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駐美大使:同為平凡出身,菅義偉和拜登會建立良好個人關係

音頻 05:48
菅義偉抵達美國馬里蘭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資料圖片
菅義偉抵達美國馬里蘭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15日乘坐專機抵達馬里蘭州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正式展開對美國的訪問,他也將在16日與拜登總統於白宮會面。在出訪前,菅義偉向媒體表示,“在這次峰會上,我們將討論日本和美國都感興趣的廣泛問題。”出發後, 菅義偉還在推特上指出,“在訪問美國期間,我希望與拜登總統建立信任關係,進一步加強由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等普世價值所凝聚的日美同盟。”

廣告

針對菅義偉此次訪美之行,日本駐美國大使富田浩司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在周五兩國領導人舉行的華盛頓峰會上,加強美日同盟和建立 “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必要性將是雙方間的首要議題。他表示,日本“很榮幸”看到菅義偉將成為拜登上任以來第一位與他舉行面對面會談的外國領導人。富田浩司預測,兩位領導人之間將會產生溫暖的個人關係,這是因為他們都來自平凡的出身。富田浩司說,日本對拜登積極參與印太地區事務 “深受鼓舞”。他特意提及了上個月拜登與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領導人舉行的“四國對話”機制首次領導人峰會。他補充說,“國際秩序正受到各種挑戰,因此我們希望繼續就日美如何主動實現共同願景進行具體討論。”

富田浩司認為,兩位領導人有相似之處。他說,“菅義偉和拜登一樣,都是沒有繼承政治支持網絡,而是依靠自己從政建立事業的領導人”。菅義偉的童年是在日本地方農村的一個草莓農產上度過的,而拜登則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煤炭礦業城市斯克蘭頓。富田浩司說,“菅義偉的優勢在於他了解普通市民的生活,感受他們的快樂和痛苦”。他說,“這些共同的個人特質將導致穩固的關係,這將使他們能夠解決他們必須共同面對的棘手問題。” 富田浩司談到,許多日本人都記得拜登在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後訪問他們國家時表現出的熱情。他說,“我其實也在那裡參加了那次訪問,我非常讚賞拜登安慰災民並給他們帶來希望的方式”。

在政策方面,富田浩司稱,日本完全支持拜登政府所宣傳的多邊主義方式,以及拜登“將氣候政策與通過新投資、擴大就業和創新實現的經濟增長聯繫起來”的努力。但兩國領導人白宮會晤的首要議程將是討論加強日美聯盟的協調戰略,富田浩司指出,“(太平洋)地區的安全環境已經變得越來越嚴峻”。分析人士認為,與過去幾年相比,日本在印太地區安全和有關中國人權的問題上採取了更加積極的態度。富田浩司在解釋新形勢時說,“隨着日本周邊的戰略環境變得越來越複雜和不確定,我們需要利用一套越來越複雜的政策對策,利用我們外交和安全工具箱中的一切。”

富田浩司談到,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是這一不斷變化的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他亦補充稱,“我們的方針,包括我們與四國對話機制日益增長的夥伴關係,並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他說,日本的 “戰略目標一直是維護整個地區的和平與繁榮。在這方面,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大。”他補充說,“日本重視多邊主義,旨在實現‘團結的世界’,共同應對國際社會面臨的挑戰”。

就中國問題,富田浩司說,“雖然最近中國在華盛頓是一個越來越大的話題,但我可以向你保證,作為一個位於附近的國家,中國對日本來說始終是一個重要的存在。”他說,“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擁有14億人口,我認為中國其實有能力也有責任為解決全球問題的努力做出積極貢獻。”

此外,曾參與負責制定特朗普政府出台的《2018美國國防戰略報告》的,美國前國防部副助理部長柯伯吉(Elbridge Colby)近日向日媒表示,“若台灣發生突發事件是直接關係到日本主權的問題”。針對記者提問,“為什麼台灣問題最近成為日本和美國的核心問題?”柯伯吉回答說,“中國的武裝力量持續穩步增長,不僅在台灣,而且在不久的將來,中國正在尋求獲得在整個西太平洋地區實施行動的能力。衝突的風險,以台灣為首,為了防止這種衝突,美軍的前沿部署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在2018年的國防戰略中如此強調。但我們的努力並沒有跟上形勢的嚴重性”。 他稱,“我感到關切的是,拜登總統可能沒有向菅義偉首相適當地轉達局勢的緊迫性。”

記者追問,“期待日本在威懾中國方面有什麼作為?”柯伯吉說,“這不是美國的問題,而是直接影響到日本的主權和獨立”。他稱,“如果中國在亞洲建立霸權,損失最大的是日本”。他認為,“將日本的防衛預算限制在GDP的1%左右,並不是應對戰後最大安全威脅的辦法,2%才是最低限度。拜登政府不應向日本釋放過多壓力,讓其分擔責任”。他說,“對於中國軍隊的規模,美日之間需要有一個共同的認識”。

記者問,“你如何看待台灣突發事件的風險?”他則回答說,“對中國來說,最好的戰略是達成既成事實,最好的目標是台灣。對於美國來說,一旦(台灣被)拿下,就很難再拿回來,可能會放棄”。他談到,“中國即使不試圖吞併日本和菲律賓,也會逼迫日本和菲律賓臣服。必須在中國拿下台灣前勸阻他們。”

記者問,“美軍印太司令部正在考慮部署地基導彈。” 柯伯吉說,“美軍印太司令部正考慮在連接沖繩和台灣、菲律賓的第一島鏈上部署地基導彈,但台灣在政治上很困難”。他稱,“通過淘汰的過程,日本和菲律賓都將是必要的。”記者談到,“在台灣突發事件中的合作對日本來說是一個很高的障礙。”柯伯吉指出,“關鍵是日本和美國要有更多的發言權和準備。如果中方知道要與美國和日本同時作戰,就會感到更加強大(的威懾力)”。他說,“和平來自於為戰爭做準備。沒有人要求我們在中東與他們開戰。我理解政治上的困難,但遲遲不作出回應是不可逆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