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國專家看文在寅訪美:再凸顯亞洲對美國戰略的重要性

音頻 06:01
韓國總統文在寅
韓國總統文在寅 JEON HEON-KYUN POOL/AFP/Archivos

在日本首相菅義偉之後,韓國總統文在寅成為拜登當選後在白宮接待的第二位重要客人。文在寅美國行為期5天,從20日起正式啟動相關日程, 5月21日訪問白宮。白宮之前在宣布這一消息時說,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談,凸顯出韓美之間的“堅定不移的同盟關係”。韓國方面說,兩國領導人將重申兩國同盟的穩固性,並期待在兩國友好的基礎上擴大全面互惠合作。

廣告

之前文在寅和拜登已在拜登當選後通過兩次電話,並通過領導人氣候峰會視頻會面,此次是雙方第一次面對面會談。據悉,韓美首腦將就抗擊新冠疫情謀求合作方案。尤其是,雙方能否就建立疫苗夥伴關係形成共識引發關注。通過疫苗互換協議確保疫苗供應,以及構建全球疫苗生產樞紐等有望成為會談議題。雙方還可能就深化半導體、電池等新產業領域的合作進而擴大經濟同盟的方案進行協商。此外,韓半島事務自然將成本次會談主要議題。兩位領導人在會後還將共同會見記者介紹會談成果。

拜登上台後將東亞兩個重要盟友領導人請到白宮,顯示出亞太在美國戰略布局中的重要地位,中國也如影相隨。

如何看待這次韓美高層會談?在中國對抗升級的背景下,韓國總統此行有何意義?會談是否會有令人驚訝的決定? 本次節目請法國朝鮮及亞太問題專家,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的研究員蓬達茲(Antoine Bondaz)做出他的分析:

A. Bondaz: 文在寅總統訪問美國本身並不令人驚訝,美國的盟友希望與美國總統保持最高層的接觸是很自然的事。 可以說,在誰是第一個與美國總統見面問題上,日本和韓國領導人之間存在一種所謂的“競爭”。日本首相首先去華盛頓與拜登會談也是符合邏輯的,因為和韓國相比,美國無論是在貿易還是軍事領域都優先與日本的合作關係。

但非常值得強調的是,韓國總統在歐洲總統或總理(首相)之前前往華盛頓,也顯示出一個重要的點,這就是對美國來說,亞洲的合作夥伴對美國目前的戰略部署中佔據非常重要的地位。另外,拜登上台後,在這個總統級別的高峰會之前,美國已經就與韓國進行了非常密切的協作,包括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曾前往日本和韓國訪問,美日韓三國安全顧問四月初在華盛頓會晤等非常高層的密切接觸......

法廣:中國是韓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國,美國是韓國的重要安全保障,在目前美中關係緊張的背景下,面對中國,韓國總統選擇前往華盛頓是不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A. Bondaz: 是的,這曾是過去韓國曾面臨的困境:經濟上依賴中國,安全上依賴美國。韓國長時間以來實際上都曾希望中國在朝鮮半島,尤其是兩韓關係,和平協議等議題上扮演重要的角色,20年以來,首爾一直注意不在美國針對中國的批評時更靠近美國,就在最近,韓國也沒有簽署針對中國新疆等人權議題批評的公開信, 但日本簽署了; 韓國沒有禁止華為進入本國的5G建設設施......韓國實際上不願意觸犯中國,希望中國能夠在朝鮮半島問題上扮演積極的角色,但我認為近幾年,或者近幾個月以來還是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首先是在韓國公眾輿論方面,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調查顯示,對中國沒有好感的韓國人比例達到75%,尤其是年輕人,這也是韓國的一大特色,和美國或歐洲相比,韓國的年輕人對中國持有負面看法的人數比例相當高,這一點當然會有政治後果,給執政者帶來政治上的壓力;第二點,由於目前沒有兩韓之間的談判,與2018年相比,中國的角色也相應地減弱,我們記得當時有兩韓的高層會晤,中國和韓國之間也舉行了五次峰會。第三點,美國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並不是希望韓國能夠加入美日印澳組成的“四國對話”機制,而是希望韓國能夠以某種方式進行合作。

法廣:拜登和文在寅會談後將舉行聯合記者會,作為朝鮮問題專家,您認為這次會談會有那些值得注意的看點和重點?

A. Bondaz: 值得關注的是,如果雙方發表聯合聲明的話,中國在其中的位置,中國在這份通告中如何被提到。韓國在與美國公開和開放地提到中國這個問題上比較尷尬,所以,他pengdasi們會採用何種方式提到中國就將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點。在朝鮮問題上,我想不會有大的驚奇發生,文在寅希望可以將新冠疫苗通過安全的方式運動到朝鮮,如果通告中提到這個問題也很有意思,但如論如何朝鮮也將在國際疫苗實施計畫的框架下獲得疫苗。

除此之外,要關注的是接下來的幾周時間內是否會重啟談判,很清楚的是,現在不可能有半島去核化的協議,但這並不阻擋會有一些微小的力量推動重啟談判。目前兩韓之間沒有任何合作,美朝之間也沒有,朝鮮與國際社會的合作也在最小的範圍內,所有的非政府組織也都因為疫情而撤出了朝鮮。

非常感謝蓬達茲(Antoine Bondaz)先生接受法廣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