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緬甸:聯合國擔心內戰 中國反對制裁希望“民主轉型”

音頻 05:14
緬甸仰光街頭周日的反政變抗議活動
緬甸仰光街頭周日的反政變抗議活動 REUTERS - STRINGER

聯合國安理會周三(3月31號)召開了緬甸問題閉門會議, 秘書長緬甸事務特使懇求安全理事會採取行動,因應緬甸日漸惡化的危機;她並警告,軍政府暴力鎮壓民主示威,恐讓緬甸有爆發內戰與 “大屠殺“ 的危險。但中國則依舊反對採取制裁手段,希望軍事統治的緬甸“民主轉型”。

廣告

自今年二月初發生軍事政變。推翻總統溫敏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季代表的民選政府後,緬甸全國各地均爆發反對軍政府的集會抗議,讓全世界看到了緬甸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和勇氣,但由於國際社會難以達成一致譴責和制裁,軍政權繼續不斷地肆意鎮壓,據報已經導致超過520人被殺害。在英國的提議下,聯合國安理會周三舉行了閉門會議,並強烈譴責正在光天化日下發生的最嚴重的國際罪行和違反國際法行為。

緬甸有內戰危險

聯合國秘書長緬甸事務特使伯格納指出,緬甸形勢迫切需要“強有力、統一和堅決的國際反應”。她也警告緬甸有暴發前所未有規模內戰的可能性。

伯格納表示,在軍事政變之前,緬甸正朝着從最不發達國家行列“畢業”的地位邁進。現在來之不易的民主過渡與和平進程的成果正在消失。3月27日,緬甸建軍節當天的標誌是有包括兒童、青年和婦女在內的約上百人被野蠻殺害。她說:“緬甸人民清楚地表明了他們對自己國家的民主未來有着多無私的承諾,他們願意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多少犧牲。安理會應當聽到他們的聲音,為該國當選代表和公民社會領袖提供一個平台,直接與大家分享當地的情況和他們所遭受的難以想象的痛苦。”

據報道,緬甸克倫邦和克欽邦的戰鬥加劇,惡化了現有的人道主義挑戰,對平民產生重大影響。在克倫邦邊境地區的軍事空襲導致成千上萬人逃往泰國。在與中國的邊境附近,緬軍與克欽邦獨立軍的衝突加劇到了今年以來的最高峰。東部和西部邊界的民族武裝組織也越來越大聲地抗議軍隊的殘暴行徑。

伯格納指出:“軍方的殘暴行為過度,許多民族武裝組織成員都採取了鮮明的反對立場,暴發前所未有規模的內戰可能性增加。”她強調,這有可能在“我們的注視之下發生”。如果不能防止暴行進一步升級,那麼從長遠來看,與現在投資預防措施相比,世界付出的代價將高得多,尤其是對緬甸的鄰國和更廣泛的地區而言。

聯合國譴責軍方 呼籲制裁

至於國際社會如何行動,伯格納呼籲安理會考慮所有可用的工具,以採取集體行動,做正確的事,採取緬甸人民應得的措施,並預防在亞洲的中心地區發生多層面的災難。”,她指出,“緬甸軍事領導人清楚地表明他們沒有能力管理國家,必須恢復文官統治。“我們有義務幫助以溫敏總統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季為首的民選政府恢復重返文官”。聯合國也將繼續與東南亞國家聯盟成員和其他領導人進行密切磋商,並希望能在新冠大流行的旅行限制中於下周訪問該地區。

安理會這場閉門會議應英國要求召開,英國駐聯合國大使吳百納告訴記者,安理會“一致譴責”緬甸軍方,也在討論“多種可用的措施”。但是,據法新社報道,面對緬甸的悲劇,安全理事會理事國意見分歧。美國和英國剛剛宣布了新一輪制裁,而中國和俄羅斯則拒絕正式譴責這一政變,對軍政權實施經濟壓力。緬甸軍人政權則利用這些分歧,繼續他們的血腥鎮壓。

中國表明希望軍事統治的緬甸“民主轉型"

但被認為是緬甸主要盟邦的中國繼續排除制裁緬甸,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在會上表示:“一面倒的壓力、呼籲祭出制裁或其他脅迫措施,只會加劇緊張與對抗,讓情況更加複雜,一點建設性也沒有。”中國表明希望軍事統治的緬甸“民主轉型” “中國希望緬甸儘快恢復和平、穩定和憲政秩序,並持續穩定地朝向民主轉型邁進。”

國際多方制裁形同嚴重警告

在不能達成國際制裁的情況下,國際社會還是在行動,美國和歐盟都宣布了對緬甸軍政府的制裁措施,除了對軍政府負責人制裁外,華盛頓本周一已經宣布立即暫停與緬甸的一個貿易與投資協議,暫停所有與緬甸的貿易往來,直到民選政府重新執掌政權。日本宣布停止向緬甸提供所有新援助。可再生能源生產商Voltalia等公司終止了在緬甸土地上的業務。法國電力公司也已宣布暫停一個大壩修建項目。

據本台(RFI)法語部報道,這些都不是直接制裁,但這是一個嚴重的警告。比如,與緬甸保持經濟合作緊密聯繫的日本的決定僅適用於新的援助,而不適用於已經存在的項目。法國國際研究所亞洲中心區域主任弗朗索瓦斯·尼古拉(FrançoiseNicolas)分析認為,將看軍政府的反應,但可以肯定的是,針對緬甸高級軍官的制裁尚未得到有效證明 。 希望更廣泛的日本和美國制裁將產生更大的影響。 ”

另外,這些經濟制裁可能會給緬甸人民帶來後果,他們可能會成為附帶影響的受害者,但尼古拉斯認為,,自2月1日以來,抗議活動遭到鎮壓,造成近520人喪生, “人們每天都在表明他們已準備好為最高的犧牲而戰。可能的更廣泛制裁也影響了人民;但在他們自己看來,這不再是問題。 ”

但是,緬甸軍政府可以指望中國或俄羅斯的支持,這對國際制裁的有效性始終構成了問題。

正如伯格納所言: “緬甸人民理應知道為什麼會允許緬甸安全部隊繼續進行法外處決的殺戮狂潮,為什麼軍事狙擊手可以向手無寸鐵的抗議者開槍,為什麼他們可以任意拘留、實施酷刑,可以綁架那些最終被殺害的人的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