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大會再談台灣參與與新冠病毒來源

音頻 06:20
學者呼籲世衛年會關注調查病毒源頭
學者呼籲世衛年會關注調查病毒源頭 © 網絡

第74屆世界衛生組織大會今天在日內瓦拉開帷幕,為期一周的會議依然以視頻會議的方式舉行,除了如何應對新冠危機,如何加快生產疫苗,增加給貧窮國家共同分享權之外,有關是否應該進一步調查新冠病毒的來源,世衛組織機制改革問題,以及台灣的參與問題都將是此次世衛大會難以避免的議題。

廣告

 

 

首先,我們來關注一下台灣的參與問題,一年多來國際政界以及輿論界的施壓最終未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台灣依然被拒絕在世衛組織年會的門外,這是台灣民進黨政府執政之後,台灣第五次被世衛大會拒之門外。造成此一現象的原因十分簡單,正如世衛組織發言人去年接受法廣書面採訪時所表述的那樣,是否允許台灣作為觀察員國參與世衛大會,必須由會議舉行之前的準備會議上由世衛成員國投票表決,我們知道,中國對非洲以及亞洲地區小國的影響力,而世衛組織組辦機構最終又必須尊重各國的表決結果。所以最終的結果並不出人意外,這也是主張對世衛組織進行改革的改革派人士的論據之一。

台灣外交部周一就北京再度阻撓台灣出席世衛大會發表公告,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及台灣衛福部長陳時中共同表達嚴正抗議議,並強調政府及全民持續積極爭取參與世衛大會的堅定決心,同時也向2021年國際社會對台灣參與WHA的強勁支持,表達誠摯謝意。

陳時中表示,台灣未受邀參與大會,不僅是台灣的損失,也是世界的損失。健康是基本人權、普世價值,“世界衛生組織”作為專業國際醫衛組織,應為全人類健康福祉服務,不應屈從於特定會員的政治利益。

台灣外交部表示,北京不斷謊稱已經為台灣參與WHO做出妥善安排,此說法完全悖離事實、不符國際認知,也違反台灣人民意志。中共從未統治過台灣,但卻持續不當曲解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及世衛大會第25.1號決議,一再誤導國際社會。

確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上周在例行記者會上就上述問題回答說,“中國台灣地區參與國際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活動問題,必須按照一個中國原則來處理,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和世界衛生大會第25.1號決議確認了這一根本原則。”他說: “民進黨當局無視國際社會聚焦抗疫合作的普遍願望、無視台灣地區人民的生命安全,借疫情大搞政治操弄,違反聯大第2758號決議和世衛大會第25.1號決議,不惜以干擾大會進程、破壞國際抗疫合作為代價,執意搞涉台提案。其真實目的就是為了在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過,趙立堅無法否認的是,台灣在國民黨執政期間,曾經在2009年至2016年期間在北京的首肯下每年出席世衛組織的年會,既然此舉違背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北京幾年前為何沒有加以阻止呢?

今年世衛組織年會被認為是世衛組織歷史上最為重要的一次會議,新冠疫情對全球造成的危害史無前例,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全球死於新冠病毒的人數已經超出了345萬人,其嚴重程度超過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大流行病。其中,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依次為美國,巴西,印度,墨西哥以及英國。而且,世衛組織專家們認為全球實際死亡的數字還可能超過六百多萬,因為即使是在統計制度十分完善的發達國家,也難免出現數字誤差。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在全球範圍內推廣接種疫苗,如何盡最大能力生產疫苗,並且推動治療療藥的研製。

此外,世衛大會的另一大議題是如何避免類似的疫情再度發生,為次,國際病毒學專家們連日來不斷發表公開呼籲,要求世衛組織對新冠病毒的來源進行徹底的調查,尤其對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展開認真的調查。因為對專家們來說,即使是普通民眾也能夠意識到,要避免疫情再度爆發,最重要的是必須找到病毒的根源。

美國華爾街日報 5月23日披露了美國情報部門有關武漢實驗室2019年11月份有三人因病住院的消息,澳大利亞媒體( )相關文章的標題是:武漢冠狀病毒實驗室是第一個社群感染點。另外,在她的國際同行們的反覆要求之下,武漢實驗室專家石正麗與她的同事5月21日也在生物學共享數據網站公布了實驗室儲藏的其他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石正麗團隊特別指出,這些數據並非是最終版本,不能被媒體或者其他專家作為最終研究結果來傳播。美國哈佛大學的病毒學專家Alina Chan就此在推特上提問道: 武漢實驗室幾年前就掌握這些接近新冠病毒的八個病毒的基因序列,為何沒有在疫情爆發之後隨即對外公布讓外界了解與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接近的並不是只有一個病毒,而是一共有九個病毒?

美國哈佛大學的病毒學專家Alina Chan就此在推特上提問道: 武漢實驗室幾年前就掌握這些接近新冠病毒的八個病毒的基因序列,為何沒有在疫情爆發之後隨即對外公布讓外界了解與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接近的並不是只有一個病毒,而是一共有九個病毒?
美國哈佛大學的病毒學專家Alina Chan就此在推特上提問道: 武漢實驗室幾年前就掌握這些接近新冠病毒的八個病毒的基因序列,為何沒有在疫情爆發之後隨即對外公布讓外界了解與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接近的並不是只有一個病毒,而是一共有九個病毒? © 網絡

確實,疫情爆發之後,武漢實驗室的數據庫為何被關閉?石正麗的上述文章依然沒有為一系列有關武漢實驗室的問題帶來答案。而尋找病毒來源就是為了避免再度發生類似的疫情,就連在病毒來源問題上立場謹小慎微的美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近日也向美國媒體表示並不肯定新冠病毒是自然來源。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此前也公開對病毒的自然來源提出疑問,在這樣的前提下,世衛組織是否應該再度組織一次有關病毒來源的調查?這雖然並未列入本次大會的議事日程,但這恐怕是一個難以迴避的問題。

在應對新冠疫情的過程中,世衛組織顯示他存在的優勢,同時也暴露出諸多的弱點,這也是為什麼世衛組織的多個成員國呼籲對該組織進行深度的改革。幾天前推出的由前新西蘭與利比里亞政府領導人牽頭撰寫的報告要求世衛組織進行大膽的改革,其中包括制定一個有關應對國際性大傳染病的國際公約,包括法國,德國,英國,南非以及瑞士等國在內的26個國家都是此一公約的提倡國,公約將制定分享信息以及治療藥品以及疫苗的國際框架,不過,在目前兩大陣營對立的國際形勢下,要達成類似的公約並非易事,尤其是美國提出應該在聯合國總部來討論類似的公約的制定,俄羅斯方面已經明確表示反對任何帶有約束性的規章。

此外,世衛組織的資金來源問題一向是世衛組織的軟肋,他的運作經費中僅有16 %來自各大成員國的分攤金,而其他84 %都是自願資助,經常涉及某一個具體的項目。法國與德國主張加強資金來源,但是,法德兩國的立場顯得十分孤單。世衛組織究竟將在應對新冠疫情的戰鬥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僅僅以旁觀者的角度到疫情結束時宣布新冠疫情已經不再威脅全球民眾的健康還是積極參與遏止杜絕病毒的傳播?世衛組織應該在此次大會上作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