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方言 法國各地大遊行要求修憲

音頻 05:22
本周末巴斯克地區首府拜約訥市爆發捍衛方言大遊行, 橫幅上寫着"巴斯克語教學已陷入危險".
本周末巴斯克地區首府拜約訥市爆發捍衛方言大遊行, 橫幅上寫着"巴斯克語教學已陷入危險". © AP - Bob Edme

從科西嘉到奧奇丹,從巴斯克到布列塔尼,再到與德國接壤的阿爾薩斯與比利時接壤的上法蘭西,5月29到30日這個周末,法國多地爆發遊行,抗議憲法委員會對公立學校使用方言授課的反對意見,其中要數西北布列塔尼地區和西南巴斯克地區的遊行示威最為聲勢浩蕩,對憲法委員會決議的抵觸情緒也最強烈。

廣告

這一輪捍衛地區方言的遊行觸發點,是本月早些時候法國憲法委員會的一份決議,當中對鼓勵地區語言發展草案的部分內容做了駁回處理,在保留地方政府財政支持方言教學的同時,反對在正式公證證件當中使用部分變音符號,反對在公立學校以及與教育局簽署過協議的教學機構開展“浸入式教學”。這一草案原本通過了議會表決,不料因憲法委員會表態而使得方言教學這一部分內容擱淺,在反對者眼中屬於“巴黎人對法國各地的有色眼鏡”。“浸入式教學”指的是在學校當中,不使用法語,而使用地區方言或地方通行語(例如德語之於阿爾薩斯地區),來進行大部分的教學溝通。事實上,鑒於本次由布列塔尼反對派民選代表起草的法國方言遺產保護等相關法案在該領域是70年以來的頭一次,憲法委員會對其做出非全部的支持決定,已經是一種勝利了。起草者本人,布列塔尼的“自由與地區”黨團人士保羅-莫拉克也感到欣慰。在這場捍衛方言的運動當中,保羅-莫拉克已經成為全法國地區身份認同感強烈群體的先鋒人物。目前距離地區選舉只剩下三周時間,方言政策,也因此變成了政治博弈元素。而秋季開學後教學活動應該如何組織, 是否要叫停方言班, 學生們該怎麼辦, 這些都十分緊迫。

法國各地的私校和協會學校一直有方言教學的傳統,一些公立學校也開設了方言實驗班。本次憲法委員會的決議雖然指向公立學校,但也讓其他學校感到“司法層面上的惶然”。參加本周末遊行的法國五大教學組織認為,禁止公立與公約學校使用地區方言進行“浸入式教學”,本質上是對這種教學模式的質疑,然而他們的方言教學模式,從未有損於法語的國語地位。私校與協會學校的不解與憤怒已經足夠讓政府首腦感到焦慮。最近一段時間,總統馬克龍和總理卡斯泰雙雙展現出捍衛方言教學的姿態。馬克龍表示:“法國的各種語言是國家財富,不間斷地豐富着我們法國的文化,數十年來通過協會,通過浸入式教學,我們的方言得以活下去,並有了未來的保障…法律應該解放,而非堵塞”。然而反對者並不買賬,認為這些只是美好的話術,他們更多地期待真正的決策,讓方言授課學校的學生,家長與教師感到安心。

法國憲法委員會駁回草案有關公立與受政府公約約束學校方言教學的部分,依據的是憲法第二條的內容,該法條認定,與行政部門公共機構打交道時,個體應使用法語作為溝通語言。對此,這個周末上街遊行的人們呼籲對憲法相關內容做出修改,避免讓方言學校和方言班的學生被動進入一種違反憲法的狀態,同時避免出現法國國家教育局藉此拒絕為方言學校或者方言班的教師發工資的可能性。根據警方數據,巴斯克地區的拜約訥市有6000人示威,組織方的數據是1萬人,參與示威的方言學校的橫幅後面,擠着一排排學生,示威者們表示方言不僅有權在學校存在,也有權在街上,在行政部門,在媒體上存在,他們將抗議到法律或者憲法得到修改。佩皮尼昂市的遊行者們打出了帶有阿拉貢色彩“金色與血色旗幟”,表示憲法委員會似乎不理解什麼是浸入式教學,好像浸入式學校的學生不會說法語一樣;巴斯蒂亞的示威者們在“解放科西嘉”運動領袖帶領下,聚集在該地學術監察機構大門前,呼籲“讓地方語言活下去”;北方的里爾市遊行者們則要求捍衛小學當中教授皮卡迪方言的權利,以及招收弗拉芒方言教師的權利等。根據協會方數據,目前法國有1萬5千名兒童在方言授課學校接受教育,其中布列塔尼地區4400名兒童,巴斯克地區4000名,阿爾薩斯地區1200名。