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中國學者:意識形態及價值觀分歧是中美關係緊張內在原因

音頻 04:52
特朗普四年總統任期雖已結束,但中美競爭關係可能將長期存在。
特朗普四年總統任期雖已結束,但中美競爭關係可能將長期存在。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瑞迪
13 分鐘

2021年1月20日,美國新總統宣誓就職,美國政治翻開新的一頁,國際社會也密切關注拜登新政對經歷了四年特朗普任期震蕩的國際關係,尤其是中美關係的可能影響。如果說鑒於美國朝野兩大黨在中國議題上的普遍共識,輿論並不預期中美關係會在拜登任下出現重大調整的話,中國方面對中美競爭關係的認知似乎也註定兩國關係在短時間內,難有重大突破。卡內基核政策項目駐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研究員趙通先生認為,中美關係緊張的最深層原因是雙方在意識形態以及價值觀等問題上的分歧。

廣告

趙通:“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是一個長期的趨勢。它的推動因素是一些內在的深層原因。比如中美之間越來越顯著的意識形態、價值觀的分歧,這是我認為中美關係從特朗普時期越來越有競爭性,有敵對氛圍的最內在的、最根本性的原因。而這個內在的原因會長期持續存在。因為它畢竟顯示了一些國家高層領導人的個人價值理念、體系等等。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美的競爭關係只有可能是越來越具有競爭性。而且,對於中國的很多戰略學家來說,他們已經認定,國際關係的本質就是圍繞着一切由權力所決定的,美國、西方至世界之所以對中國不友好、有偏見,是因為中國的實力還不夠強。那麼,將來唯一能使西方國家平等看待中國、對中國給以足夠的尊重、放棄他們的偏見的方式,就是中國在實力上,全面的追趕甚至超越他們。所以,中國的戰略學家們,他們認定了一個真理,那就是,未來,因為中國在崛起、美國在相對衰落這種結構性的變化,使得無論中國怎麼表現,美國都會把中國看作敵人,美國也會盡一切權力,阻止中國的崛起,給中國製造麻煩。在這種情況下,不管美國是哪位總統、哪屆政府、採取什麼政策,中國就一心一意地提高自己的綜合國力,爭取在硬實力上,儘快地追趕乃至超越美國。所以,既然是這種非常圍繞着權力核心、實力的思考方式,雙方的競爭關係毫無疑問是會繼續存在。所以,我並不對於拜登政府上台之後的中美關係有太多的樂觀看法。”

“退一步講,拜登也認識到中美關係這種競爭的內涵,但他覺得,在某些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的領域,在某些符合全球利益的領域,還需要中美兩大國進行一些合作。所以,我覺得,在一些相關的經貿領域、氣候變化、共同防疫、公眾安全、環境保護等方面,包括與地區問題相關的比如防擴散等領域,還是可以見到 更多的雙邊合作,但整體來說,雙邊關係肯定是持續非常強烈的競爭性。”

雖說中美兩國在一些重大國際議題上有合作的必要與空間,但趙通先生認為也不必對這種合作有太多期待:

趙通:“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對雙邊的這些合作抱以太高的期望,它畢竟是在一個整體關係越來越走向競爭性的大背景下發生的。而且,  由於雙方在一系列基本事實的認知上,都存在越來越大的鴻溝,所以,即使他們有一定的意願,來在我剛才所列舉的有限的領域合作,這種合作的展開,恐怕也會充滿波折,不會特別地一帆風順,而且(合作)程度也不會特別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