一部分,儘管它是私人企業。這是它與推特、與臉書這些社交媒體最大的不同。它可以被比作公權力處理,就是說,微信代表着公權力,來封殺用戶的言論,這就構成了侵害言論自由罪。這是我們提告的基點。這個基點 與推特及其他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封殺特朗普完全是南轅北轍的兩件事。  "

美國民主經歷了災難,但民主素養深植於社會

法廣:而且,特朗普作為公權力代表,其實有官方的信息和言論的發布渠道,但特朗普不用,他選擇了使用社交媒體發聲……

楊建利:"對。說(封號)限制了他的言論自由,但沒有人不讓他講話或限制他的言論自由。他可以在白宮開記者會,如果記者還願意去參加他的記者會的話。但問題是,幾乎所有媒體、所有的社交媒體平台都在封殺他。這說明:這不是黨爭,說明這些媒體基於對社會的基本善意做出的一個決定,就像他們每個媒體都明白不能刊登少兒色情內容一樣,這是一種共識。"

法廣:推特做出封特朗普賬號的決定,好像也是迫於來自員工的壓力。您怎麼理解這些員工要求社交平台封殺總統的賬號的行為?

楊建利:"我覺得這反映出基本民意。因為美國使用推特的人相當普遍,幾乎是全美國。從1月6日以後各個媒體所做的民意調查來看,1月6日以後,美國大部分人都認為特朗普要為這次的叛亂負責,很多人譴責特朗普。這是民意的一種反映。從這一點上可以看出,尤其是1月6日以後,包括特朗普自己的親信,包括他自己任命的各部委的官員、包括他任命的聯邦法院法官、最高法院法官,都不配合他撒謊,更沒有配合他推動叛亂,很多親信都離開了他。可以說,1月6日以後,他在政府內已經無法指揮一兵一卒。從這一點來看,雖然美國民主經歷了這麼大的災難,也讓我們看出這個民主的各種弱點,但最近所發生的情況可以看出正面的現象,也就是:美國民主的基本盤存在,而且民主的素養深植於社會。這一點讓人感到非常欣慰。“

 

應該說推特、臉書等大型社交媒體雖然為民間言論的釋放提供了無限寬廣的空間,但各種宣揚仇恨與暴力的言論,以及各種不實資訊也在這些平台上大行其道,由此在西方社會引發越來越多的應否和如何疏導資訊在這些平台上的傳播的討論。社交媒體究竟只是簡單的資訊載體,還是一種新形式的媒體。傳統媒體通常要遵循各自的編輯方針,這就意味着對資訊的篩選與報道的角度的選擇,並對所報道內容負責。具體到特朗普賬號被封事件,特朗普既是擁有發言權的普通人,同時也是擁有國家資源的公權力代表。應當如何界定他在社交媒體上的權利?如何界定他與社交媒體間的關係?總體而言,傳統媒體一向小心翼翼地與公權力保持距離,以維護自身的獨立性。不久前,法國政府為因應新冠疫情期間網絡上大量流傳的虛假信息,而在政府網站上附加了一些媒體的信息核查文章的鏈接,引發各媒體群起抗議。其中原因就是媒體認為政府此舉混淆媒體與政府間的關係,擔心民眾會由此將這些媒體看作是政府的傳聲筒,對他們的獨立性產生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