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二戰勝利日:已經和平,何時和解?

音頻 04:16
5月9日普京與塔吉克斯坦總統埃蒙馬利-拉赫蒙在無名士兵墓前獻花。
5月9日普京與塔吉克斯坦總統埃蒙馬利-拉赫蒙在無名士兵墓前獻花。 © AP - Mikhail Metzel攝影

面對希特勒,歐洲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聯盟,如今該如何重溫這種團結?國際反恐?控制新冠病毒?抗擊氣候變化?種種撮合俄羅斯與西方的努力,如今看來都是徒勞無功。

廣告

1985年以來,每年的5月9日都是歐盟慶祝“舒曼宣言”的日子,慶祝和平與共生。1950年的今天,時任法國外交部長羅伯特-舒曼在巴黎一場演講當中,提議創建統攬歐洲煤炭鋼鐵共同體,這是歐盟的前身。2021年的5月9日星期天,歐委會發文紀念這個日子,回憶稱:歐洲煤鋼共同體“讓未來所有的戰爭不僅變得不可想像,還變得從物質角度上來說,絕無可能發生”。

5月9日,也是歐洲一部分國家的二戰勝利日。1945年5月8日,德國軍隊投降書正式生效,然而由於時差原因,當時蘇聯已進入5月9日凌晨。時至如今,與西歐在8日慶祝戰爭結束不同,蘇聯前成員國多數依舊保持5月9日紀念勝利日的傳統,這一差異在今天俄羅斯與歐洲嫌隙加深之際,有着重要意義與現實作用。按照資深歐洲議員,法國前任部長凱瑟琳-拉呂米耶爾的說法,如果歐洲能夠統一規定5月8日為結束二戰,走向歐盟的日子,那麼這將是一記極強的信號。

然而新納粹的身影在多國時隱時現,加上俄羅斯與歐洲的不睦日益深重,76年前的5月8日9日曾經在歐洲大陸上發生的事件,到如今仍然有老傷未愈,觸發新傷的跡象。2016年,在蘇聯衛國戰爭中付出重大犧牲,並在近年來面對俄羅斯不斷失去對領土掌控權的烏克蘭,宣布結束5月9日紀念衛國戰爭勝利日的傳統,改設“抗擊納粹勝利日”,與歐盟相向而行,在5月8日慶祝。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5月8日與七國集團大使與歐盟外交代表抵達盧甘斯克地區,紀念二戰受害者。同一天早些時候,他發表紀念演說,強調了烏克蘭曾與眾多國家並肩抗擊納粹,犧牲重大,“歷史是共性的...國際機構與規則應着維持和平的目的而誕生,所有國家都有責任按規行事”。

拆除老雕像,抹去蘇聯印記,如果說烏克蘭欲清除歷史的選擇是當前主權受壓之下的一種極端表現,那麼俄羅斯的紅場閱兵式,在普京多年治下,則是“從蘇聯時期的慶祝和平,演化成了現在的慶祝勝利”:費加羅報引述政治學者米哈伊爾-維諾格拉多夫的點評稱,慶祝和平與慶祝勝利,有着顯著的區別;另外記者馬克西姆-舍甫申科也對費加羅報表示,“現在俄羅斯對勝利日的紀念,只剩下閱兵式的戰車隊列撞擊克里姆林宮前的地面”,“我們怎麼能夠談論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之間戰爭的可能性?敖德薩的年輕人和頓河畔羅斯托夫的年輕人,他們的祖父們曾經在一條戰壕里共同抗擊納粹”!

外國嘉賓寥寥,新冠疫情大流行或許是掩飾俄歐冷淡與俄羅斯影響力出現問題的最佳借口?有政治分析人士表示,俄羅斯無法轉變成一個區域巨人,但也沒能邀請別人來共同重溫勝利日的喜悅;面對希特勒,歐洲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聯盟,如今該如何重溫這種團結?國際反恐?控制新冠病毒?抗擊氣候變化?種種撮合俄羅斯與西方的努力,如今看來都是徒勞無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