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民營企業家孫大午被指控8項罪名正式逮捕

音頻 07:35
資料照片:農民企業家孫大午
資料照片:農民企業家孫大午 © 網絡照片

河北省高碑市公安局日前正式對中國農民企業家孫大午實施逮捕。 21日簽發的逮捕通知書上羅列了8項罪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採礦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罪、強迫交易罪、破壞生產經營罪、妨害公務罪。同時被批捕的還有大午集團另外6名管理人員。孫大午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農村改革浪潮中崛起的農民企業家,因為思想獨立,關注公共社會話題,並在其企業內實施理想化的管理方式,而在民營企業家中獨樹一幟。但企業不斷壯大的過程中,他也不斷與中國體制發生矛盾。2003年,他先是因為網絡言論被有關當局認為損害國家形象,處以停業整頓,隨後又被以非法集資罪名判刑三年,並罰款。2020年11月11日,他再次被捕,最初的罪名是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其律師團隊成員楊斌律師對孫大午這次面對多項罪名指控並不過到意外。

廣告

是否構成犯罪?有否社會危害性?

孫大午創立的大午農牧集團領導團隊2020年11月11日就被司法當局“連鍋端”,包括孫大午在內的近30名集團高管和家人都被帶走,其中7人被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據其律師介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原本應在5月10日到期。

楊斌:總體並沒有超出我們的預料。此案總共30人涉案,除5人監視居住之外,其他人之前就已經被逮捕。之前監視居住、逮捕或取保候審的人的罪名,整體都在我們團隊預測範圍之內。只是目前還沒有涉黑指控,沒有給他戴上黑社會經濟組織罪名。這是第一。第二是,之前傳聞很多的關於他可能有政治上的問題,比如與境外勾結之類罪名, 從這次批捕的罪名看,也沒有出現。但這些都只是批准逮捕的罪名。像這種涉及多人、而且涉及罪名比較多的案件中,最後確定的罪名存在很多變動的可能性。我個人不排除在移送審查、起訴的時候,公安機關會不會給他套上一定黑社會的帽子。因為他現在的這些罪名指控是非常典型的涉黑罪名。

法廣:從您目前對案情的了解來看,您怎麼看大午集團一下子有這麼多人被捕、而且有這麼多罪名指控?

楊斌:大午集團已經發展了37年。孫大午本人確實是一位非常有個性、有思想,也可以說是非常有象徵意義的企業家。他對中國農村、對農民問題有比較獨到的想法,並且在他的一畝三分地里,做了一個實驗,做了一些很有創新意義的嘗試。當然可能會涉及到一些問題,比如用地。如果嚴格從法律意義上說,也可以說存在一些用地手續不全等問題。但總體來看,這些是否構成犯罪?有否社會危害性?包括我們現有的這些土地制度是否也需要改革?所以,我覺得這背後有非常複雜的背景,不是我們現在看到這麼多罪名,好像很惡劣、很嚴重似的。不是那麼簡單的。

法廣:在此之前,孫大午本人對這次被捕是否有預感呢?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捕、判刑……

楊斌:從我們目前感覺到的、和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我們覺得他是沒有這方面的預感。這次案發應該說特別突然,他個人沒有做任何緊急預案,沒有任何準備,所以律師團隊介入以後,感覺到企業家的危機意識他完全沒有……所以,很多事情、很多問題需要協調,因為他之前沒有做任何準備。 我們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我個人第一感覺是,這之前對他們採取的是“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這種強制措施。這種強制措施最長期限是6個月,本來應該5月10日到期。但現在,4月21日就轉為逮捕,提前了20天。我個人認為偵查機關現在在加快辦案節奏。第二點是,現在被羈押有25個人,我個人預測可能會有部分當事人能取保候審,因為其中有好幾位都是夫妻雙雙被抓,留下未成年的孩子在家。所以可能會對他們中部分人採取取保候審措施,至少是從人道的角度來講吧。

法廣:現在律師團隊是否也面對壓力呢?

楊斌:對,挺多壓力……律師們基本上都不敢發聲,這之前,他們都陸陸續續接到當地司法局的電話,或約談,要求他們不要發聲、不要接受媒體採訪、依法依規……依法依規,我覺得這也是我們所主張的。我個人認為,依法依規這四個字是不應該包含不能接受媒體採訪的。我希望大家都依法依規:律師依法依規,司法機關也好,當地的政府也好,也都依法依規。大家都依法依規,在陽光下辦案,回歸到案子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孫大午等人去年11月被捕後,集團賬戶以及流動資金被迅速凍結,當地政府並立即派出“工作組”,接管集團總部及各個分公司。孫大午的兩個弟媳4月初先後發聲,並致信大午集團說明案情進展,但相關微信迅速被刪除。楊斌律師本人4月7日也一度被警方帶走問話8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